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民工致司馬南先生的一封公開信

司馬南

文: 霧裡鵝

司馬南先生:

前段時間你在微博公然誹謗方方,當時我就想回應你,後來由於工地實在太忙就沒有回應你。今天,我又在朋友圈看到你諷刺方方,說方方的文字太「水」、「平庸」。我覺得很有必要給你寫這封信。

你對方方日記文字水平的解讀,說明你根本還沒有讀懂日記。我不知道你是否讀過方方的小說,如果讀了,方方駕馭文字的水平,你就會有所了解。方方之所以這樣寫日記,正是因為日記本身生命力的體現。說實話,我讀方方日記的感受,並不是被文字語言所打動,而是字裡行間流露出的對個體生命的尊重,對無助人們的悲憫,對那些輕視生命的無良權貴的憎恨,讓我看到了一個作家的良心,而這些你應該沒有。

看待一件事情,一個文學作品,甚至一個物件,不同的視角,不同的心理,不同的階層、地位,不同的人生經歷,會有不同的感受。心懷悲憫者看到的自然是悲憫;崇尚光明者看到的自然是光明;心理陰暗者看到的自然也就是陰暗;既得利益者感到了威脅;如果說你對方方日記文字水平的評判體現出了你本人的水平,這也無傷大雅。

可是你後面一番嫻熟的操作,讓我清晰的看到了那熟悉的演繹手法。在反右,文革期間,否定一部作品,打倒一個人,所用手法與你簡直如出一轍,那年月你的年齡也不大,怎麼就得了真傳呢?

社會總是在進步的,像文革那個令人窒息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可是你太想活在文革,那樣就可以對一個人的靈魂瘋狂的踐踏,瘋狂的批鬥,瘋狂的查三代,瘋狂的口誅筆伐。這也許正是你想要的?

眾所周知,你是長期堅守在反美前線的公知,熟知你的人都知道你是有名的反美鬥士,你以筆為槍、以嘴作炮對美帝狂轟濫炸,與美帝不共戴天。

我記得2012年的春節,你在趕往美國與妻兒團聚過春節的路上,連上飛機都不忘反美。你在你的微博上發了一條:「美國是全世界人民的敵人。其生產美元換實物商品,剝削世界各國,其經濟根植於各大洲,能源消耗為世界平均水平的幾十倍,類似於一個巨大的腫瘤………….」。發完微博後,你就登上了去往美帝國的飛機!

聽說你那次隻身赴美,是為了去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美利堅人民。但是造化又常常為敵人所設計,在你到達華盛頓機場剛下飛機時就落入了美帝的圈套,在機場的滾梯上你的頭被門夾了。新聞一出,我國人民才知道你深入虎穴,因為,你曾經說過,在美國與政府價值觀相左的人都在受迫害。

不像你在「我們這」有著絕對的言論自由,你隨便怎麼罵美帝都沒事,政府從來都不幹預你。但後來據流言家說:你並不是去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美利堅人民,而是去和生活中水深火熱中的妻兒歡度春節。

這件事一直讓我很納悶;一個天天反美、恨​​美的「愛國人士」怎會把自己的妻兒老小送到萬惡的敵國去呢?興許,你是讓他們去做臥底?又或許另有原因?反正只有你知道。

最後,我還是想問你:既然你的老婆孩子可以生活在美國,那方方的日記為什麼就不能在美國出版?雖然我只是一個民工,但還是希望收到你的回信。

一個工地搬磚的工人

2020.4.25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