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漢為什麼不喜歡回家過年?

文: 齙牙趙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很神奇的問題,梁山好漢們都不喜歡回家過年。沒條件的不回家,有條件的毀掉條件也不會回家。

比如說我們熟悉的表演型孝子李逵

李逵的老家是在山東沂州沂水縣,家裡母親和哥哥都在。早些年因為打死人之後四處逃亡,後來遇上徽宗大赦天下成功洗白身份,在江州、也就是今天的江西九江找到了一份監獄看守的正式工作。

李逵在九江的日子過得也算滋潤,當地一霸,出手也比較闊綽,至少賭錢都是五兩銀子一把的豪邁操作,但是他出來十來年一直沒有回家去看看,當然過年也不可能回去。

等他終於想起回去的時候,已經是重新當上了通緝犯的日子,去連累老母了。

都說李逵的人品不好,跟某女星一樣“天真爛漫真性情”,那我們看看重情重義的武二郎。

武松也是因為在老家清河縣犯事以後逃到滄州柴進家裡躲著,躲了一年多沒回家,當然中途也遇上過春節。這個我們可以理解,畢竟他是通緝犯,回去屬於自投羅網。

後來,武松得知自己並沒有打死人,於是決定回家去,機緣巧合在陽谷縣景陽岡打死了老虎當上了都頭,成功洗白成了一個公職人員,並且遇上了自己的哥哥嫂嫂武大郎和潘金蓮。

但是這一年春節,武松並沒有考慮到“長兄為父長嫂為母”的倫理,在家過年,而是開開心心地去開封出了一趟差,再開開心心地多玩兒了半個月才回家,回來的時候哥哥武大郎就剩何九叔手裡的兩塊酥黑的骨頭了。

也就是說,武松這輩子唯一一次可以享受一家三口天倫之樂的春節機會,他自己放棄了。

有朋友說,他出差是知縣派出去的,完全屬於身不由己。但是請注意,知縣跟他說這件事的時候是十二月下旬,他主動提出“明天就可以出發”。根據武鬆自己說的“多則兩個月、少則四五十天”來算,他最早也要一月下旬才能到開封,反正都不能在元宵這個大節之前把錢送到,早一天遲一天又何妨?

如果說李逵和武松都是個人行為的話,我們再來看看,以“孝義黑三郎”著稱的宋江,領導下的梁山的群體行為。

宋江上山以後,就把父親和兄弟都接了過來,梁山已經成為宋江的家了,按理說每年的新年宋江都是要在梁山陪老爹歡聚一堂的。但是我查了一下宋江在梁山的四次過年,第一年是在打青州破連環馬,第二年是出發去打大名府,第三年是去東京找李師師,只有第四年在山上等招安的消息沒出去玩兒,但也不像其他重陽、元宵節那樣有過介紹。

而且,這三次不在家過年,都不是敵人找上門來的被動應對,而是主動出擊。這幾乎可以說明一點,梁山這幫人,從上到下、從組織到個人,根本就沒有把“在家過年”當一回事。

再告訴大家一個神奇的事情吧,整部《水滸傳》裡,更是從來沒有提到過“除夕”兩個字,彷​​彿根本不存在這個節日。

這部小說雖然寫的是宋代的事情,但是成書於明初,如果不是作者因為個人原因故意避開了這個節日的話,那麼這樣的情形是值得我們好好想想的。

所以,以下的內容,都是基於我個人的知識面進行的猜測,歡迎更多的朋友一起探討,尤其是熟悉明史和清史的朋友,錯了我認。

第一,在古代社會,人口流動遠沒有今天這樣這樣頻繁,正常情況下實在是需要背井離鄉的,除了參軍,大多都是舉家搬遷,父母子女如果沒分家的話,很少出現異地而居的情況。

第二,傳統習俗最濃厚的中原地區,春節以前氣候極其寒冷,稍微一下雨下雪地面泥濘,實在不具備長途遷徙的條件,也會增加遷徙過程中的風險。

第三,在農耕社會,春節不是一個收穫的季節,相反貧困之家還有可能造成飢荒。春節回家,很有可能會加重家庭的負擔,“讓本就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

基於這樣的推斷,我覺得,很有可能在古代社會,並沒有形成“春節回家”這樣一個傳統,或者說春節並不是一個必須回家的節日,而是只要有空、有錢、趕上父母生日,有條件的遊子都會回家。

比如蘇東坡先生的《水調歌頭》里中秋節思親,王維先生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裡重陽節思親,白居易先生《客中守歲在柳家莊》在除夕思親,裡面都提到了這些佳節都該回家,所以並不限定於春節才回家。

那麼,我們今天經常聽見各種媒體、各種主持人說的“春節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除夕回家吃年飯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習俗”,這個習俗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我再大膽猜測一下:很有可能是改革開放以後才形成的風俗。因為只有這個時期,才能滿足到冬季人口大遷徙的條件:

第一,有數量眾多的人離開家鄉去外地謀生;

第二,有足夠發達的交通工具和交通設施;

第三,返鄉者有足夠長的假期;

第四,有相對充足的生活物資和資金儲備。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