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斌再婚,這是一個騙子騙傻子的故事

林生斌

文:@范雎

林生斌再婚,生了個女兒,然後貌似好多人的三觀又震碎了

呃……有些人的三觀,真是易碎品

這該怪誰?

當然怪他們自己,三觀長得畸形,對於人性有著愚蠢的理解,對於自己的話語權缺乏分寸感——所以動不動就哭天搶地的

一個正當壯年的鰥夫,富裕,外形也不錯,他告別悲傷往事,再次組建家庭,重新開始

這完全是人之常情,沒什麼好非議的。畢竟,大清朝早就完了,貞節牌坊早就不時興了

但有些傻逼就是不爽,說,他演得那麼深情,原來都是假的,他欺騙公眾

——傻逼們喜歡抬出「公眾」這些字眼,好給自己的愚行打氣壯膽,增加合法性。這次也沒例外。

有一點傻逼們說得沒有錯,林生斌確實虛偽,確實騙人了,而且搞不好還違法了。他近幾年扮演悲情的丈夫、悲情的父親,賣慘騙取同情心賺錢,涉及虛假宣傳(比如所謂的「溱潼一生」基金,根本就沒有設立)

這是一個騙子騙傻子的故事。騙子固然可惡,但傻子的愚行並不因此而得到洗刷

傻子事後哭喊受騙上當,也只讓人感到好笑!

你們真是自找的!

622火災是一個社會事件,不是林生斌一家與莫煥晶之間的私事。它暴露出來的,除了賭博害人這個老話題,還重要的是暴露出來房地產行業普遍存在的小區消防設備不過關、消防年檢形同虛設、小區物業消防演練基本為零等一系列問題。

當時大家關注這個事件,不僅僅是因為林家可憐,更因為我們會聯想到,「上千萬的豪宅,都這樣說燒死就燒死,我所住的小區安全嗎?我們小區的物業,靠得住嗎?」

所以當小區物業裝死、推諉時,社會輿論幾乎一邊倒地罵物業,支持林生斌索賠——當時理想記替物業說話,用的手段就是說林生斌私德不好,「開口就要1億,喝家人的血」,甚至暗示林生斌與莫煥晶有私情——理想記這個壞胚最近幾天應該高興死了,因為在某些傻逼的理解中,事情又反轉了!理想記又正確了!

但是各位,你們冷靜想一下,林生斌私德好不好,與小區物業的不作為導致業主被燒死,有個屁的關係呀?!

社會進步,往往是有一些標誌性事件推動的。

622火災之後,政府與開發商,在小區消防隱患這個問題上,都提高了重視程度,增加了檢查力度。這是朱小貞母子四人拿性命換來的,是他們一家人對社會做出的巨大貢獻。

這個事件,作為一個公共事件,就該到此為止了。後面發生的,就是騙子與傻子結合的狗血劇。

林生斌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當然是精明的,當然知道流量是值錢的。他開始頻繁地展示悲傷,高調地賣慘,開始直播帶貨。如他所料,許多人給他捐錢,買他以女兒、兒子命名的品牌童裝

當時我就覺得很膈應,而且感到很好笑。林生斌有能力在杭州花上千萬買豪宅,有能力花幾十萬養個居家保姆,他比絕大多數的網民有錢得多好伐!他需要你們在物質上可憐他?!

反正傻子們不管這些,紛紛投錢

精明人總是死在精明上,林生斌沒有意識到,傻子們的錢看似好賺,其實代價很大

他們就如那些流量粉一樣,花錢買貨不是真為了買貨,他們真正買的,是一個深情悲傷令人憐憫堅持善良的完美男人人設,一個陰陽相隔、人間絕美的愛情絕唱

他們就如眾籌拍戲的觀眾,要求林生斌的人生軌跡必須跟他們構想的一樣

他們沒有把林生斌當人

所以,當他們發現,林生斌竟然真的在演戲,就無能狂怒起來

這些傻子們可惡,然而,更可惡的是白嫖黨

白嫖黨,根本沒有為林生斌捐過款,也沒有買過林生斌的貨。但他們手握人間真理,就是覺得,林生斌應該持續悲痛,持續深情,就應該保持善良人設

以便於他們在茶餘飯後唏噓一下,感動自己,「你知道嗎?!杭州有個貞節烈男,慘呀!老婆孩子死了這麼多年,一直守寡!真好!人間有真情!我又相信愛情了!」

呸!賤人!

PS:有人提醒我,林生斌因為金錢上的糾紛,跟岳父母打官司。這樣做,對得起亡妻嗎?這麼不善良的人,難道不該罵?

呵呵……你們說得一點都對!只是有以下微弱的瑕疵:

1、錢,是個好東西,而且很重要。如果是林生斌應該得到的錢,卻沒得到,旁人似乎也沒有權力要求他放棄,哪怕對像是亡妻的父母

2、換個角度,話也可以這麼說。「作為父母,竟然與女兒生前深愛著、並且生了三個孩子的男人對簿公堂,這難道是女兒所希望的嗎?這還配為人父母嗎?」——您看,人嘴兩張皮,上下嘴辱碰一碰,理就來了

3、所以,都已經撕破臉了,就別再親情綁架了。到底誰理虧,別著急表態,讓子彈飛一會兒,看法院怎麼判吧——免得過一段時間,又捶胸頓足,「你好壞!你竟然騙我!利用我!我好受傷!」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