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縱火案或許不會反轉,林生斌也應該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林生斌

文: 南洋富商  

杭州保姆縱火案至今已經有三年,最近短短2天,屋主林生斌經歷了從情聖到人渣的人設崩塌。

網絡上的各種傳聞,在得到確信的證據前,不需要太當回事。網民的洶湧激情,或許正如當年的眼淚一樣廉價。

林先生從Tony開始,靠丈母娘家的服裝生意起家,他完全繼承了妻子的遺產,他獨吞了巨額賠償費而沒有分給小貞的父母,吃相難看,私德再渣,卻不涉及違法犯罪。

有人說杭州保姆縱火案可能會反轉,或許還有更多內幕。

反轉這種事,我認為可能性不大。但是我要強調的是:在保姆縱火燒死一家四口這件事上,作為屋主的林生斌是有責任的。

他最為一家之主,在裝修房子時沒有為家人的安全打造足夠的設施。林先生的家裡,可以燃燒的家裝太多了,多到連准備救火邀功的保姆都無法熄滅。

他的妻子和孩子,都沒有消防常識,遇到火災時沒采取正確的逃生措施。日常也沒有對孩子進行逃生訓練。

林先生的家裡,沒有滅火器、呼吸面罩、消防毯之類的應急用品。

如果林先生是一個對家庭安全上心的人,在裝修和防護方面稍微盡點心,對孩子進行必要的應急訓練(日本和美國的孩子都是很小就接受這種訓練),就不容易發生這樣的悲劇。

保姆縱火,並不是為了故意要把人燒死。所以並不是拿著大桶的汽油點火,也沒有故意堵塞任何求生通道,更沒有把一家四口都反鎖在裡面。她甚至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備,隨時准備救火邀功的。

莫煥晶
杭州保姆縱火案的莫煥晶

按照法庭上提供的起訴書和辯護,我們大致可以了解一些具體情況。

莫煥晶選擇將近凌晨5點鐘點火,是因為知道女主人每天5點左右起床。

莫煥晶在客觀上實施了救火行為。在現場發現兩個水桶,與莫煥晶供述曾想拿水桶救火的內容一致。

莫煥晶供述救火時摔倒撞頭,與其入所體檢情況吻合。

莫煥晶供稱曾試圖持榔頭敲開玻璃,雖未找到相關痕跡,但案發後莫煥晶在走廊等處手持榔頭並事後將榔頭交給被害人親屬,可印證其供述。

莫煥晶下樓後沒有停止救援行為,告知在場的物業人員、鄰居等房內有人,並曾打電話報警和按報警裝置,要求和消防人員一起上樓並想把門卡交給消防人員。

所以這件火災,其實是一次策劃的失誤,不僅縱火者積極救火,還求其他人一起救火,還打電話報警,按火災報警裝置。

即便這樣,火勢也無法得以控制。

如果這火災的起因不是保姆縱火,而是其他原因,比如手機充電器起火,電暖氣插頭發熱起火,電視機故障起火,煤氣洩露起火,香煙頭起火,充電的鋰電池起火,電線老化起火,以及任何其他原因的起火,結果會有區別嗎?

結果不會有任何區別,肯定一樣是一家四口燒死在家裡。

因為林生斌和徐小貞的家,本來就不安全,屬於一著火就難以撲滅的類型。

凶犯是一個毫無消防知識的普通保姆,沒有受過消防專門訓練,不知道起火有多麼容易,救火有多麼難。

我們先看一下火災現場的介紹圖片。

藍色錢江公寓為雙電梯入戶,主人電梯與保姆電梯分離。

保姆通過保姆電梯單獨入戶進入工作間,工作間內接廚房,「完全避免了與主人家庭成員的生活產生干擾」。

這所房子的設計,安全性已經遠超普通房子:它有二個入口。一旦遭遇火災,二個入口都可以逃生。而這也給保姆縱火後提供了一條逃生通道。

這是360平米的豪宅,價值人民幣3600萬元。買得起這樣豪宅的人,原本應該有足夠的財力把房間裝修得安全一些,裝修也應該請得起水平較高的裝修公司。住豪宅的人,本來就會比普通人更惜命,裝修得更安全是理所當然的。

從戶型看,主入口靠近客廳,所以客廳是絕不能放置大量的可燃物。一旦客廳著火,從臥室通往二個出口的通道都被堵死。所以,林先生的易燃客廳裝修就是一個火災最大的隱患。

如果屋主是一個有生存危機意識,會在女孩臥室邊上再開一道小門,平時關閉,遇到緊急情況可以通往保姆室門口,或者把這個臥室的衛生間窗戶做成可以打開的,以便從窗戶逃生。再在二個入室門之間之間做一個隔離防火門,這樣無論哪邊發生火災,都可以輕松逃脫。消防員也容易從其中一個門進入搜救。

女孩臥室沒有逃生通道,只有一個小窗戶,透氣不夠,以至於一家四口吸入一氧化碳而中毒死亡。

林生斌的哥哥說,避難房間沒有火燒過的痕跡,四人是被嗆身亡。

浙江省高院認定,莫煥晶在4時55分許故意放火,女主人朱小貞在5時4分35秒報警,而莫煥晶在5時10分51秒才報警,比朱小貞遲了6分鐘。

警方從5時4分起陸續接到報警,5時7分派出消防員,並於5時11分到達小區北側正門,5分鐘後攜救援裝備進入著火建築。因此消防員並無過錯。

此外錄音顯示,朱小貞最後一次通話為5時11分48秒,當時其說話、呼吸已十分困難,沒能再回答120調度員的問詢,通話過程中也沒聽到小孩子的聲音,由此可推斷朱小貞及3名子女均已處於昏迷狀態。

法院認為,消防員初次內攻滅火時,4人生存的可能性已非常渺茫。從時間分析,4人的死亡是莫煥晶故意縱火的結果,而非消防員和物業管理的失責。因此縱火保姆要承擔遇難者致死的責任。

以當時的情形,消防救援已無法阻斷這個死亡結果的發生。

如果在林先生的家裡,有消防毯、消防呼吸面具,遇到火災無法滅掉時,徐小貞和三個孩子套上防火面具,披上防火的消防毯,再打開房門穿越客廳,從主入戶門或保姆出入門逃生,其實還是有充足時間的。

甚至從衛生間放水打濕被子和浴巾,蒙在身上,捂住鼻孔和嘴巴,也有可能逃生。

或者他們在走投無路的時候用衣服和被子塞緊門縫,砸碎窗戶玻璃加大通風,把頭伸到窗邊呼吸,也可以支持到消防隊進來救援,不至於死於一氧化碳中毒。

但是,徐小貞和三個孩子的表現,顯示他們沒有絲毫消防安全常識。即便是上過一節消防知識課的人,也有可能逃生。

林先生作為一家之長和孩子的監護人,沒有在裝修方面考慮家庭防火安全,也沒有對家人進行這方面的知識培訓(或許他自己也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知識),這是他的失職。

徐小貞作為一個成年人和三個孩子的母親,雖然非常關愛孩子,甚至放下自己在公司的職務,在家專職照顧孩子,但是卻缺乏愛孩子的正確方式:沒有提升自己的生存知識和求生技能,更沒有讓孩子接受這種逃生培訓。

如果林先生是一家大工廠的負責人,因為工廠裝修不符合消防標准,采用大量易燃材料,並且起火後大門口無法逃生、工廠沒有准備滅火器、呼吸面罩之類的安全用品,員工沒有受過消防培訓,也沒有進行消防演練,偶然一次起火燒死了全廠員工,他毫無疑問會被判處重刑。

如何林先生是一個商場裝修項目負責人,裝修不符合消防規范,導致大門口有太多的可燃物,起火後無法逃生而死掉很多人,他毫無疑問也要承擔法律責任。

但是,當這種事發生在他自己家,燒死自己妻子和三個孩子,他不僅沒有絲毫責任,還可以表演悲情,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受人敬仰的好男人,而大眾竟然也都這麼認為,這讓我覺得不可理解。

林生斌

在中國,大多數家庭都和林生斌家一樣,全家人都沒有足夠的消防知識,並且從不學習訓練。燒死自己可以原諒,但是燒死孩子,就是監護人的責任。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家庭的孩子自殺案,大多數和父母施壓有關。

如果一個學校老師對孩子的羞辱導致孩子跳樓自殺,學校會被鬧得雞犬不寧,而父母對孩子的壓力導致孩子自殺,爹媽竟然不需要承擔絲毫法律責任,反而被人同情。這種情況大概也和林生斌的家庭情況類似吧。

如果林生斌自己抽煙不慎導致起火,燒死了一家四口,他是否應該承擔法律責任去坐牢呢?

若是火勢太大,導致整個樓燒毀,即便是保姆縱火,林生斌(或許還包括不幸遇難的徐小貞)是否也應該承擔家裝材料易燃品太多的責任?

我認為莫煥晶的縱火致他人死亡,罪行不可逃脫(雖然量刑依然有爭議),但是林生斌作為業主和三個孩子的監護人,也應該承擔一定的法律責任。

來源    南洋富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