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岳的免費自由

文: 升值君  

一  免費不自由

連岳老師的一個女粉絲,咨詢他要不要生三胎?這個女粉絲是在上海的外地人,談不上寬裕,老公也不夠顧家,但是老公又想要個兒子,所以來咨詢連岳老師,連岳老師勸她生還講了一番大道理。
然而連岳老師本人是一個丁克。

於是很多評論家批判者出來批連岳不厚道。但是連岳老師沒有錯,因為他尊重了市場。

免費和自由,在英語裡是一個詞,free,但是免費不等同於自由,甚至往往和自由相反。

在一個市場上,要麼得到免費而劣質的服務,你必須讓渡更多的時間自由和其他自由,去忍受它;

要麼得到付費而有價值的服務,你可以有更多的選擇自由和時間自由,你可以享受服務。

這就是,免費不自由,自由不免費。

如果一件商品免費,那麼使用這種商品的免費用戶,本身就是一種產品。最典型的就是網路游戲,有免費玩家和人民幣玩家,免費玩家提供的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制造伺服器繁榮,給人民幣玩家提供游戲快感,如果沒有免費玩家,服務商無法給人民幣玩家制造優越感。

這也就是為甚麼網游中的小學生玩家很重要,雖然很多人痛斥小學生玩家水平菜,破壞游戲體驗,但是,小學生玩家沒有游戲時間提高自己游戲技術,甚至也不知道怎麼應對游戲中的互動,他提供給其他玩家虐菜的快感和優越感,是不可替代的。

二  自由不免費

拿連岳老師這事兒來說,連岳沒有義務給免費觀眾付費的東西,連岳當然可以分析她的現實處境並給她一個中肯而合理的答案。但是,他不應該,也不能做。

一個人已經知道自己生活艱難,壓力山大,還問要不要生三胎,那麼她想從別人口中得到甚麼呢?

無非3種東西:

1. 認同
2. 歸咎
3. 以上兩種

她要麼希望得到認同,認同她生三胎,或者不生三胎,可以為她的選擇獲得心理上的支持;

要麼她希望得到一個替罪羊,無論她做甚麼決定,她後悔了,她都可以痛斥連岳這個混蛋,說他騙了她;

更要命的是,認同和歸咎可能是同時存在的,如果再考慮她可能拿連老師的答案去說服老公和婆婆,老公和婆婆可能認同或者歸咎連老師。

連岳承擔的風險,遠遠比看客、評論家要高得多,更何況勸人少生孩子在現在的風口浪尖,存在是不是被輿論所允許的問題。

也就是說,連岳回答她的問題,沒有任何好處,還要犧牲自己的時間,同時還要為她提供情緒價值。連岳不愧是把文字

問答這種古老形式做到視頻時代唯二的兩個人之一,他選擇了免費問答應該得到的一種東西:

表演,或者叫炫技。

連岳老師給她來了一場連老師文字才華show,順便吸引了流量和討論,因為連岳老師做免費問答這麼多年,很清楚說甚麼是安全的,說甚麼是無效的,這個回答其實非常符合免費產品的邏輯,就是,免費產品不是給免費用戶的,是給看客的,其他觀眾在這裡贊也好,罵也好,反正場子熱起來了,熱起來了,就有流量。

這就是連老師的免費自由。

三 普羅米修斯

連岳老師的事兒,其實涉及到一個概念,知識是不是有價值?

知識有沒有價值,首先取決於知識。

跟群友聊天的時候,說到臺灣的蔣勛,談到她的《細說紅樓夢》名氣很大,但如果你真的去聽,就會發現其實沒甚麼東西,節奏太慢,分析的太淺,而且理解的過於理想主義。同樣的大師,還有於丹,還有曾仕強,當然,於丹是大陸的。
他們都有一個特點,提供的是無效知識。

升值君有一句話,送給大家,臺灣大師的東西都不值得看;但是臺灣的大師,都值得學習。

不值得看,是因為他們的東西都太淺,提供的都是無效知識;

值得學習,是因為他們知道,大部份人需要的是無效知識。

免費讀者,得到無效知識,合情合理合乎市場規律。

總想著把值錢的東西給免費的聽眾,是一種病。

連岳沒有義務給免費觀眾付費的東西,同理,蔣勛也沒有義務給免費的讀者付費的東西。

大多數人只配玩垃圾氪金游戲,你非要把你的3a大作賣成白菜價,那是你有病,不是做氪金游戲的有病。

有價值的東西,受眾不會多。

梁啓超在東南大學,其門生羅時實等問:「國粹將亡,為之奈何?」梁啓超反問:「何以國粹將亡?」門生答道:「先生不見今日讀經之人之少乎?」梁啓超聽後勃然拍案說:「從古就是這麼少!」

所以,你賤賣也沒有價值。

世界上的知識分有效知識和無效知識,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

《西游記》裡唐僧取經,阿難伽葉給了他無字真經,等到唐僧給了金碗,才給了有字真經,如來有一個解釋:

你且休嚷,他兩個問你要人事之情,我已知矣。但只是經不可輕傳,亦不可以空取,向時眾比丘聖僧下山,曾將此經在舍衞國趙長者家與他誦了一遍,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脫,只討得他三鬥三升米粒黃金回來,我還說他們忒賣賤了,教後代兒孫沒錢使用。你如今空手來取,是以傳了白本。白本者,乃無字真經,倒也是好的。因你那東土眾生,愚迷不悟,只可以此傳之耳。

無字真經也是真經,有字真經也是真經,都是有效知識,只是付費才能得到你看得懂的有效知識,你免費來取,就給你看不懂的有效知識,這是佛祖的善良。

免費而又願意洋洋灑灑給你的,都是無效知識,或者有效,但是引流產品。

連岳和蔣勛做的是對的。有人說他需要火,你不能巴巴地把火種送過去。

你把火種送過去,他們會用尿把火種澆滅,然後說:

你再給我們生個火試試唄?」
「你剛才是碰巧的吧」
「你的方法我也會」
「我早都想過了,只不過你先發現而已,也沒有甚麼了不起」
「就這?」

所以,你應該怎麼辦?你應該跟連岳一樣,畫個冰激淋,然後告訴他們,「給,這是火」,他們會說甚麼?
他們會說,「連岳老師好棒,火是甜的。」

連岳、於丹、蔣勛,未必就沒有真知灼見,只不過既然提供給免費觀眾,就不能給真經。

以前是我太傲慢了,那是我的錯,總以為自己見識高,後來才知道,是因為我膽子大。
人家要冰淇淋,你總想給人家火種幹甚麼?

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認知付出代價。你強行改變這種代價,你就應該跟普羅米修斯一樣,每天讓禿鷹把心肝叼走。

四 功夫千金

知識是不是有價值?

還有一個問題,我現在越來越認同一個道理,知識有沒有價值,取決於學知識的人,而不是取決於教知識的人。

有沒有價值,完全取決於要知識的人,他的自由有沒有價值。

《一代宗師》裡有句話:

教功夫不是街頭賣藝,
所以無瓦遮頭不教。
舞獅搶炮,
總會打架鬧事,
更何況爭強鬥狠,
無非為了一個紅包,
有失斯文。

這就是,功夫千金,不授無瓦遮頭。

為甚麼不授無瓦遮頭?

因為無瓦遮頭的人,學了功夫以後第一反應是報仇、是打架、是告訴別人他厲害了,然後真出了禍事,問功夫誰教的,就會連累師傅。

第二件事是告訴別人,我的功夫都是自學的,全是老子自己悟的,我牛逼是因為我牛逼。

好事沒有師傅,壞事必然有師傅。

我以前免費帶過的學生,個個都不願意說曾經跟我學過,而付費的學生,到處說謝謝我,這就是教訓。

而且免費學到的學生,通常都不會實踐,而付費的學生,都會認真對待,把知識用起來。

做了快十年自媒體了,我發現一個規律:孜孜不倦在評論區給我找錯字的;孜孜不倦地在評論區給我科普自己知道的一些狗零碎知識點的;孜孜不倦地告訴我你這個觀點我聽別人說過的,有男有女,生活中可能高矮胖瘦,但是具體到微博上,卻都有一個共同特徵,沒有買過V+。

具體到公號上,就是沒有打過賞。

所以這種人,我今年的態度是,統統拉黑,這種人最適合的地方應該是黑名單。

非付費用戶不能點單,蟲吃鼠咬,光板沒毛,都是應得。

我的熵學院從明年開始漲價,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知識有價,自由不免費,目前熵學院的價格,依然是認知的紅利,只給有價值的用戶更多自由。

 

來源  升值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