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眼撕高曉松,硅膠躺槍

高曉松

文: 邱開冒 

昨天,各群流傳著李大眼撕矮大緊的文章,在經歷了海龜割喉、書記打人、副院長搞死人等沉重消息後,大眼純手工撕大緊,為沉悶的夏日送來一絲涼風。

起因是矮大緊為某喜事遙空發口頭賀喜紅包,大眼隨喜誇贊了矮大緊的情懷,大緊被大眼一誇,可能怕口頭紅包被有司嗅出「惠而不費」的雞賊氣息,有點氣急敗壞。據「郭包肉」說:「高前幾天……公開說早已不再關注李承鵬那類家伙。」

大眼一看也生氣了,丫不聽「誇獎」,就罵丫的。發了一段朋友圈,說了一下十年來的交情與絕情。本來也沒啥,一拍兩散各奔東西唄。但大眼最後那句話,對實業界及大宗商品交易產生了巨大影響——

「我對此人只有一個看法:但凡有一點點裝逼的機會,他不惜親自出演硅膠。」

昨天,有個做生意的朋友給我打電話抱怨大眼,我很奇怪,他是個純生意人,對網絡爭論毫無興趣,咋也對大眼有意見?聽了半天,明白他的擔憂了。我把他的大概意思捋一下:

二戰時,橡膠是戰略物資,日本南下就是要奪取石油資源和橡膠資源。現在和平時期,硅膠是成人情趣用品的重要原料,其地位不亞於二戰時的橡膠。眾所周知,矮大緊裝逼也不是一時半會了,他一直以裝逼為志業,這是由他的體型與性格決定的,渾身松散又想繃緊的人,不裝逼能干啥?矮大緊再愛裝逼,跟硅膠原料的仿制品是兩個平行空間的事兒,互不干涉。但大眼挑明了大緊裝逼要「親自出演硅膠」,看破不說破,說破了硅膠產品還有銷路嗎?有矮大緊親自出演的碳水化合物原料的裝逼,誰還用硅膠原料的?現在鋼鐵木材礦石都在漲價,很多商家也存了大批硅膠原料,大眼一揭露矮大緊「出演硅膠」的真相,硅膠原料價格直線下跌呀!

確實,有話語影響力的人說話要謹慎,有時一言不慎,會影響市場行情甚至股市走勢。葛老師的提醒有道理:即使發現了真相,也得為現實利益服務。大眼發現了矮大緊裝逼能取代硅膠產品的現象,為了硅膠原料市場的穩定,也不能隨便公布自己發現的真相。

估計矮大緊知道了這事後會很得意:只要我矮大緊還有一口氣,硅膠原料市場就別想擺脫蕭條。坊間有個說法:天下逼有一石,矮大緊獨裝八斗,剩下二斗由岩松、錫進、燦榮、保國二級分裝和三級散裝。

港真,矮大緊若生在舊社會,就是個靠大戶人家紅白事上吹喇叭吹簫趁飯轍的吹鼓手。現在遇上任何大喜事,大緊都自覺不自覺地想蹭一口油水,賊不走空,嘴不離簫,是天生的機靈。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矮大緊以為大眼諷刺他是擋了他財路,立馬急眼了,沒承想,暴露了他人肉硅膠的真相。

查了一下百度對裝逼的釋義:
「分為廣義和狹義:
狹義的裝B:假裝自己很厲害很牛B,簡稱裝B。
廣義的裝B:指一切經過偽裝的動作,比如作秀。通常指貶義」

感覺有點囉嗦,簡單說:裝逼就是假裝有滿足別人特定欲望的器官或功能,以激起別人欲望來牟利、謀名的欺詐言行。

比如,獵人在野鴨發情期,模仿母鴨求偶叫聲,引誘公野鴨自投羅網。最直觀的例子就是老電影《虎口脫險》裡的麥金托什,穿著女裝在下水道井口前冒充站街女,把一個個企圖談價交易的男士漏進下水道裡,剝他們衣服換裝。

矮大緊都是美國人了,還口口聲聲地叫喚故鄉「有希望」,就是裝逼做母鴨子叫,引誘公野鴨子上當,好滿足他的「希望」吧。

硅膠原料躺槍,情趣用品滯銷,是矮大緊親身裝逼的次生災害。

來源          一丘萬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