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沒紅,做過救生員,他的歌卻都聽過?

17年沒紅,做過救生員,他的歌卻都聽過?

2017年,馳騁華語樂壇的周杰倫,發現原來自己也會有風頭被別人蓋過的一天,而且還是在自己的個人演唱會上。

1月17日,周杰倫如期舉行「地表最強」主題演唱會。

演唱會進行到互動環節,話筒被遞到二層看臺上的一位歌迷。歌迷穿著黑色西裝褲,白色襯衫,乍一看像是翹班來參加演唱會的業務員。

隨著經典曲目《安靜》的前奏響起,周杰倫輕輕踩著節拍,只等歌迷唱完前兩句,就把其餘部分接下來。

然而,歌迷剛唱出前半句,整個會場一片驚呼,所有人的目光從舞臺轉向看臺。

低啞渾厚的嗓音,少了杰倫式的慵懶味道,平添一縷深沉的憂鬱,輕柔撥弄人們心底的弦。剛剛還在驚呼的眾人,歸於沉默聆聽的狀態,周杰倫本已舉到嘴邊的話筒,不知不覺中放下。

一首本該是周杰倫與歌迷合唱的歌曲,就這樣由歌迷一人唱完,沒人想過打斷。一曲終了,周杰倫也忍不住感慨:「唱得太好,我都不敢唱了。」

李聖傑周杰倫演唱會唱歌

這段「周杰倫被歌迷搶了風頭」的視訊,一夜之間吸引上億的播放量,人們互相議論:這個歌迷到底是何方神聖?

很快有眼尖的網友發現,這的確不是一般的歌迷,他是15年前用一首《痴心絕對》,唱紅整個東南亞的李聖傑。

1973年,李聖傑出生台灣高雄,父親是當地的傳教士。

自小在唱詩班裡長大,李聖傑很長一段時間裡都覺得,自己會像父親一樣,成為播撒福音的教士。

17歲那年,李聖傑獨自乘火車回家。行至半路,一個年齡相仿的俏麗女孩走入車廂,攫去他遊離窗外的眼神。


接下來的旅途,李聖傑的注意力沒有離開過那個女孩,幾次想上前打招呼,始終鼓不起勇氣。他和女孩之間僅隔幾個座位,卻成為他心中最遙遠的距離。

直到抵達終點的汽笛聲響起,李聖傑如夢初醒,猛地站起身時,女孩已在擁擠的人潮中遠去。

接下來每個週末,他無論是否出行,都會買一張下午2:45的同車次車票。週末到來之前,他無數次唱著讚美歌,祈禱上帝的祝福,讓自己再次遇上那個女孩。

一次次的滿懷期待,一次次的焦急等待,一次次的怏怏而歸。

3個月後,他收起厚厚一疊車票,落寞地離開站臺。他走在街上,音像店裡正播放著童安格的《花瓣雨》。

「愛一個人可以愛多久/心痛到哪裡才是盡頭?」

曲中淡淡的哀愁,落在17歲少年的心底,成為最深切的共鳴。他回到唱詩班,耳邊重又響起熟悉的讚美歌。他在這一刻發現:這不是自己要的音樂。

2個月後,李聖傑參加了一場流行歌手選秀大賽,唱起羅大佑的《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

「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穿過你的心情的我的眼/如此這般的深情/若飄逝轉眼成雲煙……」

他覺得這首歌的每句歌詞都是為自己而寫,於是渾然忘我,將所有的情緒傾注。當他唱完整首歌,他感到周圍一片寂靜,只有自己激動的喘息聲。

評委注視著他,沉默了片刻後對他說:「對不起同學,你唱歌跑調了……」

李聖傑滿臉通紅地離開賽場,一路狂奔回學校,一個人躲進寢室。

挫敗與尷尬逐漸平息,李聖傑開始反省:只有情緒的演唱,只是純粹的宣洩,真正提高唱功,才能用自己的情感去打動別人。

第二天,李聖傑報名參加學校的聲樂社,向老師和前輩請教發聲技巧。此後半年,學校禮堂多了一個「人形錄音機」。李聖傑一有空,就會跑到那裡練習發聲,一段唱詞可以重複跟唱上百遍,一度練到聲帶充血。


在此期間,李聖傑繼續參加歌唱比賽,只是每次依舊空手而回。直到1997年,親友看著24歲的李聖傑還在樂此不疲地練歌,再也按捺不住。

有人勸他,歌手都要從小開始練,你那麼晚開始,唱不出什麼名堂,不如趁早尋份正經工作。

李聖傑不甘心,旁人只看結果,可他自己明白:這些年沒唱出什麼成績,但每次被淘汰時的名次,卻在肉眼可見地提升。


他相信只要堅持,一定能夠實現成為歌手的夢想。抱著這份信念,他頂著周圍人的壓力,報名當年的《超級新人王》。

《超級新人王》由當時綜藝天王吳宗憲主持,層級高於李聖傑此前參加的任何一檔選秀節目,同年參加比賽的就有18歲的周杰倫和黃雨勳。

站上舞臺,李聖傑選擇一首英文歌《I Swear》。詞曲延續了他痴情苦戀的風格,他用愈發成熟的唱腔,演繹著獨屬自己的羅曼蒂克。


苦練7年的嗓音,在追光燈下呈現出令人難忘的魅力。一首舶來的歌曲,其間埋藏的情緒,經由他的歌聲突破了語言隔閡,觸動每個曾為情所困的聽者。

那一屆《超級新人王》,周杰倫敗給黃雨勳而屈居亞軍,李聖傑卻技驚四座,一舉獲得周冠軍。一向挑剔的鮑比達擔任評委,聽完李聖傑的演唱後,直接來了一句:「你想不想出唱片,當歌手?」


1999年,鮑比達親自策劃李聖傑的首張專輯,並負責同名主打歌《冷咖啡》的作曲。

曾為蕭亞軒、張信哲、蔡琴等歌手擔任製作的鮑比達,對這首歌的駕馭遊刃有餘。華麗的曲風無損於婉轉情緒的流露,前奏和間奏的鋼琴,銜接得絲絲入扣,寬廣的音域和多變的轉調,在保留憂鬱基調的同時,給予歌手極大的表現空間。

鮑比達的作曲搭配祝康偉的填詞,全然為李聖傑量身定製:「夜色有點灰/像一杯咖啡/多了苦的滋味/留著是是非非……」

身處錄音棚,李聖傑壓抑激動的情緒,全身心地在曲中沉浸。低啞嗓音帶點溼潤的感覺,恰似一杯冰涼的咖啡入喉,繼而只能在深夜裡輾轉,停燈向曉,睹物思人。


時隔7年,李聖傑又一次傾注身心地演唱。這次沒人說他跑調,有的只是錄音棚外熱烈的掌聲。他彷彿看到自己站在紅館中心,無數歌迷朝著自己揮手吶喊。

專輯發行後的慘淡銷量,將李聖傑抽離回現實。《冷咖啡》剛錄製完成,李聖傑所在公司瀕臨破產,自然沒有資金為一個新人宣發。

李聖傑看著自己的專輯,在音像店上架一週後,就因無人問津而被撤下;走在熱鬧的雄楚大街上,沒有一個人談論《冷咖啡》,彷彿這首歌不曾存在。


一臉失落的李聖傑,收起了本以為實現的明星夢,來到一家酒吧應聘駐唱。他出過唱片的經歷,沒有為他的面試增光,酒吧老闆歪著嘴打量他:「你一個專業歌手,跑我這來算什麼。」

在他看來,自己的酒吧就那麼大場子,請一些唱功過得去的業餘歌手就已足夠,像李聖傑這樣的專業人士,不會招來更多客人,反而會索要更高的工資。

幾番碰壁,李聖傑索性每晚守在一家酒店門口。他沒錢消費,就瑟縮在冷風肆虐的街上,凝望玻璃門裡面的熱鬧。


有一天,酒店駐唱臨時有事不能到場,李聖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一把推開玻璃門,狂奔到老闆面前。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李聖傑唱了那首被埋沒的《冷咖啡》。唱完後,老闆對他說:「你以後每週來唱一晚吧。」

2000年,比李聖傑小6歲的周杰倫發佈首張專輯《Jay》。

一夜之間,全台灣的年輕人都在唱《黑色幽默》和《龍捲風》。作為《超級新人王》的周冠軍,李聖傑只能呆立街頭,久久凝望當年亞軍的海報,然後準時到駐唱的酒店報道。

這種情況持續了2年,李聖傑終於在鮑比達的推薦下,認識製作人黃名偉,後者促成他與發行公司「東方魅力」的合作。

只是東方魅力並不看好這位其貌不揚的奔三男歌手,將一個只有17歲的菜鳥詞曲人推給他。

這個菜詞曲人,名叫蔡伯南,他遞給李聖傑一首自己作詞作曲的歌,歌名叫《痴心絕對》。


看到《痴心絕對》的第一句歌詞「用一杯Lattie將你灌醉」,發行公司所有人笑得前俯後仰:咖啡只會讓人睡不著覺,哪能灌醉別人?

蔡伯南不好意思地解釋:「這其實是我13歲時就寫好的歌,那時我還不允許喝酒。」

一陣譁笑中,大家更是覺得這首歌不靠譜,尤其當時市場偏向於華麗的詞曲風格,《痴心絕對》這種直白的吐露,顯得太不合拍。

唯獨李聖傑一言不發,一邊看著歌詞,一邊陷入沉思。

「我的愛只是愚昧。」

「靜靜關上門來默數我的淚。」

「真正愛你的人獨自守著傷悲。」

思緒回到那個充滿遺憾的站臺,下午兩點四十五分的陽光,灑在車窗旁女孩的頭髮上,隨著一聲火車的汽笛,這張銘刻在心的畫面,被揉碎在眼前的歌詞裡。

李聖傑下定決心,一定要唱這首歌。

17歲的李聖傑,13歲的蔡伯南,兩人多年前的情緒,藉由《痴心絕對》得到完美契合。未經世事的蔡伯南,筆下詞曲沒有技巧的堆砌,直白流露少年的朦朧好感。


這份朦朧在李聖傑的聲音裡被呈現得淋漓盡致又不失自然,富有磁性的唱腔,渡著無數個落寞夜晚的月色,當他再次想到那個無緣相見的女孩,絕對的痴心被演繹出動人心腸的悽婉美感。

儘管如此,東方魅力因為缺乏足夠的資金,最終放棄對《痴心絕對》的宣傳,使得這首歌同樣沒有打出水花。

兩個月後,李聖傑突然在街上聽到《痴心絕對》的旋律,他走過幾個街區,相同的旋律依然在耳邊縈繞。他這時發現,原來大街小巷,都在放自己的歌。


歌曲中的款款深情,沒有因為缺乏宣傳被埋沒,而是隨著時間推移蔓延到每個深情人的心中。短短半年,《痴心絕對》傳唱整個東南亞。

只是這一切和李聖傑無關,人人唱他的歌,沒人知道他是誰。他依舊為了生計在酒店駐唱,偶爾提到自己是《痴心絕對》的原唱,旁人聽了只是笑笑。

李聖傑立了一個小黑板,每唱一遍《痴心絕對》,就在黑板上畫一筆。他決定如果他唱過5000遍,自己依然無人問津,就徹底放棄歌手這條路。

《痴心絕對》發行後的2年裡,李聖傑將這首歌重複唱了4000多遍。

《痴心絕對》的持續火爆,讓滾石唱片發現李聖傑這個被埋沒的歌手。

2004年,距離上張專輯發行2年,李聖傑正式簽約滾石,並很快推出個人第三張專輯《絕對痴心·手放開》。

同名主打歌《手放開》,成為李聖傑又一個代表作。同一時期,他接受林隆璇邀請,合唱《你那麼愛她》。兩首歌常被拿來和《痴心絕對》放在一起討論。

從「痴心絕對」,到「你那麼愛她,為什麼不把她留下」,再到「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

三首歌串連起李聖傑從苦苦依戀,到最終釋懷的心路歷程,在無數個或是相思,或是失戀的夜晚,「痴心三部曲」療愈每個聽者的心。

可惜李聖傑仍沒有改變「歌紅人不紅」的境遇,發完三張專輯後,他一度兼職網球教練和救生員。


2017年周杰倫的演唱會上,李聖傑一唱驚人,現場的歌迷只是感慨「高手都在民間」,卻無人發覺他本就是一位專業歌手。

第二天他在周杰倫演唱會上唱歌的視訊傳遍全網,接受採訪時他也不由露出苦笑:「唱了20年的歌,還不及在別人演唱會上唱一分鐘。」

憑藉突如其來的流量,李聖傑收到內地熱門音綜《歌手》的邀約。他一席藍色西裝,唱著一曲《離人》,已然45歲的他,迎來夢寐多年的歡呼與燈光。

李聖傑在《歌手》的舞臺上止步第三輪,可他充滿辨識度的聲音,飽滿的氣息,以及高超的真假聲轉換,給全國歌迷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終於不再是那個隱身歌曲背後的歌手,只是他自己卻已不在意歌紅還是人紅。《歌手》之後,他沒有趁熱參加其他的熱門綜藝,而是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迴歸平靜的音樂生活。


他曾為了能打動世界,苦練多年的唱功,直到世界終於為他歡呼,他發現最重要的,還是打動自己。

如今49歲的李聖傑,仍然保持單身,而他最喜歡唱的,仍是那首《痴心絕對》。

只是如今的他,已經不用每唱完一遍,就在小黑板上畫上一筆了。

來源:淘漉音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