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立陶宛勇敢直面中共 世界應聆聽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原泉編譯)立陶宛是一個波羅的海沿岸小國,人口約280萬,面積6.5萬平方公里。中國有14億人口,面積960萬平方公里。然而,近幾個月來,立陶宛採取了一系列針對中共的行動,這些行動有時會讓美國、日本、德國和法國等大國感到害怕。

由於認定中共在新疆地區實施種族滅絕,立陶宛阻止了中共的投資,並計劃在台灣開設貿易代表處。立陶宛還於5月22日退出了一個由北京主導的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跨區域合作機制。立陶宛的行動表明,它所加入的歐盟與中共之間的關係正在惡化。法新社報導,立陶宛的行動激怒了北京。

2019年8月23日,在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立陶宛的首都維爾紐斯,當地民眾參加支持「香港之路」的組人鏈抗議活動。(Petras Malukas/AFP via Getty Images)

上週六,立陶宛退出了中共與中東歐國家合作的跨區域合作機制「17+1」。該機制現在是16+1,包括11個歐盟國家(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捷克共和國、愛沙尼亞、希臘、匈牙利、拉脫維亞、波蘭、羅馬尼亞、斯洛伐克和斯洛維尼亞)以及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黑山、塞爾維亞、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後兩者被認為是一個國家。

為了分而治之、擴大影響力,北京正在向後五個國家提供大量免費疫苗和口罩。但是,向黑山共和國提供的10億美元公路貸款卻變了味,中共將資金壟斷給自己的建築公司,還被指控向「小偷」政客提供回扣,拖欠還款,施工停滯不前,並且中共可能要接管黑山的主要港口等關鍵資產,黑山可能將其作為貸款抵押。

據歐洲新聞電視台(EuroNews)報導,任何這樣的收購都會使中共在黑山擁有「主權」領土。

鑒於中共在全球經濟擴張和影響力方面越來越專橫霸道,立陶宛做了正確的事情。立陶宛外長加布里埃烏斯·蘭茨貝爾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在給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現在已經沒有17+1了,立陶宛已經退出。」

更富裕、更民主的歐盟顯然是立陶宛的更好選擇。蘭茨貝爾吉斯告訴「Politico」:「疫苗接種的推廣、應對大流行只是歐盟27國團結一致、目標一致的幾個近期的例子。27國的團結是歐盟與外部夥伴關係成功的關鍵,與中國的關係也不應該例外。」

立陶宛稱這個由北京主導的機制在歐盟「製造分裂」,因為中共強迫維吾爾族人勞動,以及對歐盟官員的制裁,歐盟與中共的關係惡化,立陶宛還敦促歐盟其他成員國一同退出。

據法新社報導,蘭茨貝爾吉斯呼籲歐盟成員國採用一個更有效、更團結的27+1模式來一致應對中共。

5月20日,立陶宛議會通過一項動議,認定中共犯有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呼籲聯合國對中國新疆地區的維吾爾族集中營進行調查,並要求歐盟委員會審查與北京的關係。

同一天,歐洲議會凍結了《中歐投資協議》,直到中共解除對歐洲議會議員和歐洲學者的制裁,這次投票是對北京的一個重大打擊。通過實施種族滅絕和戰狼外交,中共正在逐步疏遠其在全球的最大貿易夥伴。

這兩次投票可能促使立陶宛的外交部長宣布與北京的17+1集團決裂。然而,這次只有立陶宛與中共決裂,表明歐盟成員國對與北京保持政治和經濟距離的必要性仍然感到困惑。

立陶宛反抗暴政的歷史

立陶宛在維護其獨立於外國專制統治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在18和19世紀,俄羅斯、普魯士、法國、德國和波蘭多次瓜分和佔領立陶宛。這種對專制帝國主義歷史的深刻理解,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促使立陶宛領導層反對中共對歐盟施加影響的企圖。

19世紀,立陶宛爆發了反抗沙俄的起義,導致莫斯科試圖俄羅斯化這個國家。1840年,立陶宛失去了可追溯至16世紀的法典。俄羅斯的文化帝國主義激發了立陶宛的民族主義和文化抵抗。在俄羅斯的奴役下,立陶宛人通過非正規學校推廣他們的文化和語言,這些學校使用從德國走私來的立陶宛語的書籍。

2019年8月23日,在立陶宛維爾紐斯,民眾紀念「波羅的海之路」,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支持者也參加了此次活動。「波羅的海之路」是發生於1989年8月23日的一次和平示威,大約有200萬人加入這場活動,他們手牽手組成一個長度超過600公里的人鏈。三十年前幫助波羅的海國家從蘇聯手中贏得獨立的人鏈仍然激勵著全世界的自由追求者。(Petras Malukas/AFP via Getty Images)

1905年,立陶宛國會利用「1905年俄國革命」期間的自由化,要求建立一個自治的立陶宛政治實體。但在1915年,德國軍隊佔領了立陶宛,想要建立一個衛星國。立陶宛在1918年2月宣布恢復「獨立」,在1918年11月一戰停戰前,一直處於德國軍事控制之下。

1919年初,蘇聯軍隊佔領了這個國家,但在1919年中期被波蘭軍隊趕了出去。西方同盟國為立陶宛保護了一些領土,在與波蘭發生戰爭兩年後,立陶宛作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加入了國際聯盟。

與納粹德國結盟的蘇聯紅軍在1940年重新佔領了立陶宛,並將該國併入蘇聯。35,000名立陶宛人被驅逐出境。1941年,德國進攻蘇聯,並再次佔領立陶宛,大約有25萬立陶宛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猶太人。1944年,蘇聯重新佔領立陶宛,立陶宛人打游擊戰進行反擊,一直堅持到20世紀50年代初。蘇聯領導人約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在1947年至1949年間,驅逐了大約22萬立陶宛人,並迫使該國進行文化改革。立陶宛保留了激烈的地下民族主義運動,出版的地下出版物比蘇聯其它任何一個共和國都多。

蘇聯的改革和開放為立陶宛的獨立創造了條件,1990年立陶宛宣布獨立。2004年,經過十年的努力,立陶宛獲得了歐盟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成員資格。

立陶宛和中共

目前的立陶宛人並不是特別反華。2019年皮尤調查發現,只有33%的立陶宛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而45%的人持正面看法。相比之下,85%的日本人、70%的瑞典人和67%的加拿大人對這個亞洲超級大國持負面看法。

立陶宛對中共的看法受到受訪者經濟願景的影響,這很有道理,因為他們對中共的主要抱怨是,中共竊取了工作機會和技術。「在立陶宛,55%認為本國經濟良好的人對中國持正面看法;33%的人認為經濟狀況不佳,相差22個百分點。」2019年皮尤調查顯示,34個國家對中國的負面看法中位數為41%。

立陶宛人在帝國的交匯處遭受了數百年的苦難。他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另一個雄心勃勃的國家——這次是全球霸權——來自遙遠的中國。

立陶宛政府對中共採取了強硬的立場,中共分而治之的策略應該是對歐盟和世界其它國家的一個信號。這些經歷了數百年外國統治,並最終在1990年獲得自由的堅強的人民正在告訴我們關於中國的一些事情,我們應該聆聽。

原文:Lithuania』s Heroic Stand Against China: The World Should Listen刊登於英文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行政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報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政治風險》雜誌(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發行人,其研究領域涉及北美、歐洲和亞洲。他撰寫了書籍《凝聚權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一書。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