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演員李立群的痛哭:肉體生命已近結束,靈魂生命剛剛開始

李立群

文:臧啟玉

早上四點的時候,樓下的大喇叭就嚮了,又開始全員核酸檢測,短短七天時間,已經做了三次全員核酸檢測了,你的城市封禁多少天了,或許已經習慣,一時竟然想不起來了。

那麼你還記得已經做過多少次核酸嗎,想必也是記不起來的。目前網上流傳出來的最高記錄是一個人做了1200多次核酸,今天無錫流傳出來的最高紀錄是做了505次核酸了。

幸好躺平的早,不然我也不知道要做多少次核酸了。去年年底的時候,無論是去看守所會見還是到法院開庭,進入大門都是要求核酸檢測報告的,記得最後一次是去會見豐縣李秀娟老師,前後做了兩次核酸檢測報告,當時的費用還是很高的,我預料到新一輪疫情防控要全國性展開了,於是立即徹底躺平,不再接受任何案件的委托。

核酸檢測與疫情防控已經沒有必然的關系,一個城市封禁後,就會開展大規糢的全員核酸,有了第一次,然後就會重複下去,到底是誰作出這樣的決定,為甚麼要作出這樣的決定,如果不是醫學專業人員,唯一可以猜測的就是官場權力和商業利益之間的合作罷了。

在十五年前,我們辦公室的電腦經常性的遭受病毒的攻擊,沒有辦法,只有購買殺毒軟體,後來這些病毒突然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後來的結果大家也就知道了,制造病毒的人和銷售殺毒軟體的人是同一個。

人間的災難絕大多數都是人禍,只要從利益的角度去剖析,基本上是可以找出根源的。

疫情防控延續不斷,想必有些人是樂此不疲的,舉個簡單的例子說,那些來源不明的所謂志願者,每天的補助就是非常可觀的。平時在底層被社會忽視的一群人,突然有了頤指氣使的權力,再加上豐厚的收入,如果疫情結束,對於他們來說是不情願的。

王思聰是一個勇敢的小夥子,他是火花一樣的年輕人,帶來我們新生的希望。他輕輕的一懟,就幫我們找出問題的癥結。一個在疫情期間發展起來的上市公司,在王公子的談笑之間,即將面臨土崩瓦解的境地,相信接下來大家終會看清真相,發國難財的人必將受到懲罰。

躺在牀上除了吃喝,我已經好多天沒有見人了,不知道白天和黑夜的區別,有時候突然醒來,忘記了自己是幹甚麼的,只有從網路上瀏覽一些資訊,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混亂成甚麼樣子。

著名演員李立群家裡斷糧斷水,他和女兒只有喝自來水充饑,今天收到鄰居施舍的飲料,竟然感動的痛哭流涕起來。看著他鬼哭狼嚎的囧狀,不禁想起來半個月前他發的視頻,號召群眾老老實實獃在家裡,積極配合政府防疫工作,沒成想半個月後竟然發生如此大的轉變,時代的灰塵洋洋灑灑,終究有一顆還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剛剛又聽到俞姓教授死亡的消息,俞老師和家屬用四個小時的時間向全城求救,然而此時此刻,只有疫情感染才會引起重視,其它的都算不上疾病,最終俞老師在絕望中死去。和俞老師同時死亡的,還有一個著名的小提琴家,他死的更為激烈,從高樓上一躍而下。類似的消息聽的多了,仿佛也以為是平常事,並沒有引起轟動效應,只有死者的同事朋友們在唏噓不已。

秦姓退休檢察官,突發腦溢血,緊急之下四處求救,這並沒有獲得網路上的同情,反而引來一陣陣的恥笑。大家翻出兩年前他的微博言論,無比惡毒的辱罵記錄現實的女作家,世事輪回,如今他也終究體會到現實的殘酷。有些人是永遠喚不醒的,只有經歷碰壁甚至失去生命,才會徹底醒悟。

還有一名懷孕臨產的婦女今天也在網上怨聲不斷,她在緊急時刻一樣無法求醫,盛怒之下發狠咒罵,語言之骯髒,讓人不忍目讀。大家一樣翻出她以往的言論,在別的城市遭受災難的時候,她也是惡毒的咒罵,不同的是,她以往咒罵的對象是受害者,如今咒罵的對象是權力者。幸福各不相同,災難處處相通。

今天看到日本在滬領事館因為斷糧而向隔壁小區求救的消息,起初以為這是一場惡作劇罷了,後來又看到向市政府求助的公函和市民自發捐助的名單,有的居民捐出一粒土豆,有的捐出一個蘿卜。有人確認這是真實,無論真假,這都是兩國交往史上可以濃筆厚彩的一筆,在苦難中煥發出來人類互助的文明光輝,能在這片土地上綻放出來,實屬難得。

一個正常人應該有兩次生命,一次是肉體生命,一次是靈魂生命。大多數人活著是沒有靈魂的,只有經歷太多的不公和災難,心生憐憫之情,才會對他人的遭遇感同身受,從而促使靈魂生命的誕生,不再為自身的得失哭天喊地,積極為他人的不幸奔走吶喊。

來源:俠律普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