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這樣的梅西看一眼少一眼

梅西
文:李承鵬  

大眼按

宿醉後隨手用手機寫了一段朋友圈,並不代表我大眼最高水平,如同今天早上的梅西。

 

四一按

是我厚著臉皮噙著眼淚請求大眼讓默存發表這段朋友圈的。因為我覺得很好。就球評而言,大眼隨口吐啪口水都是珍珠奶茶,也就是古人說的:咳唾皆珠玉也。

上一次阿根廷拿美洲杯時,梅西還是個孩子,28年後,他已經有了三個孩子。有些蒼孫。可是關於洲際冠軍,他仍一無所獲。

前幾個月,他滄桑地說:我現在只是享受足球了。我們知道,老男人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我很難將現在的他和十六年前聯系到一起。2005年在荷蘭,維特森辛根,一座安靜得像敬老院的小城,我第一次看到梅西踢球時他還留著長發,像披頭士的小迷弟,或唱詩班的幼童,但大家驚訝地發現,當這個少年帶球突破時,即使慢鏡也不能看清他怎麼過人的,有些像物理學概念上的奇跡。

2005年是平庸的一年,世界並無大事,拉登也很消停,只是忽然爆發了一個驚豔的梅西。但在十六年的期待中,楊過找到了小龍女,梅西沒有找到王冠。今天這枚美洲杯,聊勝於無,對於英雄,相當於戰爭快結束時追加打死一只兔子,或者麻將的輸家得到安慰的一圈。

我們需要梅西拿一個世界杯冠軍!於是,今天早上每個阿迷刻意提高了自己的興奮度,其實內心特別怕明年梅西又錯失了。我們阿迷幾十年來一直這樣,越興奮,越隱憂,失去一個冠軍,有一種被綠了的心痛。對,此時該想起了尼日利亞的球衣。

從1982年正式成為阿迷,忠貞不渝,馬拉多納,卡尼吉亞,裡克爾梅,雷東多,巴蒂斯圖塔,奧爾特加,坎比亞索,馬斯切拉諾……前天晚上踢完野球,在798一個啤酒吧,我跟另兩個已蒼孫的老男人黑波、孫小方說:阿根廷隊,有一股黑社會清流的氣息。

剛才,德保羅用他的實際行動反對了我,現在這支阿根廷隊正大踏步發展成黑社會圈層裡最悍的那撥打手,干,就是干,不留活口。這樣也很好,世界冠軍隊必須有人干髒活,鄧加,德尚,馬特拉齊,普約爾……這屆歐洲杯已經是標准工廠產品了,美洲杯也開始王大鎚。但是稍懂點球的人明白,現在足球技戰術在體系上是越來越強大了,科學、嚴密、准確,把效率提升到了無以復加,是綠茵場上的毛坦廠,直播中的富士康。如果讓我預測,這支阿根廷比之前十五年的阿根廷更接近世界杯冠軍,因為它有了惡棍。歷史上的阿根廷只要有一群惡棍就可以成績變好,1978,1986,其實也包括1990……明年,意大利和德國還不能完全成熟,英格蘭可以拿歐洲杯冠軍,但與世界杯冠軍還是交淺言深。算了,又輪回到意淫了。

送給朋友圈阿迷最後一句話:這樣的梅西,看一眼少一眼,以足球的發展趨勢,再也不會有大羅小羅梅西了……但會出一堆姆巴佩,呼嘯而來,呼嘯而去,引起陣陣尖叫:握草,太快了,握草,太特麼快了。

來源     默存格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