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不聽媽媽的話,你看著辦

聽媽媽的話

文: 余少鐳

我最喜歡的《麥兜故事》片斷:從前有個小朋友……

中國古代史基本都是男人的舞台,有幸能被史書記下的女性,除了極少數攀上權力最高峰的,就是依附最高權力,得以進入「 外戚 」 行列的。

司馬遷在《史記》中也寫了幾位普通母親,她們用影響兒子的方式,影響了歷史進程。而她們的兒子,聽話或不聽話的,結局迥異。

密康公母親:美女要給大領導

密康公,西周姬姓諸侯國「 密 」 的國君,封地在今天甘肅靈臺一帶,估計很多人沒聽過,因為它太不起眼,而且很早就被滅了。

被滅的原因,據說就是密康公不聽媽媽的話。

這事最早見於《國語·週語》,司馬遷寫《史記·周本紀》提到此事,基本照抄。

故事是這樣的:西周第六代領導人周恭王有一次突然想到涇水邊度假,而那裡是密國的地盤,大領導來了,密康公當然全程作陪。這時候發生了一件詭異的事:附近有三姐妹,都是美女,主動來找密康公投怀送抱求包養。密康公高興得跟個什麼似的——你想,大領導就在隔壁,美女們偏來找我,說明我魅力槓槓滴。

可是,密康公的母親知道了,一盆冷水潑下來,「 你想找死啊,君王娶嬪妃,都不敢同時要三個同胞姐妹,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德行配得上這樣的人間尤物?還不趕緊把這仨美女獻給天子 」 !

密康公褲子都脫了,母親的話怎麼還能聽進去,就把三姐妹收為己用。

果然,一年後周恭王就出兵滅了密國,密康公也被殺。

後來漢朝的劉向在《列女傳·賢明傳》中,寫到密康公母,內容也抄《國語》,只是說密康公母「 姓隗氏 」 ,也不知從哪考證的。講完她的事蹟後,又加了一句:

詩云:「 無已大康,職思其憂。 」 此之謂也。

《詩經·蟋蟀》裡面說:「 人不能太耽於享福,要居安思危。 」 就是這個理兒。

最後,劉向猛夸密母,說她「 先識盛衰 」 ,即有先見之明,感嘆密康公不聽他媽媽的,自取滅亡。

但是,唐朝柳宗元就不這麼看。柳寫過《非國語》,裡面有一篇《滅密》,在引述《國語》原文之後,對密母提出質疑:

非曰:康公之母誠賢耶?則宜以淫荒失度命其子,焉用懼之以數?且以德大而後堪,則納三女之奔者,德果何如?若曰「 勿受之 」 則可矣。教子而媚王以女,非正也。左氏以滅密徵之,無足取者。

密母真是賢明的話,勸兒子不要縱慾過度就好了,怎麼可以用恐嚇的路數;而且還扯什麼「 德不配女 」 ,讓他拒絕就好了嘛,居然還教兒子把美女獻給天子,這就是獻媚搞歪門邪道嘛,左丘明在《國語》中以密國被滅來證明密母有遠見,實在不足取。

也有道理。

但是,勸兒子把美物美色獻給大領導,這是中國特色媽媽的明智之舉。有些當兒子的,不用媽媽教,為了坐穩某個位子或為了高升,主動把老婆獻給大領導的都有,何況這些剛來投奔的。

所以,說密康公不聽媽媽的話,最後死得很慘,沒毛病。

魏兵母親:宣傳害死我兒子

《孫子吳起列傳》載,戰神吳起在魏國當主將的時候,特別能跟士卒同甘共苦,穿一樣衣服,吃一樣伙食,睡一樣地舖,行軍時不騎馬,還親自背軍糧。這樣也就算了,最匪夷所思的是,有一位士兵長了惡性毒瘡,吳起竟然俯身為他吸膿液。

魏國的《大樑日報》對此事進行了濃墨重彩的報導,頭版頭條《無論你在戰場上遇到怎樣的危險,請記住,你背後有一個愛你的將軍》,魏國人民都被感動得不要不要的。

但是,當大日記者把報紙拿去給當事士兵的母親看,想再挖掘一些正能量時,那位母親卻哭得稀里嘩啦的。大日記者不解,「 你兒子只是普通一兵,吳將軍親自為他吸毒,這是多大的光榮,你哭啥哭 」 ?

母親說:「 你哪知道,之前吳將軍也為我丈夫吸過膿毒,結果他在戰場上勇往直前,很快就光榮了。現在吳將軍又給我兒子吸,這是要我兒子去死的節奏啊! 」

果然,沒多久這士兵也跟他父親一樣戰死了。

這位母親的話,他兒子肯定是聽不到的,因為這是政治不正確的話,《大樑日報》絕不會報導,他們的主編正在呼籲魏國加強軍備,忽悠更多魏國後浪上戰場呢。

趙括母親:我兒子真的不行

趙括的故事大家都很熟,紙上談兵嘛。

《廉頗藺相如列傳》中說,趙括小時候跟他爹——趙國名將趙奢談論兵法,常把他爹懟得啞口無言,但過後趙奢從不誇他。趙括他媽問為什麼,趙奢說,戰爭是生死大事,可在這小子眼裡就跟「 今晚吃雞 」 一樣,那哪行。我死後,趙國不用他還好,用他必敗。

趙奢死後,趙秦發生長平之戰,趙王中了秦國反間計,果然撤了廉頗,用趙括來當主將。大軍出發前,趙母上書趙王,說求求您了,我兒子真不能帶兵。

趙王連忙召見她問原因,趙母劈裡啪啦說了一大堆,說趙括活成了他爹趙奢的反面,所以不能帶兵。趙王說我已決定了,三軍主將怎麼能說改就改的。

趙母看改變不了,就說,我該說的都說了,大王一定要用他的話,他要是打了敗壞,您可不可以別株連我?

趙王答應了。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趙括的兵法都是從手游上得來的,長平之戰碰到秦將白起,完全被碾壓,自己被射死不說,害得四十萬趙軍被白起活埋。要不是楚、魏出手相救,趙國當時就被滅了。

不過趙王還算守信,真的沒株連趙母。

趙母平時有沒有勸趙括?肯定有,但趙括肯定也不會聽。你想,他爹是身經百戰的名將,都被他懟得很無語,他怎麼可能聽他媽媽——一個家庭婦女的話?

所以,趙國四十萬士兵表面上是被秦軍給坑了,實際上,是被一個不聽媽媽話的熊孩子給坑了,真坑。

陳嬰母親:槍打出頭鳥

陳嬰原來是秦東陽縣的一個小官吏,職位約等於水滸裡的宋江,平時也挺仗義的。 《項羽本紀》載,陳勝起事,天下響應,東陽的一群後浪也殺了縣令造反。可這些人中沒一個有領導能力,就脅迫陳嬰當他們的領導。

這劇情,就跟武昌首義後革命軍逼黎元洪當領導一樣。

陳嬰無奈答應,義旗一舉,一下子就有兩萬人投奔他。要知道,這時候項梁項羽叔侄手下也才八千人。

人馬一多,造反者心就大了,有人對陳嬰說,你看現在阿貓阿狗都稱王了,陳將軍您也稱王吧。

陳嬰有沒有野心我們不知道,但他媽一聽說這事,嚇壞了,「 自打我嫁到你們陳家,從沒聽說你們祖宗十八代有出過貴人,現在你暴得大名,太危險了,不如你找個人來領導你,事成也能封侯拜相,事敗了,你不是首要分子,想跑也容易 」 。

各位,這又是滿滿的中國特色的生存哲學了。要知道,高調說出「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 的陳勝,就因為太急於當王,後來死得很慘。幸虧,陳嬰聽他媽的,把軍隊交給過江而來的項梁項羽叔侄,接受他們的領導。項羽兵敗之後,他又識時務投了劉邦,果然被封侯,後得善終。

王陵母親:站隊比我更重要

《陳丞相世家》載,王陵是沛縣人,江湖大佬,劉邦混社會時,當過他的小弟。後來劉邦勢大,帶兵打進秦都咸陽,王陵自己也嘯聚了幾千人馬,盤踞在南陽,不願接受劉邦領導。

這可以理解,本來就是他大哥,面子上過不去。

直到劉邦項羽翻臉,楚漢開撕,王陵看清天下大勢,不再是社團大哥可以叱吒風雲的時代了,才率軍投了劉邦。

王陵畢竟是有江湖號召力的,這一投劉邦,項羽急了,就把他媽抓來,想逼王陵反水。王陵派了個使者去跟項羽談判,項羽說談什麼談,過來認我當大哥,否則,你媽死啦死啦的。

使者要回去的時候,王陵母親悄悄送到門外,哭著說:「 你回去跟我兒子說,好好幫漢王吧,我看出來,項羽就是一土包子,漢王才是能得天下的人。你叫他不要為難,我這就幫他下決心。 」 說著,突然拔出使者的劍,抹了脖子。

項羽一怒之下,把王陵母給煮了。

母親這一死,王陵無後顧之憂,專心幫劉邦打天下,後來被封為安國侯。

這故事是不是有點眼熟?沒錯,《三國演義》中徐庶他媽也是這麼幹的。不知道是羅貫中受司馬遷的啟發,還是歷史上的徐母真的看了《史記》,以實際行動向王母學習——畢竟劉備也是劉邦子孫嘛。

不過,王母看得準,徐母可就看走眼了,跟著劉備混,真不如跟曹操。所以徐母自殺之後,徐庶並沒有聽他媽的,而是安心呆在曹魏那邊,後來當到魏國的右中郎將、御史中丞。

綜上所述,密康公不聽媽媽的話,有一日,佢死咗;魏國士兵聽不到媽媽的話,有一日,佢死咗;趙括不聽媽媽的話,有一日,佢死咗;陳嬰聽媽媽的話,有一日,佢得咗;王陵聽媽媽的話,有一日,佢發達咗……

那徐庶呢?

所以說,媽媽的話該不該聽,還是自己獨立判斷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