驚心動魄!少將劉連昆臺灣間諜案偵破記

劉連昆
1999年3月29日,劉連昆被捕,這起中共建國50年來最大的間諜案,浮出水面。

但是對於外界來說,劉連昆是如何暴露的,如何落網的,迄今仍然是個謎。

媒體對此含糊其辭,語焉不詳;有關部門三緘其口,避而不談。

然而,通過官方公開材料和關鍵人物的片言隻語,仍然可以完整還原當年的偵破過程。

讓我們從兩對知交說起。

兩對知交  張志鵬與邵正宗

張志鵬一生複雜,生活是灰色的,既賭也包養女人,還嗜酒,操守也成問題,幹了一輩子情報,只是個外圍運用人員。

他1921年生於吉林,18歲到日本士官學校受訓,抗戰期間被軍統——臺灣「軍情局」的前身吸收,從事敵後情報工作。1949年赴臺灣,後移居香港開辦公司,暗中仍然協助臺灣在港情報活動。八十年代,張志鵬作為「臺商」,來到大陸經商,在南京投資設立了「南山實業」,在珠海開有工廠。

一次,張志鵬的同居女友孫佩霞,在深圳到澳門船上,勾搭上了邵正宗,後介紹他與張志鵬相識,拉開了這起間諜案的帷幕。

image.png

圖 | 孫佩霞

邵正宗, 1943年生於遼寧瀋陽,自1986年起,任解放軍總後勤部軍械部工廠管理局局長,大校軍銜。

邵正宗人很四海,酒量大,好女色,與張志鵬一見如故,加上同為東北人,兩人很快就稱兄道弟起來。 

image.png

圖 | 張志鵬(左)與邵正宗

1988年底,在邵正宗的幫忙下,張志鵬與石家莊一家軍工企業合資,生產ABS拉桿箱,張志鵬出資40萬美元,占40%股份。

邵正宗還帶了女友沈小麗,多次到珠海找張志鵬。沈小麗,南京人,是一家軍隊醫院的醫務人員,前夫是醫院院長。

邵正宗透露,他和沈小麗打算退休後到海外定居,想請張志鵬協助。

無獨有偶,臺灣「軍情局」新任局長殷宗文,提出了「進入大陸、建立據點」的思路。得知張志鵬在大陸人脈很廣,就讓他 「為黨國多做點事」。殷宗文認為,張志鵬年近70歲,不容易引起懷疑。

於是,張志鵬通過沈小麗,說通邵正宗,正式為臺灣「軍情局」服務。

邵正宗下水以後,一直憂心忡忡,擔心東窗事發。1990年2月24日到3月20日期間,他率團訪問歐洲與美國,便希望利用這次出訪的機會,在回程經過香港時「脫隊投奔自由」。 

image.png

圖 | 邵正宗

時任臺灣「參謀總長」劉和謙、「國安局長」宋心濂和 「軍情局長」殷宗文聞訊後,認為「尚不宜將邵員接臺定居,更不能公開接受其投奔自由,惟鑒於其職務之重要性,由本局派員祕密赴港與邵員晤聯」。

「軍情局」上校,後來升任中將副局長的翁衍慶化裝成漁民,坐漁船偷渡到香港,勸說邵正宗留在大陸。翁衍慶後來回憶:「他很聰明,一講就心領神會了,最後同意留下。」

雙方約定,「軍情局」比照臺灣上校級別,每月發給邵正宗2500美元的津貼,另外根據提供情報的價值,發給相應的獎金。

由於工作表現突出,邵正宗受到臺方特別嘉獎,成為 「莒光楷糢」。

1992年元月,邵正宗年齡屆滿,從解放軍退役。他要求臺方安排他離開大陸,到第三國定居。

但是,「軍情局」提出一個條件,要邵正宗脫身之前,發展一個高階的接班人。

1992年9月,邵正宗告知臺方,他計劃發展以前的上級、解放軍總後勤部軍械部部長劉連昆少將。

劉連昆,1933年1月生於黑龍江齊齊哈爾市,1947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軍後勤學院畢業。1984年8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軍械部部長,1988年9月授予少將軍銜。劉連昆軍中人脈很廣,仕途一帆風順,原打算升上中將退休,不料,1992年因經濟問題受到處分,晉中無望。他唉聲嘆氣,心生不滿。

10月底,「軍情局」將這一情況呈報給臺灣「參謀總長」劉和謙。這項行動被命名為「少康專案」。邵正宗的代號是「少康一號」;劉連昆的代號為「少康二號」。「軍情局」決定,派第六處副處長龐大為上校前往大陸,與劉連昆會面。

派龐大為前去大陸,目的之一就是「核實」,去現場確認此事;其二就是給劉連昆指導;第三當然也要給他一個鼓勵,「顯示臺灣願意冒險派人來跟你見面」。

為了顯示對劉連昆的尊重,「軍情局」還特別為龐大為報請了少將身分。

劉連昆與龐大為

1992年11月25日,龐大為化名王樹元,以臺商身分,和張志鵬以及「軍情局」另一位交通員文玲,搭乘南方航空公司302號班機抵達廣州,入住白天鵝賓館。

同日,邵正宗從南京抵達廣州,通過公用電話與劉連昆聯繫,告訴他臺灣的人已經抵達廣州。

由於乘坐飛機需要向上級請假,劉連昆決定搭乘火車前往廣州。

11月27日淩晨5點,劉連昆到達廣州,邵正宗在火車站接上他,前往東方賓館入住。張志鵬、文玲與劉連昆共進早餐,先探個口風。

image.png

圖 | 劉連昆

龐大為則單獨前往雙方預定會面的廣州越秀公園,沿路在新華書店、蘭園等地點暫停,觀察有無被人跟蹤。

上午十點,雙方進入越秀公園,劉連昆在左,龐大為在右,保持可見的距離,然後穿過無人的羊腸小徑,爬上隱密的山崗,於大石上席地而坐,展開兩岸情報圈首次層級最高的「目視接觸」。

劉連昆對龐大為冒險進入大陸以及他的少將身分感到滿意,還把自己的軍官證拿給龐大為看。

image.png

龐大為向劉連昆談了工作重點、方向、聯絡方式以及待遇。待遇比照臺灣少將編階,月薪是每月3500美金,工作獎金另發,每批情報少則臺幣40萬元,多則百萬元以上,退休後由「軍情局」照顧生活及福利。

為表示對這次會面的重視,龐大為送給劉連昆兩瓶洋酒和兩萬美元,作為見面禮。

劉連昆當場提供了15件重要情報,其中12件是絕密文件。

image.png

圖 | 越秀公園

雙方在越秀公園談了大約2個小時後,於中午12點分頭前往東方軒飯店,在那裡吃午餐。劉連昆席間還點了一瓶茅臺酒,雙方閒話家常,氣氛輕鬆,完全看不出是一場驚心動魄的間諜會。

自此,劉連昆成為第一位在臺海兩岸同時擁有少將身分的軍人,也成為 「軍情局」在大陸層級最高的內線,化名「高至明」。

下午兩點15分,龐大為和劉連昆、邵正宗告別,到廣州火車站搭乘廣九線直通車離境。

「軍情局」在發展劉連昆之後,著手處理邵正宗離開大陸的問題,提供了為他辦好的證件。

不料,邵正宗拿到證件後,卻大發雷霆,因為邊防戳的印泥顏色不對。

邵正宗心灰意冷,既然你答應我的事沒做到嘛,過橋抽板,那我也不想做了。

恰好劉連昆反映,邵正宗喜歡喝酒,酒後又口無遮攔,擔心出事而牽連自己。

「軍情局」便決定不再挽留,發給邵正宗10萬美元的遣散費,其中3萬給沈小麗,打發走人。

沈小麗於1997年前後,以兒子在西班牙讀書為名,通過張志鵬的香港公司擔保,赴西班牙居留迄今。

劉連昆參加情報工作後,態度積極,表現優異。張志鵬作為交通員,每個月一至兩次送情報回臺,每回都與殷宗文等六、七位將級軍官,在陽明山祕密開會研討情報價值,殷宗文大喜過望,對劉連昆讚賞有加。

1994年12月,「軍情局」為了加強與劉連昆的聯繫,並且通過劉連昆進一步滲透軍方高層,擴大情報網,派遣龐大為再次前往大陸,祕密會晤劉連昆。

12月4日,龐大為到達香港和張志鵬碰面,研究進入大陸的細節,包括和劉連昆會面的時間、地點、方式、標記、聯絡辦法等。

當天下午,龐大為還與在香港的臺灣「軍情局」特工李志豪見面,請他於5天後在珠海拱北海關接應,協助龐大為從澳門出境。

12月5日,龐大為從香港坐火車抵達廣州,到華廈大酒店登記入住以後,發現被廣東國安人員盯上。廣東國安部門兩人一組,利用機動性高的摩托車,從下榻的華廈大酒店一路跟蹤。

龐大為不敢去約定地點白天鵝賓館,佯裝先往東方賓館,但仍無法擺脫,眼看接頭時間過了45分鐘,只好叫了一輛出租,冒險硬闖「白天鵝」。

image.png

圖 | 白天鵝賓館

兩名國安人員跟到白天鵝賓館,立即盯住賓館前後門,因人手不足,未立即跟進目標。龐大為利用5分鐘的短暫機會,進入了劉連昆的房間,把「軍情局」給劉連昆的慰問金和慰問品交給他。龐大為還告訴劉連昆,自己得了血癌,今天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

話一講完,劉連昆的眼淚就掉下來了,對龐大為說:「你是我的知交」。龐大為給他敬了一個軍禮,匆匆離開。

當晚,龐大為不經意放出次日將下鄉觀光的資訊,但隔天一大早卻直奔廣州車站,擺脫盯梢,迅速離開大陸,劉連昆提供的情報,也交給張志鵬帶出。

image.png

圖 | 龐大為

據龐大為估計,臺灣給劉連昆發放的工資和獎金總共達到四、五千萬臺幣,其中獎金為2500萬臺幣,相當於85萬美元。

劉連昆時常把機密文件帶回家,在夜裡進行拍照。一次,他妻子發覺了他的行動,非常驚恐,以自殺相威脅,要劉連昆不要害了自己和家人。

「軍情局」得知此事之後,給劉連昆10萬美元,在北京購置了一處房產,作為工作場所。

1997年,龐大為調到加拿大工作,不再負責執行「少康專案」。在派駐加拿大期間,劉連昆與他仍然有聯繫。當時劉連昆希望兒子移民加拿大,龐大為答應幫助申請。

1999年2月5日,即春節前夕,劉連昆還用化名「明董」給化名為「王總」的龐大為寫信,打聽他兒子移民加拿大的事情。

龐大為一問,軍人不行,還在國防大學受過訓。

一個大嘴巴

1996年,臺灣首度直選,李登輝民調領先,解放軍在臺海舉行空前軍演,進行威懾。

3月7日,李登輝到宜蘭拜票,為了安撫民心,他脫口而出:對岸臺海演習的彈頭是「空空的啞巴彈」,天一下雨就點不著火了,是嚇唬臺灣民眾的作秀行徑。

image.png

這一席話,讓「軍情局」苦心經營的情報網毀於一旦。

翁衍慶坦言:嘴巴太大了,這樣的話一出,對情報單位傷害太大了。你考慮不周到,講「空包彈」,但中共則會質疑,為甚麼臺灣知道是空包彈,裡面一定有人洩密。

張志鵬非常生氣。他說,知道「空包彈」的人不多,這下把他曝光了,就有危險問題。所以他提出來,自己和劉連昆都不做了。

「軍情局」順水推舟,同意了他的退出要求。其實,「軍情局」一直對張志鵬有看法,認為他居功擺譜,個人操守也有問題,多次剋扣、私吞給劉連昆的獎金。另外,張志鵬當時已經70多歲,超過了情報人員任用的年限。

1998年,臺灣「軍情局」瞞著張志鵬,派人拿著一張10萬美元支票到北京找劉連昆,脅迫他返回工作崗位,並且以10萬美金為見面禮,另找臺商楊銘中擔任交通員。

image.png

中共特工李志豪

劉連昆暴露之後,很多人說是肇因於「啞彈論」。了解內情的人士透露,其實和臺灣「軍情局」內部人事傾軋、爭功,過度利用劉連昆的關係更大。

為了爭取績效,捨不得放棄「大魚」,是情報工作的兵家大忌。臺灣不斷利用高額工作獎金,引誘劉連昆冒險,更不可思議的是,還有人鼓勵劉連昆提供原始文件,因為和複印件比起來,真本可以讓經辦官員和劉連昆同獲五倍以上的獎金。由於人人想分這杯「肥羹」,變得多人經手,劉連昆的身分終於不保。

這是一些公開的說辭。其實,真正為破獲劉連昆案立下汗馬功勞的,是中方打入臺灣「軍情局」的臥底李志豪。

李志豪,生於1940年代末,廣州人,年輕時為游泳選手,真實身分是廣東國安人員。70年代,他游泳偷渡到香港,以僑生身分赴臺求學,被臺灣「軍情局」吸收為特務,是中共在臺潛伏最長的臥底。

李登輝的「啞彈論」一出,確實讓中方馬上警覺,懷疑有內姦,下令清查洩密對象。但排查過濾耗時良久,因為牽涉人員層級很高,調查進展緩慢。

中方於是指示李志豪,從臺灣「軍情局」內部尋找線索。

很快,李志豪在「軍情局」發現了中方絕密文件,證實大陸有高層洩密。但是,洩密的「高至明」、「明董」到底是誰,卻一直沒有線索。

李志豪心生一計,時常去社子島忠誠二邨 「軍情局」宿舍,找退休的老員工聊天,終於取得決定性的證據。一名財務處的退休上校提及,曾給「高至明」在海外的親戚打過一次款。

劉連昆暴露了。

大結局

1999年3月29日,擔任兩岸少將長達7年的劉連昆在北京被捕。

1999年4月9日,仍然不知東窗事發的臺灣「軍情局」交通員楊銘中,從上海給劉連昆打電話,因而暴露身分和位置,3天之後,他在機場登機返臺時被捕。

不久,邵正宗落網。

至此,劉連昆、邵正宗間諜案告破。

沈小麗在西班牙接到國內一個好友的電話,得知劉連昆被捕的消息,即刻通知了人在香港的張志鵬。

大陸為了抓捕張志鵬,以他在石家莊的合資公司分紅20萬美元為名,試圖引他到大陸。張志鵬謹慎行事,讓他的女祕書姚嘉珍代替他出席,結果姚嘉珍被捕,張志鵬立即逃回臺灣。

1999年8月15日,劉連昆和邵正宗被處決。

劉連昆的兒子,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

劉連昆的妻子,不滿劉連昆當間諜,害死自己,連累兒子,拒絕認領劉連昆的屍體。

楊銘中和姚嘉珍,從最初被判死刑,後改死緩2年,再改無期徒刑,到最終改為20年,加上獲減刑數月,姚嘉珍於2019年,楊銘中於2020年1月先後刑滿釋放,返回臺灣。楊銘中是臺灣被大陸關押最久的間諜人員, 43歲剛新婚就關進去,62歲才出來,19年半的時間,父母已經雙亡。image.png

圖 | 楊銘中

中方吊銷了沈小麗的護照,沈小麗在西班牙流亡迄今。

張志鵬2016年在臺灣病逝,生前狀告李登輝暴露情報人員,要求賠償一億新臺幣未果。晚年曾對著邵正宗的照片流淚說,情報員既要細膩又獨具功夫,本就不是常人做的,而且一出了事,就要自己承擔所有的後果,幹情報的都是傻子。

世新大學畢業的孫佩霞說,出事以後,一直在臺北公館巷賣蔥油餅,一賣就是20年。遠遠地看到同學,臉都會別過去,怕被認出來。現在張志鵬的香港帳戶還有20多萬港元,但她不敢去領。自己午夜夢回,有時會哭濕枕頭。

image.png

圖 | 正在賣蔥油餅的孫佩霞

1999年,臺灣「軍情局」展開「少康專案」內部檢討,龐大為認為李志豪有疑點,懷疑1994年12月第二次潛入大陸與劉連昆接頭時,正是李志豪為廣東國安通風報信。之後,李志豪被逮捕,判處無期徒刑,於10月1日入獄。2015年,兩岸在新加坡舉行高峰會,李志豪被釋放,交換臺灣間諜朱恭訓與徐章國。

李志豪,這位真實版的「餘則成」,去時還是青蔥少年,歸家已是耳鬢斑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