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晶、謊言和《隱祕的角落》

茍晶

文:北游

01

熟悉我的讀者都知道,我很少追熱點。作為一個自媒體人,我並非清高的不想去「蹭熱點」,我也從來不認為自媒體人「蹭熱點」有啥好指責的,對熱點事件和公共事件的剖析和解讀,本來就應該是媒體人的自覺和份內工作。

那麼,我是基於什麼原因,不太去討論熱點事件呢?

答案很簡單:我不知道真相。

我在解讀「華為251事件」時曾經說過:

「我不是神仙,作為遠離案件中心的本人,案件細節和信息於我而言都是別人嚼過二手資料,對於事情的真相,司法機關和當事人比我清楚的多。」

現在來看「苟晶事件」,大家應該知道我所指為何了。

沒錯,苟晶撒謊了。

如一位網友所說:

父親死前的顫抖,全區第四的人設,兩次高考的悲情,四名大漢圍堵的惡劣,邱老師笑了一下的陰毒,電話被監聽的妄想,野雞大學的悲催,多名同學被改分的震驚,出家人不打誑語的嚴肅,到頭來你告訴我TM這一切都是假的。

有不少人替苟晶辯解說,這都是要求完美受害人,其實不是的,這些謊話是她獲得極大關注的核心,並非可以隨意忽略掉的旁枝末節。

普通人如果不耗費巨大成本,是根本不可能了解到,她所編造出來的所謂「真相」,全是假的,而正是這些「悽慘的假象」是苟晶獲得公眾一邊倒同情的真正砝碼。

她的一系列的謊言,不但誤導了公眾,現在看來,很可能毀了自己原本安逸的生活——據說之前支持她,現在感覺被她矇騙和嘲諷的網友,已經開始圍攻她所有的店鋪和平台。

我看過很多反噬現象,早已見慣不怪,但公眾似乎並沒有從這一列反噬事件中,得到什麼指導性的反思,總是前仆後繼的入坑,一如既往。

所謂「民意」,總是偏頗和無理性的,洶湧的民意今天可以摧枯拉朽般的支持你去摧毀你的敵人,但請記住,明天民意可以用同樣的方式把你摧毀。

民意,從來就是不可控的,民意,也從來不克制。它們從來不會停留在你希望的位置,而往往會把你逼到牆角,無路可退。

所以,苟晶也不要抱怨,當你用謊言來獲取想獲得的東西時,你需要付出代價,就如同她的班主任今日付出的慘痛代價一樣。

非理性的民意對一個人的懲罰,往往是過分的,是沒有上限的,沒有量刑,也沒有法庭可控。

所以,我對那些喜歡操縱玩弄民意的所謂「聰明人」,向來嗤之以鼻,你以為你可以靠玩點小聰明去割幾根韭菜,賺幾個銀子?想多了,最後誰玩誰,真不一定的。

自媒體圈有很多傳奇,據說有個超級大V,是怎麼翻船的呢?

他做了兩個號,一個做愛國生意,一個做恨國生意,雙邊的韭菜都割,聰明吧?牛逼吧?

結果怎麼樣?兩個號被一鍋端。

當別人都是傻子的人,自己就傻的可以。

真誠,才是這個世界最聰明、最長久的玩法,而不是玩這種貌似聰明,實則蠢到家的把戲。

02

看看國人在外國的遭遇和不良公共形象,不能不說,和這種經常性的鑽制度漏洞、耍小聰明過頭的表現脫得了干係。

經常性的耍小聰明,是愚蠢;

經常性的玩陰謀,遲早被別人用陰謀玩死。

最近有個大熱的電視劇,叫《隱祕的角落》,是個公眾號就在解讀。

動不動就什麼「細思極恐」之類,其實我看下來,沒發現太多的「隱祕的角落」,倒是發現,一堆過度解讀的雞毛文章,我可以肯定的說,這裡面有很大一部分完全就是跟風瞎寫,不少可能連電視劇都沒耐心看完。

電視劇沒讓我細思極恐,這種完全不在意「事實」如何,就開始指點江山、隨意批判的社會現象,倒是讓我「細思極恐」。

公眾的耐心,已經如此稀薄了嗎?!

我不知道苟晶為什麼要撒謊,我對任何一個公眾事件的評論,都有一個基本原則——不誅心、不論斷,不高高在上去指責當事人的道德人品。

我唯一關注的只有兩件事:事實真相和公眾反應。

前者是評論的基礎,後者是評論的意義,脫離任何一個都是在耍流氓。

「苟晶事件」的事實有兩個:她確實被冒名頂替了,她確實撒了謊。

她的班主任錯了,苟晶也錯了,兩個人都錯了,都撒了謊,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對這兩者採取重視一個,忽視另一個的態度。

班主任為他當年的錯需要付出代價,苟晶同樣要為她的謊言付出代價,在這個事件中,沒有贏家。

整個事件的唯一意義,是告訴大家,任何錯誤都可能需要付出代價,對此,不要抱怨,不要心懷僥倖,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馬丁路德金說,手段是種子,目的是樹,我們不能通過邪惡的手段來妄圖達成美好的目的。

當年馬丁路德金引導黑人用非暴力的方式來贏得黑人的權利後,迎接他們的是全社會的同情與和解。

當今天黑人用打砸搶的手段來摧毀賴以保護他們的法治時,可以預料,他們最終將會迎來暴力的反噬。

就如同,苟晶用謊言去揭露謊言,最終會被謊言反噬。

對於瓜眾來說,我的建議是,在了解隱祕的真相之前,謹慎論斷,不要總是一副正義在手的模樣,很傻很天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