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1 日

林彪的戲劇人生:一篷荒草埋枯骨,是非成敗轉頭空

文: 胡錦成 

1928年12月10日,江西省寧岡縣新城鎮。

這一天兩支衣衫襤褸的軍隊在這裡會師了,這兩支軍隊就是紅四軍和紅五軍。

新城鎮的打穀場上臨時用幾張破桌子搭成了一個台子,兩個軍的人馬圍攏過來聽首長們的講話。

身材瘦小的第四軍第十師第二十八團團長林彪此時淹沒在人群,他要踮起腳來才能勉強地看到台子上的幾個人。

雖然名義上是兩個軍,實際上加起來還不到一萬人,但二十八團卻有一千五百多人,是紅軍的主力,它的前團長王爾琢在四個月前被叛逃的二營營長袁崇全槍殺了。因為此前在戰鬥中的表現為朱毛賞識,21歲的林營長被破格提拔為團長。

這個從前的葉挺獨立團裡有許多老兵,他們起初是看不起這個年輕的團長的,於是林彪有了「 娃娃團長」的外號。

此時站在台子上的是紅四軍的軍長朱德、黨代表毛委員和紅五軍的軍長彭得懷。在若干年後的宣傳畫上,朱的位置被林取代了,而彭早就不見了踪跡。

雖然台子上的人已經開講了,但穀場上的聲音還是很嘈雜。講話的人又是南腔北調,林彪努力的往前湊,想听清楚他們在講什麼,突然轟隆一聲,幾張桌子拼成的台子塌了。台上的幾個人也跌落在了地 上。

就在林彪發出驚叫時,朱德從地上跳了起來,他說,台子塌了有什麼,再搭起來嘛。

雖然在後來的宣傳畫裡林彪取代了朱德,在語文書裡,朱德的扁擔也變成了林彪的扁擔,但林彪對朱德還是始終抱有敬意的,因為朱德是他的伯樂。沒有朱德,他也許會湮滅在人群中。

1928年1月,朱率部舉行湘南起義,2月29日,林彪帶領一個連護衛著後勤輜重被三百餘名民團團丁劫殺,傷亡三十餘人,運送的物資被搶劫一空。

林垂頭喪氣地去見朱,朱大怒,道:「 你護送的物資呢?你帶的部隊呢?你在黃埔軍校學的本領呢?」

林說自己要報復這支民團。

幾天后,林彪帶人喬裝國軍第十九軍的一部,混入城中把這個民團給連鍋端了,不僅奪回了被搶的全部輜重,還俘虜了數百名團丁。

又過了沒幾天,林彪帶著他的七連消滅了耒陽敵軍一百餘人,抓獲俘虜八十餘名,還繳獲城裡有五百多條槍。

這兩場戰鬥讓才當上連長不到兩個月的林連長變成了林營長。

然後,又過了沒有半年,林營長變成了林團長。

23歲的時候,林彪已經是林軍長了。

在當時,除了毛幾乎沒人喜歡林彪,尤其是政工幹部沒人能和他處得來,聶榮臻說他「 獨斷專行,排擠同級政工幹部,當連長時看不起營長,當營長時又反對團長,有非常濃厚的個人主義」。

林彪和毛澤東的最後合影

他當團長時,黨代表何挺穎負重傷後因林彪不予理睬、拋下不管而慘遭敵人殺害。二十八團改稱第一縱隊後,黨代表由謝唯俊繼任,林彪對謝也看不順眼,經常跑到毛那裡告狀,硬是把謝擠走了。

只有一個人能和林彪處得來,那就是羅榮桓

「 誰說林彪難纏?羅榮桓在四軍,不是跟林彪團結得很好嗎?」毛說。

可羅心裡的苦只有羅自己最清楚,他有時實在受不了就找他認為可靠的朋友訴苦,他說「 和林彪共事等於判無期徒刑」。

也許是長期壓抑,1963年12月16日,只有61歲的羅榮桓病逝於北京。

羅榮桓逝世第二天,林彪不顧剛下過大雪,叫秘書關光烈立即備車,陪他一起去醫院,他單獨與羅的遺體告別。回家後寫下了一副輓聯:

六億人意氣風發,日月重光,萬里長征,方期任重道遠。

數十年風雨同舟,肝膽相照,一朝永訣,痛失摯友知心。

林彪也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只是他不擅長表達。

林彪是1907年12月5日出生於湖北黃岡林家大灣村的一個鄉坤家中的。

他的父親林明卿那年剛好三十歲,此時的林家的日子過的還算不錯,林明卿擁有著幾十畝土地,十數間茅房,數百畝山林,還經營著一個織布廠。

林彪是林明卿的次子,他的哥哥叫林慶佛。林彪身下還有二弟二妹。

林彪本名林祚大,字陽春,曾用名毓蓉或育容。所經他的老婆葉群叫他林總或育容。

傳說林彪的母親陳氏在生他前一夜曾夢到一隻白毛老虎端坐在中軍大帳裡,村人稱奇。

可能是因為這支白毛老虎,林彪後來上學後因為毓蓉更像女孩的名而被同學嘲笑,於是林明卿給他起了林彪這個名字。彪,小老虎也。

喝滿月酒時又有一個老道來相面,驚呼此男將來可比韓信。他對林父說:「 少爺天生富貴,前程不可限量。但一生不可習武,習武則難躲血光之災」。

這樣的傳說有幾分真實已經無據可考,但林彪後來的命運大體上是走了韓信的老路。

一千多年前的所羅門王說過,人類歷史裡沒有新鮮事;當代的美國作家約翰·麥克尼爾寫過一本小說名為《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意思都差不多。

雖然林父堅決不同意這個從小體弱多病的兒子去當兵,但在兩個堂兄的鼓動下,他還是去報考了黃埔軍校,成為蔣先生的學生。

還有人說林彪之所以離家出走是因為他失戀了,呵呵,這個有點八卦。

當然,失戀這事確實有,他也經常失戀。

後來,有人說蔣先生出十萬大洋要買他的頭,再後來又有人說蔣聞知這個學生摔死了還大哭了一場。

當然,這些都是傳說。

又有傳說說,當年29歲的林彪當抗大校長時,林明卿找到了延安,毛特批59歲的林父吃特灶,特灶就是想吃啥就給吃啥。

1962年1月14日,林明卿因腦溢血在阜外醫院逝世,享年85歲。遺體安葬在北京西郊福田公墓,林彪以林育容的名字為父親立了墓碑。

這塊墓碑在1974年的批林批孔運動中被砸碎,後來又被重新豎立。

林彪的一生很少參加各種宴請,他也很少請人吃飯,但他的父親送葬後,他讓秘書訂了幾桌酒菜來招待阜外醫院的大夫護士和看護人員。

林彪的一生里,他的大半時間都是在和老彭鬥法。在某座山上也是由他受毛的旨意首先向彭發難。但有一件事,他說,當年提出讓彭取代你老毛的人不是彭本人,而是我林彪。

就為這句話,彭到死也沒說林的壞話。

1971年的9月13日零時32分,一架三叉戟飛機從山海關的機場強行起飛,凌晨2時30分,蒙古國肯特省省會溫都爾汗西北70公里的依特爾默格縣蘇布拉嘎盆地響起了巨大的爆炸聲。

林彪的座機在緊急迫降時墜毀

關於林的死,傳說紛紜,但直到今天,我們也莫衷一是。

來源       花月滿樓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