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最簡單的一次葬禮

父親肺癌,元旦前的晚上在醫院過世了,雖然陽了,癌症晚期還能算到別的頭上嗎,病人與家屬提前解脫罷了。

我從危重呼吸科住院部跑到急診給死亡證明蓋章,在躺著的一大片跟排隊的一群人中找不到醫生,他們似乎沒人管,畢竟看起來還行,有一個醫生在做心肺復蘇,正使用除顫儀,我還是不去打擾了。

市裡最大的三甲醫院太平間都沒有,叫了一條龍服務直送火葬場太平間,車費花了900,跟以往比只漲了200,真的算良心了。

火葬場沒有漲價,事業單位靠譜,打點了兩條煙,師傅們很熱情,雖然推車都沒有了,我們一路手抬送入了冷櫃,心頭很沉重,手裡卻很輕。

為什麼夜裡推車都沒有了?因為火葬場的營業廳門口排起了長隊,棺材排隊,推車都在棺材底下呢。

第二天下午4:30,我也來排隊,火葬場五點關門四點半就不收了,正好排明天的,我又抬著我爸佔好位,推車自然依舊沒有,自帶了四個凳子,穩穩的放好,我安心了,旁邊一個不靠譜的,路邊垃圾堆撿了幾個骨灰盒泡沫箱就墊著了。

我跑到門口一個個數回來,我排26個。

第三天早上8:00,火葬場開門了,一隊棺材像塞車一樣,人們抬著緩緩前行一小段,快九點時辦好了手續,領到了26號,沒有小說與傳言中萬惡的黑手作妖加塞,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遺體告別儀式不能少,工作人員給了5分鐘時間,以前推銷的攝像服務都沒有了。

十一點多燒完,出來後我看著長長的棺材隊,一路排到了火葬場外面,棺材放到外面馬路上就影響市容了,那麼遠抬著也累,所以外面都是運棺車排隊,這回是真的塞車了。

十二點多送到墓園安葬好,請了親朋吃頓飯,就結束了。

一條龍服務大概有一條蟲的程度,收費DLC都買不到,我還想過樂隊請多少人,結果是0人,靈堂很寒酸,有個帳篷跟靈臺就不錯了。

一條龍的師傅一路電話不停,他找了一圈都沒有借到靈臺,還問新的有沒有做好,跟我爸同一天,我家小區河裡淹死一個醉酒的,這一單生意師傅遺憾的回絕了。

人生中最簡單的一次葬禮,外地的親友年紀也大了,近的喊一喊,遠的心意到了就行,一條龍簡潔無比,省錢省力。

元旦跨年夜裡,守靈的我半夜走出小區,原本早早關門的店鋪燈火通明,街上熱鬧的人們放著炮仗,吃著火鍋燒烤,生活還是要向前看,我也感受到了一些新年的氣息,一切都會變好。

來源:S1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