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總務局長給拜登的信函,不是妥協,是炸彈!

拜登

文:草根麗人

美總務局長墨菲週一給拜登發函,美國主流媒體解讀為她承認拜登為大選贏家,並通知他開始過渡程序。

於是,中文媒體也開始傳播:突發,川普認輸,川普同意向拜登政府過渡。

我迅速看了墨菲原文,得出的結論與上述結論完全不同。我認為,美總務局長對拜登的所謂「妥協」信函,不是妥協,是抗議,是塗抹著毒汁的炸彈,將炸傷拜登。

為什麼這麼說呢?請看原文:

這封信說了啥,釋放了什麼信息?

第一:不承認拜登當選,但表態,如果他當選,資源和服務對他開放。

作為總務局長,墨菲女士強調自己執行《1963年總統過渡法案》,依法工作,並不會偏袒誰。

不過依法進行總統過渡的前提是,當選總統必須確定,當選總統的確定是根據憲法規定的程序來決定的。而目前的法律糾紛與重新計票狀態,並不足以確定誰是贏家。

她寫這封信只是表明態度:今天寫這封信的目的是說明我局的資源和服務向您(拜登)是開放的。

但我在墨菲女士的這封信裡找不到她承認拜登當選的任何結論。因為信中明確說:

我們總務局並不判定法律糾紛和重新計票結果,也不能確定這些法律糾紛的程序是不是合理和正義。

拜登過渡團隊曾威脅要採取法律行動,指責GSA未能為新一屆政府提供支持,威脅國家安全,妨礙了抗擊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準備工作。有些左派人士還威脅她和她的家人。

墨菲女士明確表達了她的為難,總統選舉認證的事歸憲法、聯邦法、州法律管,不是我局所能決定的。我們又不能超越選舉程序而工作。她甚至不得不說,我強烈呼籲國會對總統過渡法案進行修改。

第二 打了左派和媒體一個耳光,也還了川普團隊一個清白。

墨菲在給拜登的信中說:「在我決定的內容或時間方面,我從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門官員的直接或間接壓力,包括在白宮或GSA工作的人。要說明的是,我沒有收到任何指示來推遲我的決定。」

墨菲直言不諱地說: 跟媒體報道和隱射的相反,我的決定既不出於恐懼,也不出於偏袒。

這實際打了左派媒體一個響亮的耳光,還川普團隊一個清白。

另一方面,墨菲揭露了左派的暴虐。因為她的「延遲」過渡,左派對她進行了不停地騷擾和微信,信中說得很明白,她受到了網絡、電話和郵件威脅,他們為了脅迫她早點配合過渡,威脅了她本人、家人、員工,甚至連狗都不放過。

這實際是對拜登團隊的打臉。我是依法辦事,你們卻急於「不成熟」地奪權。

第三 提醒拜登遵守總統過渡法,別猴急。

墨菲女士再三提到她依法工作:你(拜登)可能當選,你有資格要求獲得總統過渡法案第三款所述的資源和服務。並以法律條文指出了時間,最早那一筆六百三十萬美元的款從12月1日開始辦理,可以持續到12月11日。

墨菲女士還提醒拜登:根據過渡法第6款規定,你想得到本局提供的資金和服務,你得先提交報告。

這實際上是在告訴拜登,耐心點,別猴急。

怎麼樣,看懂原文,你就明白,左媒以及自媒體給你的信息與原文有很大偏差。

正因為如此,川普感到高興,對墨菲表達了感謝。

川普說:我想謝謝總務局的墨菲,她具有堅定不移的奉獻精神,對國家忠心耿耿。她一直受到騷擾、威脅和欺負。我真不想看到這一切發生在她、她的家人和總務局的員工身上。我們的案子將堅定地打下去,我們將繼續(因為推文字數受限必須分斷)戰鬥,我相信我們將取得鬥爭的勝利。無論如何,出於國家最優利益,我建議墨菲和她的團隊按照原來的規程做該做的事,我一直告訴我的團隊這樣做(指的是按照規程辦事)。

老川的這推文寫得很好,一舉三得,必須表揚:既呵護了墨菲,具有人情味;又自我表白一直遵紀守規;還表達了必勝的信心。

怎麼樣,大家理解了嗎?墨菲給拜登的妥協信對川普來說,是加分的,對拜登來說,是減分的。

很多人都解讀錯了,原因是被美國左派媒體人的解讀帶偏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