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亞鵬:人到中年,一地雞毛

李亞鵬
李亞鵬身上殘留的時代濾鏡,如今也被消磨得所剩無幾。

情史豐富,名利場潰敗,似乎就要成為他一生的判詞。

瞿穎到周迅,再到天后王菲,回顧李亞鵬前半生的情史,人們感慨這小子天生好命,可他偏偏要迎難而上,投擲於自己不擅長的商界領域。

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是他執迷不悔的英雄情結,只是每次這個夢都會破碎,他的”商業帝國夢”仍然無處安放。

人到中年,一地雞毛。

生活是個複雜的劇本,李亞鵬又怎會不知。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是一個戀愛高手,卻不是一個合格的商人,幾頓周折後,徒留他獨自傷悲。

告別娛樂圈後,李亞鵬的姿態低到了塵埃裡, “我們已經無路可走,需要我跪下都可以,需要我怎樣都可以”。

近期,李亞鵬被判賠4000萬後的錄音曝光後,一時間輿論譁然,令人唏噓。

如今自稱無路可走的李亞鵬,曾經有著很多條路可以選擇,只是人生如戲,他的人生劇本極具戲劇衝突性。

長期以來,提起李亞鵬,人們自然會想到他的感情”爛帳”和與他有關的著名女人:王菲、周迅、瞿穎……

一個落魄商人,各位天后的前男友,李亞鵬從最具緋聞價值的當紅偶像,如今成為被執行人,他失敗嗎?

李亞鵬演繹著一個悲情的中年男人,將自己放置於刺眼鎂光燈下的故事,也許他忘記20年前,在拍完《笑傲江湖》時,面對無數鏡頭,自己說了句:

“演員需要一個沉澱的過程,選擇只與內心有關,與財富無關。”

年輕時的李亞鵬,外表溫吞笨拙,笑起來略帶羞澀,臉會紅,在一頭微長發的加持下,有股文藝青年特有的青澀氣質。

1990年,中央戲劇學院在烏魯木齊招生,十九歲的李亞鵬陪女朋友劉岩參加藝考。

誤打誤撞被評委老師選中,與王學兵、陳建斌成了同班同學。

左二為李亞鵬,中間為陳建斌,右二為王學兵

李亞鵬為了陪伴女友,放棄了自己中意的哈爾濱工業大學。

令人意外的是,劉岩在中央戲劇學院讀了一學期後,選擇退學,重新備考後去了北京對外經貿大學,最後去了美國留學。

李亞鵬的初戀,最終因女友的遠行走向分手。

第一段感情充滿了宿命的意味,劉岩像是一個領路人將李亞鵬送進了演藝圈。

劉岩

進入中戲後,他的命運被徹底改變。

1998年,國產青春偶像劇《將愛情進行到底》捧紅了李亞鵬和徐靜蕾,”將xx進行到底”也成為流行句式。

1998年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

楊錚(李亞鵬 飾)與文慧(徐靜蕾 飾)劇照

當時亞洲的男孩都在模仿木村拓哉留起了長發,李亞鵬也留了一段時間。

他飾演的楊錚騎著單車,一頭隨風飄揚的頭髮,在陽光下顯得格外動人。

1998年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

楊錚(李亞鵬 飾)與文慧(徐靜蕾 飾)片段

時間來到千禧年,李亞鵬的演藝事業進入黃金時代。

2001年,李亞鵬出演《笑傲江湖》中的令狐沖,飛花伴長劍,風流倜儻,孤傲又深情,成為備受歡迎的金庸男主角。

2001年電視劇《笑傲江湖》

令狐沖(李亞鵬 飾)劇照

伴隨著這部武俠劇的走紅,無數少年也學會了唱其中的同名歌曲《笑傲江湖》:

“江湖兒女日見少

心還在,人去了

回首一片風雨飄搖

傳一曲天荒地老

共一生水遠山高”

值得一提的是,這首歌由王菲演唱。

兩年後,李亞鵬與周迅合作主演《射鵰英雄傳》,他飾演的郭靖憨厚中帶著一股俠氣。

2003年電視劇《射鵰英雄傳》

郭靖(李亞鵬 飾)劇照

幾部電視劇大火之後,李亞鵬成為內地影視界”四大當紅小生”之一,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拿著劇本和錢來找他。

可演藝事業的成功沒有在這個年輕人的心中,掀起多少波瀾。

李亞鵬不享受演員這個職業帶給自己的高光時刻。

“我騙不了我自己,因為我身邊有很多優秀的演員,包括我的大學同學,像王學兵、陳建斌,他們從小就熱愛文藝,而我是半路出家,我知道他們對於藝術的那種投入和獻身精神是我不具備的。”

陰差陽錯成為演員的李亞鵬,無疑是幸運的,可他始終覺得意難平,”從進入中戲的第一天就在想辦法逃離,做演員不足以表達我的全部思想”。

在演藝圈成為新一代偶像小生時,他卻說自己的理想是當一個商人,而不是演員。

拍完《射鵰英雄傳》後,李亞鵬向經紀人攤牌,表示之後一年只拍一部戲,剩下的時間要去經商。

當時的他正處於演藝事業如日中天時,如此任性的決定,並不理智,很多人覺得他瘋了。

之後,對創業心心念念的李亞鵬開起了公司, 他終於可以不用做演員了。

暫別娛樂圈後,李亞鵬陸續開了多家文化公司,想成為一個有作為的商人,他是個堅定的理想主義者,可是每次都以失敗退場。

之後的每次嘗試,他都無法逃離悲涼命運的牢籠,不過好在每當他感到無助時,身邊都有佳人相伴。

那些年,李亞鵬的女朋友都是女神級別人物,氣質與容貌皆不俗,令人豔羨不已。

九十年代初的瞿穎,性感美麗,是當紅的小花。

參加選美大賽時的瞿穎

她的臉極具辨識度,身材高挑,被張藝謀選中,出演《有話好好說》,與姜文同框飆戲。

“安紅,額想你,額想你想得睡不著覺。”

這句經典台詞,後來被人反覆提起,瞿穎便是安紅的扮演者。

1997年電影《有話好好說》

安紅(瞿穎 飾)與趙小帥(姜文 飾)劇照

事業如日中天時,瞿穎與李亞鵬相愛。

面對外界的無數雙眼睛,他們大方秀恩愛,瞿穎在媒體面前多次喊男友:老公;李亞鵬則用”我是可樂,瞿穎就是雪碧”比擬與女友的契合度。

李亞鵬對這份感情也給出了承諾,聲稱已經在為結婚調整自己的生活步調,甚至要為了對方退出影壇。

可惜好景不長,說的動聽不如付諸行動。

在李亞鵬拍《射鵰英雄傳》時,與周迅的頻密交往,讓瞿穎感到很不舒服,她一直在忍耐,直到去探班時,男友的冷漠回應直接將她擊垮。

瞿穎只待了一會,便哭著離開,花了2000塊錢從浙江打車回到上海。

傷透心的她從不願過多地提起這段感情,反倒是李亞鵬做出一副無辜模樣,在自傳《戀戀風塵》中寫道:

“那天她從劇組走的時候,我都不敢看她,那種眼神,非常怨恨地看著周迅,太可怕了,我看一眼就不敢看了,我後來想這是我熟悉的那個女孩嗎?”

1997年電影《有話好好說》

安紅(瞿穎 飾)劇照

比起娛樂圈的文藝男青年,李亞鵬的容貌與才華並不算突出,卻總能讓女生為其駐足。

作為女神收割機,他耀眼的情史,最濃墨重彩的一筆由兩個著名的女人構成,一個是王菲,一個是周迅。

2002年周迅與李亞鵬在電視劇《射鵰英雄傳》期間擦出火花,兩人經常出雙入對,瞿穎慘澹收場。

2003年電視劇《射鵰英雄傳》

黃蓉(周迅)與郭靖(李亞鵬 飾)劇照

九十年代末的內地,坊間流傳這樣一句話:”北瞿穎,南周迅”,兩人皆是風靡全國的掛曆女郎。

如今看來,不得不說李亞鵬確實是”戀愛高手”,一南一北,全部收入囊中。

周迅面對媒體,力贊男友:”李亞鵬心胸特別開闊,他滿足了我對男人所有的幻想。”

他的細膩讓周迅徹底淪陷,她在河邊拍戲,李亞鵬就劃著小船在終點等候,極度浪漫。

至今,人們仍無法忘記周迅望向李亞鵬時,不顧旁人的深情眼神。

李亞鵬與周迅

當時,李亞鵬飾演郭靖,周迅飾演黃蓉。

戲中,靖哥哥蓉兒是一對為愛奮不顧身的痴情男女,戲外,兩人愛得熱烈,走到哪裡都是備受關注的焦點。

李亞鵬與周迅

媒體不止一次稱李亞鵬和周迅,即將走入婚姻。

不是所有的事,都一定要有個結果,兩人沒有結婚,而是揮手告別。

當周迅提出想要結婚時,李亞鵬表示想要先專心於事業,便拒絕了。分手後,周公子說這註定是一場劫難。

李亞鵬與周迅

敢愛敢恨,熱衷於談戀愛的周迅,和瞿穎一樣,就這樣成為了李亞鵬的過去式。

1999年,李亞鵬因《將愛情進行到底》中的楊錚一角走紅。

四年後,王菲把《將愛情進行到底》直接化為《將愛》,作為專輯的主打歌曲,”我們的愛情像一場戰爭,我們沒有流血,卻都已經犧牲。”

李亞鵬與王菲

有些命運,彷彿早已提前註定。

在一次那英組織的好友聚會中,王菲遇見了李亞鵬,他主動走上前去,同天后打招呼:

“自從《笑傲江湖》一別,還以為我們真的相忘於江湖了。”

那是2003年,兩人戀情曝光,全世界投來關注的目光,因為那時的王菲過於耀眼。

李亞鵬與王菲

她天籟般的空靈嗓音,席捲過整個華語樂壇,唱片賣到脫銷,甚至連一向黑臉嚴肅的王家衛,也是她的粉絲:”我非常崇拜王菲,因為她的天才,也因為她的性格。”

二十五歲的王菲曾經表示,自己最大的煩惱是太紅了,一副誰也別想干涉她的孤傲模樣。

大家心生疑問,向來我行我素的王菲為何會嫁給李亞鵬這樣一個中規中矩的男人。

因為細節。

當年,李亞鵬為了追求王菲,每天發上百條短信進行關心,蒐集各種笑話逗她開心以排解工作上的壓力;王菲開演唱會,他化身迷弟跟隨一年,花了一百多萬。

李亞鵬對待王菲與竇唯的女兒竇靖童像親生孩子一樣,曾為了幫童童辦轉學,在北京四中的門口苦等三個小時……

李亞鵬與王菲

兩人出去逛街,只要王菲的眼睛在哪個東西上停留超過三秒鐘,不論多麼昂貴,李亞鵬第二天必定將其送到王菲家中。

這種細緻入微的關懷,初看簡單乏味,但會一點點暖化冰美人的心,讓王菲無法招架。

婚後的二人,一直占據娛樂圈的中心位置,他們一起做公益,王菲處於半退休的狀態,做起了相夫教子的小女人,李亞鵬將她拉下神壇,墮入婚姻的紅塵。

再之後王菲出來唱歌,聽得人心碎,她的靈氣被婚姻的瑣碎磨得所剩無幾。

李亞鵬與王菲

轉而做商人的李亞鵬經常帶她出席各種公共場合,說著冠冕堂皇的陳詞,當眾高調秀恩愛,這讓王菲感到無比尷尬。

李亞鵬與王菲

兩人之間的巨大差異,在《楊瀾訪談錄》的節目上表露無疑。

每當李亞鵬準備煽情秀恩愛時,王菲立馬嚴肅:”成,打住。”

李亞鵬與王菲,錄製《楊瀾訪談錄》現場

最為致命的是,當楊瀾問李亞鵬最喜歡王菲哪首歌時,他用各種場面話搪塞過去,迫於壓力說:”那個傳……”

王菲問:”是傳奇吧?”

氣氛冷到了極點,面對侃侃而談的李亞鵬,王菲不時地用手撥動頭髮或是勉強一笑,以此緩解尷尬。

面對此情此景,那句李亞鵬一度用來形容初次見到王菲時的”只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沒能忘記你容顏”,變成了笑話。

李亞鵬與王菲,錄製《楊瀾訪談錄》現場

2012年的「蝴蝶放生」事件,讓兩人的婚姻以最快的速度走向終結。

李亞鵬擅自做主,拉著身穿便服、素麵朝天的妻子王菲出現在某品牌的商務活動現場,到了之後已被記者圍堵。

他表示想給妻子一個驚喜,送一枚闊別九年的特別鑽戒,其實是為了宣傳。

李亞鵬帶王菲在活動現場

李亞鵬將鑽戒放在一個裝滿蝴蝶的箱子裡,覺得甚是浪漫,誰知打開之後蝴蝶都已悶死,接連墜落到了地上。

當日現場,王菲全程冷臉,一言不發,只是在盒子打開時,蹲下將一隻只蝴蝶撿了起來,心疼地說:”蝴蝶都憋壞了,小心不要踩到。”

李亞鵬帶王菲在活動現場

眾目睽睽下的秀恩愛,加劇了天后的不適。

活動結束,王菲徑直走在前面,拒絕任何採訪,選擇了獨自離開。

王菲曾經表示,自己最討厭的就是做作,也許自蝴蝶被悶死的那一刻起,李亞鵬身上所剩無幾的浪漫色彩也隨之消亡了。

周迅曾說李亞鵬滿足了他對男人所有的幻想,而王菲對男人的幻想從來不是一個安穩的家庭。

兩人的婚姻中,所謂”金童玉女”的祝福聲音幾乎沒有,更多的是”女強男弱”的聲音。

也許正是因為外界的這些負面聲音,才讓李亞鵬無比迫切地想證明自己的能力,只是方式錯誤,以至於最後給這段婚姻加了太多的名利元素。

王菲與李亞鵬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深,且不可逾越。2013年9月13號,這段長達十年的感情最終畫上了句號。

王菲公布離婚:”這一世夫妻緣盡至此,我還好,你也保重。”

李亞鵬的回應,足以看出兩人婚姻破裂的根本原因:

“我要的是一個家庭,你卻註定是一個傳奇。懷念十年中所有的美好時光,愛你如初。希望你現在是快樂的,我的高中女生。”

放手,是他唯一能為王菲做的。

與王菲離婚,從不同意到同意,李亞鵬拖了大半年的時間,足以看出他對於這段婚姻的留戀。

時隔多年,接受採訪時,他說:

“離婚是我無法迴避的,人生中非常失敗的一件事情,這沒有什麼好解釋的,很簡單,我沒有給我的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這就是失敗。你不用講理由,也無需問為什麼。”

說到此處,已經與王菲離婚多年的他強忍淚水,哽咽住了。在回憶往事時,他的內心滿是沉重的情緒。

李亞鵬的身上,有著中國男性傳統的一面,他將那次”失敗的婚姻”稱為家庭變故,如此老套的詞語從他的口中講出,並不意外。

李亞鵬並非是具備”不瘋狂不成魔”特質的天才男演員,他太正常了,正常得像極了每一個在你我身邊的中年男人,事業與婚姻必須匯入主流道路。

作為人人眼中的”中國好前夫”,卻無法留住自己的婚姻,也許是因為李亞鵬愛上的女人,根本就不需要這一紙憑證,不需要世俗意義上的安穩。

結束婚姻,恢復單身的李亞鵬,這麼多年仍無法擺脫掉”王菲前夫”的沉重頭銜。

藝人李亞鵬,商人李亞鵬,是同一個人,然而一字之差,卻相差甚遠。

遙想當年,他確實是誤打誤撞地跌進娛樂圈,然而接受不意味著和解,或許在李亞鵬的心底,從未認可過演員這個職業,他有一個商業大佬的夢。

這個夢反覆被燃起,源於二十八年前在烏魯木齊的那次搖滾現場。

那是1993年,22歲的李亞鵬還在中央戲劇學院讀書,他在北京接觸到了搖滾樂,那是一個逼仄的地下室,舞台上站著四位身穿黑色皮衣,披著長頭髮的樂手,他們是唐朝樂隊。

唐朝樂隊

他們的長髮甩起了躁動的氣息,也甩進了這個22歲西北青年的心裡。

李亞鵬感到脊背發涼,手心冒汗,他再也無法安分,心裡有一團火在告訴他,需要做點什麼。

李亞鵬決定將搖滾樂帶回家鄉,在烏魯木齊辦一場關於搖滾的現場音樂。

他向父親借了800元錢,那個暑假,他每天背著一個書包奔波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最終拿到了9.7萬的贊助費,也請到了唐朝、眼鏡蛇這樣在圈內知名的樂隊。

這次在烏魯木齊的首次搖滾現場,取得了空前的成功,門票賣了14萬,甚至影響了一些年輕人的命運。

1993年,正中央穿黑色T恤衫男子為22歲的李亞鵬

在”飛燕搖滾之夜”演出現場,還在讀大二的李亞鵬激動不已,他舉著唐朝樂隊的旗子不停奔跑,最後被安保人員帶了出去。

那是李亞鵬最激情澎湃的夜晚,這場搖滾演唱會賺到的幾萬塊錢,他一分都沒留,他為所有人買了機票回家,剩下的錢,全部印成了文化衫和海報,在烏魯木齊的街上免費分發。

“讓這座西北城市全城都感受到了搖滾的氣息,比手裡握著那四萬塊錢來得更有成就感。”

那是一次他對青春理想的完美實現。那天夜裡,將樂隊送到機場後,李亞鵬獨自走在烏魯木齊的大街上,看見的都是穿著黑色文化衫的年輕人,他走了很久,想用這種方式讓自己內心平靜下來。

“我覺得我的人生是在不斷地複製那一段經歷。”後來的李亞鵬這樣說道。

那次搖滾現場之後,他就一直想做一位傳播文化的商人。

這是李亞鵬的青春理想,也是他悲劇的根源。

開酒吧、做藝術小鎮、成立嫣然天使基金……哪怕多次以失敗告終,他還是”重振旗鼓”再次出發。

娛樂圈的人去做商業投資,總讓人覺得有些理想化,李亞鵬不這麼想,他聲稱”要讓文化有落腳的地方”,不得不說這很天真。

情懷與生意本就是兩種東西,只可惜對於這兩者的邊界,他是模糊不清的。

李亞鵬越挫越勇的經商熱情,與他從感情中場全身而退的速度幾乎一致。

去年年末,49歲的李亞鵬與比自己小19歲的女友海哈金喜公布新戀情,只見視頻中,兩人十指相扣,情到濃處不顧旁人目光,深情擁吻。

他大方表白:”我們倆的本意是在一起。”

李亞鵬與現任女友海哈金喜

從瞿穎到周迅,再到王菲,回顧李亞鵬前半生的情史,人們感慨這小子天生好命,可他偏偏要迎難而上,投擲於自己不擅長的商界領域。

幾經周折,最後只剩一地碎片。

只是不知當李亞鵬欠債多次,最後放低姿態時,是否還記得31年前,在自己為了愛情執意要去中央戲劇學院讀書時,臨走前,父親留給他的那句話:

人不可有傲氣,但不可無傲骨。

情史豐富,名利場潰敗,似乎就要成為李亞鵬一生的判詞。

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是他執迷不悔的英雄情結,只是每次這個夢都會破碎。

人到中年,一地雞毛。

生活是個複雜的劇本,李亞鵬又怎會不知,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是一個戀愛高手,卻不是一個合格的商人。

28年前那個在烏魯木齊屬於搖滾樂的夜晚,如今看來不知是青春理想的實現,還是悲劇之前的黎明。

他當時激動到手心冒汗,如今當看見自己親手打造的烏托邦分崩瓦解時,只能黯然神傷,被世人唏噓,他的”商業帝國夢”仍然無處安放。

當年,李亞鵬首次經商失敗,那是一段難熬的日子,無處話淒涼,他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下圍棋、寫字,其中有一句:

“人生無須看透,只需度過。”

來源:最人物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