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簡史——起底小粉紅

小粉紅

老一代小粉紅在隱去,新一代小粉紅卻在成長起來,這些小粉紅們已經組成一個巨大漩渦,將更多三觀未成型容易被帶節奏洗腦的少年,強行裹挾進去,並以一種蠻橫的力量,影響著社會輿論。

今天,我只是想心平氣和的談論一下小粉紅的由來,以及他們的表現形式。

先說小粉紅的由來。

從現在最早的資料來看,小粉紅來自於晉江的一幫女生,最早可追溯到2006年。

這幫女生的共同點就是是:喜歡耽美作品,喜歡漂亮的男孩子,同時也喜歡她們生於斯長於斯的這個國家,而晉江文學城下屬論壇的「閒情」版塊就是這群有著相同觀點妹子的據點。由於晉江的底色是粉紅,所以她們總是以「小粉紅」來稱呼自己

在2006年那個時候,耽美文化仍是一種非常被隱藏、被保護的對象,極具小眾文化特徵。那時能夠涉足耽美聯這個圈子的姑娘,或多或少都帶有一些精英色彩,其中也包括了一批海外的女留學生。也正是如此,她們才會對時政和國際關係話題具有一定的討論熱情。

這些初代女性小粉紅們不同於男性,她們更願意將冰冷的國際關係看作是一種擬人化的情感,愛國熱情更多的出自情感因素,經常把自己給感動了,她們最喜歡這句話:

「你生而為龍,即使一朝折斷掌牙,拔裂鱗片,瞎目斷爪,墜入淺灘,龍依然是龍。願我有生之日,得見您君臨天下。」

但這群喜歡時政的妹子在晉江顯然是異類,時政話題在晉江從來都不屬於主流,大多數的晉江網友對文學論壇裡充斥的大量時政話題表示了不解和反感。在這樣的反感情緒下,當時的版主為了限制時政話題,甚至設定了『早9點到晚12點發時政帖一律鎖刪』的禁令。

由於不憤這樣的禁令,這部分喜歡政治話題的女生們從晉江論壇出走,創辦了「鳳儀美食論壇」。雖然「鳳儀」名曰美食,但卻主要是一個主要用於交流政治觀點的平台。

關於這段歷史,知乎大神顧扯淡有提到。

由此,初代小粉紅們橫空出世。

鳳儀的姑娘們表現出了一種強烈的攻擊性。她們活躍於微博和各大論壇,與其他政見不同的人大肆爭論。「小粉紅」這個脫胎於晉江論壇配色的詞語,也從此開始被冠在了這群愛國少女的頭上。「美分」和「小粉紅」們在論壇上互相撕扯,一些想泡鳳儀姑娘的自乾五宅男也開始出沒。

過了九年後,也就是2015年,小粉紅們第一次引起網友的廣泛注意,起因在於一條微博。

大V「大咕咕咕雞」以一條轉發打響了這場罵戰的第一槍,大咕咕咕雞早年以辛辣的時評和精妙的文筆起家,流行語「你們感受一下」便是出於大咕咕咕雞之手。

6月1日,大咕咕咕雞將那些被定性成「小粉紅」的少女的照片掛在了自己的微博上,並加以嘲諷。

6月2日凌晨,「電池君」作為「小粉紅」一方的主力開始對大咕咕咕雞進行反擊和謾罵。

6月2日下午一點,大咕咕咕雞第二次掛出了姑娘們的照片,甚至提出了「付費刪照」的要求。

在這樣的爭論中,現在所定義的「小粉紅」的負面含義逐漸形成:年齡較小、常識欠缺、行為暴戾、偏激討論時政的少女。

其具體表現形式為:她們對國家的迷之造島大法深感自豪,甚至隱隱把對外侵略視作國家榮耀的象徵;她們恨不得對台灣進行「留島去人」。「她們原始的、幼稚的人生觀和政治觀還不足以讓她們獲得正確的認識,然而她們已經擁有發表意見的權力了。抱團使她們無限地放大這種權力,得以以此去攻擊那些意見不同的他人。

「小粉紅」這個詞的感情色彩似乎正在難以避免地逐漸向褒義發展。

這個轉向開始於2016年初的fb事件。

由於在台灣問題上的分歧,百度李毅吧在2016年1月20日晚7點組織了一場亂中有序的遠征——以表情包出戰Facebook。所謂「公知」們對此事嗤之以鼻,認為這是國人素質低下的表現,並習慣性地將這些青年們打上了「小粉紅」的標籤。

隨後,一位名為「小粉紅不是賊」的微博用戶借發聲。他把自己定義為「一個愛好和平的普通愛國小青年」,呼籲眾網友冷靜一點,保持素質,把「小粉紅」變成一個徹底的褒義詞。「我們的言行往往代表著我們國家的形象。」他在呼籲中寫道。

當「公知」逐漸淪為賣國的標籤,「小粉紅」也就獲得了上升的空間。

2017年2月28日,韓國強力推行薩德系統,網友們難以抑制自己內心的愛國熱情和憤慨之心,紛紛自發進行了「抵制韓國、抵制樂天」的行動。

在與其他網友一番論戰之後,有小粉紅用這麼一句話作為結尾:「不用回復了,我知道我是偏激的小粉紅。」她儼然已經把小粉紅視為一種榮譽稱號了。

越來越多的「理性愛國青年」把自己划進了「小粉紅」陣營,他們的核心論點是「愛國怎麼就成了賊了?我寧願是個小粉紅!」

這些小粉紅少女們將喜歡的對象由偶像換成了國家,「我想跟你生猴子」換成了「這盛世,如你所願」

他們更喜歡說這樣的話:

或者喜歡說這樣的話,藉此來表達自己的愛國熱情。

小粉紅們愛國的方式也很樸素,通常是人海戰術,打擊力一般,但打擊面超廣,普通網友寫個文章,買個數碼,出國旅遊,都可能招來他們的指責。

也有小粉紅將愛國激情付諸於行動,比如把氣撒在樂天瑪特商品上。

小粉紅最喜愛的四大句式是:

  1、你只看到中國不好的地方,那中國好的地方你看到了嗎?滾去X國,太平洋又沒有加蓋。

  2、作為國人,應該時刻想到為國家做了什麼,而不要想到國家為你做什麼!國家不為你做是應該,國家為你做要懂得謝恩。

  3、外國還不是一樣爛,你怎麼不跟印度比比?

  4、兒不嫌母醜。

到底小粉紅是哪些人?答案是:學生一族。

人民網曾經做過一個29.6萬人的統計樣本:

小粉紅們58%出生於1992-1998年之間,近六成是女性,絕大多數生活在二三四線及以下城市,各省份中以山東人數最多(這是人民網原文)。

小粉紅的愛好標籤主要集中在搞笑、幽默、旅遊、音樂、明星,總體上說,就是一群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年輕學生。

其實我還是很能理解小粉紅們的想法,她們出生並成長在祖國發展的紅利時代,親身感受到國家的強大給他們帶來的自豪,自然就有了愛國主義情懷,才想要主動成為小粉紅,在她們面前,不要輕易批評指責政府和國家。

然而,也有小粉紅在退出江湖,愛國青年小趙就經歷了這樣的轉變。

18歲時,他舉著國旗,身穿軍裝,在平遙遊客眾多的古街上大喊口號,聲嘶力竭,吸引觀眾無數。

19歲的小趙曾經說,「要考上大學,有條件我一定要當兵」「只有在邊疆地區這樣的地方才能真正實現我自己的價值」。

20歲時,小趙在酒店當門童,見到了形形色色的客人,也見到了傳說中的日本人,跟教材上那些凶神惡煞的日本人不一樣,他覺得這些日本客人「挺斯文隨和的,穿著也挺樸素」,想法開始有改變,願意去承認日本人的長處。

21歲時,小趙變為一個實幹主義者,他決定去鄉村支教,創造性的在教孩子讀書認字之外,還教他們唱國歌,甚至去山下買來國旗,綁在杆子上讓孩子們參加升旗儀式。

22歲時,小趙面臨自己20多年來最大的一道坎:政府強行拆除房子。

面對記者,他說了這樣的話:

小趙去屋外的城牆上拍攝廢墟,拆遷隊突然出現,轟鳴的挖掘機瞬間把鄰居的房子,變成了一堆磚塊。

挖掘機巨大的鐵臂懸在空中,小趙和鄉親們驚恐地看著這個怪獸。

在挖掘機和村長的雙重威脅下,小趙一家妥協了,他們接受了之前的協議,房子還是被拆掉了。

經此變故,小趙變了,「我不想談什麼大道理,現在只想讓自己無論生活也好經濟也好,過得好一些」。

現在小趙的老家橋洞牆上還寫著:「農村信用社願為千家萬戶架起致富的橋梁」。

就這樣,生活讓一個原本充滿愛國激情的理想主義者變得務實,不再空談大道理,只想通過自己努力讓自己和家人過上好日子。

現在,鳳儀論壇也被關閉了,帝吧也沉寂了,如果以「帝吧出征」作為關鍵字在李毅吧內搜索,能看到每天都有那麼幾個呼籲帝吧再去Facebook發動一場表情包戰役的請願帖,但回應者卻寥寥無幾,絲毫不見2016年1月那場「聖戰」的盛況。

老一代小粉紅在隱去,新一代小粉紅卻在成長起來,這些小粉紅們已經組成一個巨大的粉紅色漩渦,將更多三觀未成型容易被帶節奏洗腦的少年,強行裹挾進去,並以一種破壞一切的蠻橫的力量,影響著社會,影響著網絡,影響著輿論。

絕大部分小粉紅都是學生和年輕人,收入基本沒有全靠爸媽幫襯,吃飽了沒事幹被洗腦後就開始撒雞血。但凡在社會裡餓兩頓就會變老實,然而源源不斷的更年輕的人又會替代他們成為新的小粉紅,生生不息,形成一個永無止境的循環。

無論怎樣,愛國絕不是錯事,只是有些人年紀尚小,對於很多事情看的不夠全面,就容易走向偏激,容易被有心人利用。隨著年齡增長,人們不是不愛國了,而是把愛國的感情更深的放在心底,落於行動,而不是放在嘴邊,至少我身邊的人是這樣的。

現在一個人,要麼自詡小粉紅,被歸為自乾五,要麼被打成精日、果粉、美分,我覺得可怕的不是任何一個團體的行為或意見,而是一個個團體都在自發地或被逼無奈地向越來越激進的方向發展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