訛傳千年的謊言:吳鉤是一種兵器嗎?

吳鉤

古代不少詩人都有吳鉤情節,它寄托了詩人的報國理想,凝結了詩人的愛國情懷。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把吳鉤看了,闌幹拍遍」,吳鉤被認為是寶劍中的神品,在多少個午夜夢回,詩人們化身為勇冠三軍的武士,青鋒長刃泛起寒光,敵人的血像梅花飛揚,殷紅了黃土大地。

對於吳鉤的形制,古代一直有爭議。沈括在《夢溪筆談》說,「唐人詩多有言吳鉤者。吳鉤,刀名也,刃彎,今南蠻用之,謂葛刀」,老沈把吳鉤歸為刀的一種。顏師古註《漢書》說「鉤亦兵器也,似劍而曲,所以鉤殺人也」。老顏又把吳鉤又列入劍的一種,似乎就是十八般兵器中、《雪山飛狐》劉元鶴玩的那種。

吳鉤

兵馬俑一號坑出土過兩把吊詭的青銅器,上圖即是其中一把。它的形狀像彎刀,分身、柄兩部分,一次鑄成。長度65.2厘米,身寬2.2—3.5厘米,柄長11.1厘米,重1.045公斤。磚家也不認識這玩意兒是啥,於是就大聲呼喊:「這就是吳鉤!」其實這家夥連鋒刃都沒有,給磚家一人發個帶上前線,估計他們會扔了換塊板磚用。

那麼,吳鉤到底是甚麼呢?我們從最早記載它的故事說起。

《吳越春秋》曰道,話說春秋時期,吳王闔閭得到幹將寶劍後,又想制造一批優質金鉤。因為想弄一對特供級收藏,所以就下令說,如果誰能造出全國最靚的金鉤,一口價賞黃金一百兩。有個家夥死活造不出好鉤,居然一刀一個殺了倆崽,將血塗在金屬放進劍爐冶煉。煉了七七四十九天終於大功告成,這廝把這對金鉤進宮獻給吳王,並跪求賞賜。

吳王問:「獻鉤的人很多,但只有你一個人求賞,貴鉤有甚麼特別嗎?」那家夥垂下頭,輕聲說:「為了給大王鑄造上等的金鉤,本P民殺了兩個兒子,把他們的血塗在金鉤上。」老吳一愣,好家夥,舍不得孩子造不了鉤啊!好嘛,既然敢吹牛B鉤子是A貨,那你能分辨出來嗎?就把這對鉤摻雜在一堆假貨寶的鉤子裡,讓這廝玩大家來找茬。

那家夥說:「這個簡單。吳鴻——扈稽——你老子在這裡,大王不認識你們啊!」話剛說完,一對金鉤就從這坨金鉤中飛出,貼在這廝的胸前。吳王拍案而起道:「真是寶物啊!」於是重賞那家夥,並把這對金鉤貼身攜帶。這種暴力+鬼怪的封建遺毒小說,卻使得「吳鉤」的名氣從此一炮打嚮,成為刀劍甚至一般兵器的代名詞。

現在,我們要揭破「吳鉤是兵器」這個訛傳千年的謊言。吳鉤不是刀、劍,不是板磚、菜刀,而是帶鉤,也即是類似現在的腰帶扣。

第一,文獻中對「鉤」為帶鉤多有提及。 《史記·齊太公世家》中就有大家熟悉的段子,管仲想殺公子小白,一箭射中帶鉤,小白立馬裝躺屍;《匈奴列傳》也記載了漢文帝贈送冒頓一副黃金帶鉤;《游俠列傳》引莊子的話「竊鉤者誅、竊國者諸侯」,這個鉤也是日常用品帶鉤,理解成武器就莫名其妙了,難道家家都收把鉤子切菜,以致莊大拿出來作為法律案例?

第二,從《吳越春秋》的故事看,金鉤也不像是兵器。這對鉤子飛出來貼在父親胸前,如果是一對兵器貼在胸前成啥造型?天下霸唱不理解鉤是帶鉤,曾解釋為鉤子刺穿父親的胸膛,那吳王把賞金給死人了?之後吳王也能把金鉤「服不離身」,更加證明這是一種實用的隨身物品。如果我們拋棄金鉤是兵器的先入為主觀念,再去看故事會覺得帶鉤並無任何違和之處。

金鉤

第三,出土吳國青銅器中也有不少帶鉤,但並沒有類似刀劍的鉤。當然出土的劍是很多的,有人認為吳鉤就是劍,但銘文中帶鉤稱「勾」、佩劍稱「僉」,從不通用。而刻有吳王光(闔閭)名字的帶鉤就有三把傳世、另有一把錄入拓本。這四件帶鉤形體、銘文都極其相似,這不就是文獻說的「王鉤甚多,形體相類」嗎?這四把帶鉤中,誰是吳鴻、誰是扈稽,就只有問他爹了。

來源  文史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