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太殘忍:不能用孩子的手放冷槍

方方

文:將爺

今天是3月18日。

中學語文課本有篇《紀念劉和珍君》,是魯迅名篇。讀過這文章的孩子,都知道,今天是先生悲憤的日子。

百年風雲,世事巧合。有些事的弔詭,震顫人心。

今天,很多喜歡魯迅的文友,應是悲憤的。他們的心,被一篇文章擊疼了。

這文章,標題叫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刷屏朋友圈。

 

 該文截屏

作者說,他是16歲的高中生。他文章中,多次引用魯迅,談論魯迅。

有轉發這文章的人說,這孩子是想當少年魯迅呀!

我讀了兩遍文章,每讀一次,心都是顫抖的,甚至充滿恐懼。

這算是我近年閱讀中,遇到最心悸的文章了。

當然不是怕文章裡面的內容,而是這種玩法打法,令我不寒而慄。

只要有起碼的常識判斷,都能讀得懂這文章在說什麼,想幹什麼!

何況,從文本修辭技術來講,這文章也完全不值一提。

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這是孩子寫的嗎?當然,無法查證,也無需查驗。

有人說,真是太雞賊了。這文風,哪像16歲,恐怕是61歲吧!

這些我也不想爭了!

我想說的是,不論作者多少歲,都請放過孩子吧。

救救孩子,這四個字,也是先生當年最響亮的吶喊!

 該文截屏

如果要問我,到底怕這篇文章什麼?

我無法承受的傷害是——寫作倫理與文化人格怎能坍塌到如此地步?

不論作者是不是孩子,文化都不應承受倫理喪失如此之痛!

這是對文明的公共傷害!

這個時代的寫作,確實有很多投機行為。但是,丟掉再大的底線,我認為,也絕不能拿孩子的手放冷槍。

如果連孺婦也不能倖免於價值爭議之下的人性災難,那真的就太可怕了。

是的,這篇文章,我不想進行內容的價值分析。也以此表明對雙方觀點保持平等尊重!

只是想說一下,我們絕不能背離基本的倫理常識。新聞有新聞倫理,文學講文學倫理。

很早以前,有一部有名的電視劇,叫《16歲的花季》。那裡面的花季少年,是純真的,陽光的,是乾淨的,是自信的,是嚮往自由的。

可是,這個給作家方方寫信的所謂高中生,通篇文章語態,陰陽怪氣,笑裡藏刀,刻毒詛咒,缺乏倫常。

僅舉一例:

「你良心讓狗吃了嗎?」「真是禽獸不如啊!」,孩子,你這樣的敘述,自以為很聰明。

但是,你這是在面對一個65歲的老人呀!65歲的老太太呀!只要有起碼人性底線和文明倫理,也知道這樣用語是何其低劣惡俗骯髒!

這才是我真正的害怕所在!我不論你是多大年齡,也不論你是哪門哪派,更不能你主動被動,甚至不論誰是誰非,但是,我可不可以說,請保持起碼的人倫道德?

白紙黑字!蒼天在上!

是的,我不願意拿這個「孩子」的文章內容來舉例,也是不想陷入某種價值分歧的爭議浪潮中。

但是,有一個基本現象,在疫情期間,每天午夜,有千萬人都在等待閱讀方方日記,微博微信的流量風暴,背後也是一種真實的民意。

注意,民意背後,就是人民。這些人,大多都比16歲孩子更有成熟的價值判斷能力,他們會有方方這樣年紀的老人,也會有16歲高中生。

孩子,你給方方寫這樣的信,有沒有想過,這些認同者,也是你的同胞同袍?如果不能以人性倫理相待,這又是怎樣的殘酷?

疫情終將結束,人們能夠普遍記憶的聲音,也肯定不只是「方方日記」,也有很多孩子你心中的正能量。這個都是真實的存在!

這些聲音背後,也都是同胞同袍,也都應溫和善良相待。

我不知道,孩子,疫情中,你聽過李文亮那句健康的社會不應只有一種聲音嗎?聽過艾芬那句老子就要說嗎?

就算是逝者無聲,生者不言。但是,我們總歸還是要做個人吧?

做個人,可不只是你說的「給媽媽做個飯」那麼簡單。

孩子,你不願公開你的名字,我很理解!或者,你也不是個孩子。不論如何,我真心希望,以後真的不要再用孩子的手來放冷槍了!

這真的不涉及任何價值爭議,僅僅是基於寫作行為的起碼人性倫常的判斷!

最後,我還要糾正你一點,你說你16歲了,而方方她已經65歲了。只要有起碼常識,你都不應叫她阿姨,應該叫她奶奶。

是的,16歲很嫩。在一個65歲的老人面前,你真的就是個孫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