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強盜邏輯,這個賊碾壓郭敬明

文:余少鐳  

小朋友知道我喜歡表演藝術,之前追過《演員的誕生》,便推薦我看一檔最近挺火的同類綜藝,我欣然領命,打開一看——

郭敬明

一個著名抄襲者,之前只聽說他當了導演,還當笑話看,沒想到,現在竟然已成了導師。

果然這是最好的時代,小的。

硬著頭皮看了兩期,發現李誠儒和郭敬明的戲,遠比台上演員精彩。一個表演敢說,一個表演敢現,演技果然在線,難怪可以當導師。

不禁想起曾經在老號扒過的,清代曾衍東《小豆棚》裡寫過的一個賊。

趙若水,河南駐馬店人,進士出身,乾隆年間在河北棗強縣當縣令,任上頗重視教育,經常把縣衙當書齋,把棗強打造成文化強縣,在讀書人中口碑不錯。

某日,捕快抓了一個人回來,居然是江湖名賊週劈刀。此人真名不詳,平日流竄於燕趙之間偷馬為生,失主要是敢追上去,即拔刀相鬥,三刀劈過,無人能敵,故得名「 週劈刀」。

沒想到,這次週劈刀陰溝裡翻船,竟栽在幾個縣級捕快手裡。

趙若水剛開始有點懷疑,說你們不會搞錯吧,週劈刀哪有那麼容易抓的,可別冤枉了好人。捕快說沒錯,他昨晚喝高了,睡在一荒廟裡,鼾聲如雷,被我們巡邏發現,趁他醉夢中不備,將他五花大綁,要不是這樣,哥幾個還真打不過他。

此時已到下班時間,但抓到江洋大盜,趙若水不敢怠慢,加班升堂審案。書吏則趕緊翻大清律例,查看偷馬該怎麼量刑。

週劈刀被押上堂,趙若水一看,他人雖跪著,身軀竟高出案幾一截,氣宇軒昂,長須飄飄,彷彿關公轉世。

趙若水心里格登一下,沒想到你這樣濃眉大眼的也做了賊,遂起愛才之心,溫和地說,你縱橫江湖多時,今天被抓有何話說。

週劈刀揚起頭,中氣十足說:「 周某行事**磊落,沒把誰放在眼裡過。今日不慎被抓,算你們走狗屎運,我絕不像那些雞毛小賊一樣搖尾乞憐,要殺要剮請隨便。不過,我只是偷馬,社會危害性不大,諒你們也不會判我重刑。」

趙若水說喲嗬,你也知道盜竊有輕重?

週劈刀呵呵一笑,說:「 身為盜,自知盜之輕重。古往今來,做賊的多了,我們拿人所有,補我所無(原文「 竊也者,職彼所有,濟我所無」),不過是一時之需,還得忍受牛糞馬尿的惡臭,算什麼大盜。縣尊大人讀書當官,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天道原理、先哲名言,偷得多,用得好,也能著書立說,成師成聖;而歷朝歷代那些奸雄,偷國家公器,偷軍政大權,上可成王侯將相,下可當封疆大吏,還能造福子孫後代。這些才是真正的大盜,你們敢抓嗎?」

一番神邏輯,把趙若水噎得啞口無言,服了,越發覺得周劈刀確實異於常人,再想想偷馬造成的危害性確實也不大,只是例行公事打幾下板子,就把他給放了。

這故事,標題就叫《週劈刀》,內容一般,週劈刀的那番話也很俗,一個成語就可以概括: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但是,道理再俗,也不會過時。如周劈刀所說,歷史上那些開國之君,哪幾個不是竊國大盜,區別只在於,有人竊國之後能治國,有人竊國之後能治國民。

一般來說,政權若是「 竊」來的,盜風所及,其治下也必盜賊橫行,三教九流,皆不以偷為恥。用周劈刀的話說,所謂偷,不過是「 拿人所有,補我所無」,均貧富嘛。再說,古往今來做賊的那麼多,又不只我一個。所以周劈刀有充分的理論自信,覺得他的所作所為,是「 大丈夫**磊落」。

2006年,郭敬明的《夢里花落知多少》被北京市高院終審判定抄襲,判賠原告莊羽經濟損失20萬+精神損害1萬,並在報紙上公開道歉。可14年過去,郭只是賠了錢(21萬對他來說九牛一毛),從來不曾在任何場合為自己的抄襲公開道歉過。

不僅如此,他的粉絲還貢獻出一個金句:「 四爺就算抄了別人的話,也抄得比原作好。」有什麼樣的偶像,就有什麼樣的粉絲,就問你服不服。

當然了,郭粉如果看過《小豆棚》,相信也會套用周劈刀邏輯:「 四爺不是抄,他只是拿人所有,補我所無。」或者:「 抄襲的人多了去,四爺只是名氣大倒了大霉,憑什麼道歉。」

可惜週劈刀沒有粉絲,不然應該也會這麼說:「 刀爺就算偷了別人的馬,也養得比原主人好。」

所以郭敬明哪怕再抄十次,也不會受什麼損失。你看他今天不就成了著名導演,覥著臉在導師台上指點江山,說起曾經受到的批評,還滿臉委屈,好像全世界都欠他的似的。

我要是李誠儒,當郭敬明說出如何正確對待他的「 作品」,「 你可以不喜歡你不喜歡的東西,但請允許它存在」這一金句時,當會反問一句:「 也包括你當年被判抄襲的那些嗎?」

當然了,李誠儒要是會說出這樣的話,那他也就不會跟郭同台了。畢竟老演員,哪些可說,哪些不該說,自然懂得拿捏。退一萬步,就算他說了,也會被剪掉,不然,節目組就不會請郭敬明這樣的「 人」來當導師了。

郭敬明當然不是孤例,還有葉永青,這位中國「 著名藝術家」,早就2019年3月,就被比利時藝術家西爾萬指責抄襲30年,沒多久他就出來發聲,否認抄襲事實,說會將此事交由律師處理。可一年多過去,就在三天前,媒體報導,因為葉永青逃避接收法院寄給他的訴訟文書,人民法院報/人民法院公告網公開發布《人民法院公告》,直接喊葉永青出庭。

(本段圖文資料來自公號@抄襲的藝術 )

郭敬明、葉永青,當然也只是冰山一角,遠不及工商界、IT業的盜版侵權,以及,說不得界的各種cosplay,你見過有人因此身敗名裂,有人主動出來懺悔嗎?

話說回來,不以偷竊為恥的時代,歷史的賬,首先得算在始作俑者大盜頭上。但是,就像盜馬賊反問的一樣:「 你敢抓他們嗎?」

這就太負能量了。別忘了,《小豆棚》可是成書於文人動輒得咎的乾隆年間。所以,也許是為了避禍,曾衍東又給《週劈刀》安了個光明的尾巴:

十年之後,趙若水的侄子到廣東當官,認識了一位姓周的平倭將軍,相熟之後,週問他,趙若水是你什麼人?趙侄子說,我叔啊,將軍您認識我叔嗎?

週將軍說:「 那可是高人哪,他既是我恩師,也是我知己,就是不知道是否還記得我。這樣,您若有寫信回去,我托您一封書和一點小禮物,不成敬意。」

趙若水的侄子知道自己叔叔學生多,但都是文書生,沒聽說有武弟子,有點奇怪。但他寫信回家的時候,還是把周的信也捎上。等收到叔叔回信,才知道現在這位戰功卓著的周將軍,就是當年的盜馬賊,也是被趙若水感化了,算改邪歸正。

故事的最後,還附上週劈刀寫給趙若水的告白詩,回溯人生際遇:

學書不就劍無成,曾向燕南草澤行

命也何如拼一醉,薄乎云爾感餘生

海門蛟射秋風壯,聖主龍飛野鶖平

今日功名銅柱表,願從桃李報恩情

年輕時文不成武不就,只好偷盜為生,自暴自棄,幸得恩公義薄雲天,放條生路,從軍報國,聖上英明,給了我建功立名的機會,恩公如不棄,願執師生之禮以報。

趙若水將強盜從輕發落,這事可大可小,但他的行為感動了強盜,使得他棄邪歸正,大清多了一員猛將,啊,多麼正能量的故事。

週劈刀這首詩,關鍵詞就是「 聖主」,可以這麼說,給他一條生路的是趙縣令,但給他一條「 昇路」的,是乾隆爺。這故事告訴我們,只要懂得忠君愛國,感念皇恩,賊也可以登堂入室,功成名就。

所以,存在的並不都是合理的,而是一定有原因的。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Chinese (Simplified)Vietnames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