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李亞鵬的虧錢史

李亞鵬

作者:湯十三

李亞鵬的下跪錄音登上熱搜,引出了背後的債務糾紛,經過法院重審宣判,李亞鵬被判需要向債主賠償4000萬元的本金加利息。

網傳這段錄音是李亞鵬哀求債主延緩債務時說的。

而李亞鵬方面也很快做出回應,表示該錄音被惡意剪輯,斷章取義,然而他們並沒有否認這段錄音的真實性。

錄音裡說了什麼?

李亞鵬帶著哭腔說:「我們已經無路可走了,需要怎樣我都可以,需要我跪下,或要我趴下都可以,項目基本上是停滯的狀態了……」

李亞鵬好歹也是全國知名演員,天后收割機,為何會淪落到說出這樣一番話?

這些錢又是怎麼虧掉的?我們一起來盤一盤。

事情得從2008年說起,當年李亞鵬在麗江成立麗江雪山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雪山公司)。

△雪山藝術小鎮

他本人出資450萬元,他哥李亞煒出資45萬元,分別占股90%和9%,準備在麗江搗騰房地產項目。

△一看就植過發

當然,這麼點錢要開發房地產肯定是不夠的,所以李亞鵬很快就利用他的名氣找來了金主。

這位金主就是日後成為債主的的北京泰和友聯公司(以下簡稱泰和友聯公司)。

2012年1月,李亞鵬兄弟拉來金主泰和友聯公司注資他的雪山公司,共同開發「雪山文苑」項目。

根據雙方協議約定,泰和友聯公司注資6000萬,占股10%。同時李亞鵬對金主拍著胸脯說:

如果項目虧了,由他保底,他負責賠4000萬給泰和友聯公司(簽了《承諾函》進行連帶保證)。

根據李亞鵬畫的大餅:

雪山藝術小鎮占地面積27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接近20萬平方米,李亞鵬為小鎮量身設計了130多棟190~300平方米的獨棟別墅,均價16000元/平方米。

△官網公布的效果圖

要知道當時是2012年,全中國房價最高的城市,上海的房屋均價也不過2萬出頭。

為什麼李亞鵬有底氣在麗江將房子賣出接近上海的價格呢?

李亞鵬決定打出文化牌,用文化賦能,做文化地產……

做文化人嘛,自然不能太考慮經濟效益,如果談錢,那就是小了,格局小了。

結果如你所料,項目黃了……

2015年,嚴重虧損的「雪山文苑」項目被香港上市公司陽光100接盤。

接盤之後,陽光100才猛然發覺,李亞鵬留下的是一個天坑。

根據陽光100的財報披露,2018~2020年中,雪山藝術小鎮僅賣出961平方米的住宅和26平方米的商鋪,成為麗江著名的爛尾樓。

△之前的媒體報道

這個項目賠慘了,那麼根據之前的協議約定,之前給李亞鵬注資6000萬的泰和友聯公司應該從李亞鵬那邊得到4000萬的保底賠付。

而當泰和友聯公司向李亞鵬登門要帳時,李大俠耍賴了。

結合法院判決書中記載的事件經過,我們可以看出李大俠使出了三把斧。

第一把斧:在法官眼前拋下煙霧彈,說文件不是自己簽的,是對方偽造的。

判決書中這麼記載:

李亞鵬、李亞煒和中書公司對該份復函的真實性提出異議,認為由於李亞鵬與泰和友聯公司關係很好,泰和友聯公司手中持有多份李亞鵬簽字的空白紙張,故認為該份復函是泰和友聯公司自行偽造的。

第二把斧:改身分,註銷大陸身分證,變成香港居民,試圖金蟬脫殼。

眾所周知,將大陸身分改成香港居民之後,會給司法執行造成許多障礙,也為向海外轉移資產,提前跑路提供了便利。

泰和友聯公司的代理律師就曾經對李亞鵬的這一行為當庭怒斥:

李亞鵬在一審應訴前,就已註銷內地身分證,成為香港居民,而李亞鵬在一審、二審時,皆是以已註銷的內地身分證應訴並委託律師。我們向法院提出本案中應當重視誠實信用原則問題,李亞鵬使用失效身分信息應訴,浪費了很多法院人員、律師和當事人的時間參加了兩三年連身分信息都不準確的庭審,人民法院應該對其行為進行懲戒。

第三把斧:裝慫服軟,說他簽合同時受到了對方脅迫,因此應該撤銷合同法律效力。

李亞鵬方的辯護律師稱,李亞鵬的錄音說他都要跪下了,這因為遭受到泰和友聯公司一方脅迫。泰和友聯公司一方提出反證錄音證據,證明是李亞鵬本人懇求投資公司簽署相關文件。

也就是網上爆出的這段錄音,正是對方公司律師在舉證自己並沒有脅迫李亞鵬。

在重審判決中,法官也關於給出了明確的意見:李亞鵬簽署《承諾書》是否存在脅迫情形的爭議焦點問題,法院認為,李亞鵬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他在簽署時存在被脅迫的情形,法院對此不予認定。

這案子從2017年開始一審,接著又經歷了二審和重審,歷時4年之後終於一錘定音。

2021年3月16號,北京朝陽法院重審判決李亞鵬向泰和友聯賠償4000萬元債務及利息。

至於日後這筆欠款能不能順利司法執行,日後李大俠會不會使出第四把斧,我們還不得而知。

據《中國經營報》此前報道,司法部門在執行過程中發現,李亞鵬名下已無可供執行的資產。同時,法院在執行過程中對李亞鵬身分信息查詢時則顯示,身分證號與姓名「不匹配」。而其在身分證上使用的烏魯木齊的地址,早已在2009年註銷。此前李亞鵬向法院提交的主體身分信息等文件中均使用的是已經失效的大陸身分信息。

此外,企查查上顯示,李亞鵬在2009年作為一家公司的最終受益人,欠別人30萬不還,導致這家公司已經被列入失信人之列。

事情暫時告一段落,整件事從剛開始李亞鵬就祭出了雙重身分、虛晃一槍、不停上訴等招式組成一套松果痰抖閃電鞭,如入化境,馬保國見了都得喊聲師傅。

而這個麗江爛尾樓項目,也只是李大俠諸多倒閉項目之中的冰山一角。

演員出身的李亞鵬,卻志不在此,他多次公開表示自己最想做的事就是創業從商。

1998年,李亞鵬因出演《將愛情進行到底》一炮而紅,成為中國第一代小鮮肉。

第二年,他在舊金山拍戲,一個偶然的機會拿到了一筆5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李亞鵬用這筆錢做了一個叫作「喜宴」的網站,提供線上線下婚禮服務。

這是李亞鵬做的第一個企業,網站前後做了大概一年,並且期間估值超了10倍,有人要花450萬買他們30%的股份,之後互聯網泡沫被刺破,公司也運作不下去了。

這次經歷算是李亞鵬商業轉型的開始,這次踏在風口上的試水讓他有了信心展開拳腳,但因為互聯網泡沫的破滅,他決定試試其他行業。

2001年,李亞鵬成立了「北京美麗春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2004年,又與其哥哥一起成立了「北京世紀春天影視文化傳媒」,到目前為止,李亞鵬出品了《海灘》《好人李成功》《目擊者》等電視劇和《將愛情進行到底》電影版,除了《將愛情進行到底》外,其他影視項目皆以慘敗收場。

2005年,李亞鵬跟處於熱戀期的王菲一起,斥資8000萬在上海開了一家名為「vip room」的夜店,還跟王學兵等好友在北京三里屯開了一家名為「夜色」的酒吧。

「夜色」在第二年就因為涉黃遭查,而「vip room」經營了4年就因虧損而停業,結局同樣慘澹。

遭遇接連失利後,李亞鵬仍然不放棄,開始玩起房地產。2008年,他先是成立了前面說的「雪山公司」,2010年,又讓其母親代持股份成立了「北京中書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試圖用文化賦能房地產,建造中國現在的士大夫該有的房子。

或許是因為前幾次失敗的經歷讓李亞鵬意識到需要自我提升,2011年,他選擇前往長江商學院攻讀EMBA。

從長江商學院畢業後,李亞鵬似乎越學越野,商業上的行為也越來越迷惑。

雪山小鎮項目起初,李亞鵬就設置了非常高的設計標準,據《華西都市報》此前報道,施工負責人說他從事別墅園林已有20年,李亞鵬是他接過的最奢華的項目,其中22棟別墅園林景觀造價就高達1000多萬元,「李大老闆」做事完全是一副「但求最好還求最貴」的樣子。

許多當地的商家也跟前來採訪的《每日經濟新聞》吐槽到:

因為很多人覺得李亞鵬不專業,看不懂報表,成本預算意識也不強,砸錢搞營銷看起來很高大上,但慢慢會感覺不太好。

在我們看來,李大俠投身商海,創業當老闆的初心值得肯定。

但是做生意不是請客吃飯,在電視劇裡是大俠,不代表在現實中就能瞎比劃。

滿口的理想和文化不能當飯吃,

來源:青年橫財發展會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