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 02:海德格爾給妻子的一封信

海德格爾
背景
海德格爾除了其所著的《存在與時間》《形而上學是甚麼》為世人熟知,除了對現代存在主義做出的傑出貢獻,他與漢娜阿倫特的情感故事也被人所熟知。海德格爾是個多情的人,時常與不同女性為伴,但在那時候,海德格爾是有妻子的,名叫埃爾福麗德。他們的故事始於1915年。

那時他是老師,她是學生,相識於弗萊堡大學的研討課上,兩人很快便墜入愛河。埃爾福麗德家庭條件優渥,是一位有教養、有思想的新時代女性。當時的海德格爾還沒有固定收入,兩人也存在著宗教信仰的差異。然而一年後,他們還是不顧家人反對私定終生。婚後不久,海德格爾被送上法國前線做氣象觀測,當時埃爾福麗德已懷上他們的第一個兒子。

下面這封信,是1918年一戰結束前夕,海德格爾從前線給妻子寄回的戰時最後一封家書。

情書

我心中最親愛的小心肝:

昨天一下子來了三封你的信(19號、20號和22號的)。這對我長久以來的期盼是一種很好的補償。我只是覺得,如果這三封信不是一下子到來,而是一封封地敲開我的門,它們的作用會更直接、更緊密,不過無論如何,我都非常歡迎它們。

昨天晚上我很早就上牀了,然後再次細細讀了它們,然後我完全沉浸在小房間裡面,審視著每個細節,細細地體會著周圍的一切,然後我就有了一種極強的來到你身旁的體驗,有些信特別能讓我體會到鮮活的愛、親切和熱忱。

小約爾克怎麼樣在房間裡面四下環顧,他的媽媽給他端來一個香噴噴的煎蘋果,然後讓他津津有味地吃起來,然後他是怎麼慢慢地學習去體會去感覺我們家裡所有的東西的那種溫馨與特別。他的靈魂中將充滿了成長的家庭、孩童時代的幸福、陽光和寧靜,當然此外還有對於生活的澄明,預見生活的安全和真正宗教虔誠。

圖片

埃爾福麗德與海德格爾

很奇怪的是,現在我們剛剛訂婚時的那些美好瞬間常常一下子湧進我的腦海,在對這段日子的回顧中,我體會到了其中質的東西。我對於單個的事件不是作為一種時間上有區別的東西來體驗,而是把它們看成一個不斷自我構建著的個體的生活的階級和層級。所有這些融為一體的愉快,在他人,在你身上奉獻、信任和忘我的瞬間——顯現出了提升生命和創造力的意義。

我現在覺得我們的分離有多麼艱難,那麼我就多麼堅信,這段分開的時光在將來對我們就會有著多麼重要的作用,並且我們的生活如果越豐富,我們越自信,那麼它就會越純粹而持久地從根本上發揮作用。

如果我在寧靜的瞬間,通常是在工作中斷的時候,我再繼續思考,我設身處地地去考慮你的當下,想象你可能在做些甚麼,讓這樣的畫面在我的眼前呈現,然後這就是我們提升了層次的重新在一起的一種神聖儀式。盡管每個細節還未具體分開,但我們豐富的未來在今天已經隱藏在了各自片刻的、看似在未來但其實就在創造性的當下的價值分配之中,就仿佛是它們屬於我們自己的生活中心。

每個當下總只是過去的或者是未來的生活中最可寶貴的鮮活的東西,這就是說,真的历史的,你在對這樣理解的生活和意識的徹底經驗研究中會得到很多全新的基礎的洞見(揭示這些東西的語言和概念首先要在沉靜的思考中才能被發現和創造出來,未加工的轉寫,分解到它內部奇妙的結構,所有的一切都是從以往的特定的自然理論的思考動機中激進地抽離出來的條件)。全部的自我問題並不是導致一個純粹而空洞的自我,而是導致充實的、本原鮮活的自我和它的構成要素。

價值的充實建立在價值的根本開放性之上,這又建立在個體精神的本質之上,我把它理解成「召喚」(Berufung),只有這樣才能理解精神的永恆占有以及它絕對的困惑。

問題在這條道路上運動,我在外部,在历史運動的原則的延續中遇到了這些問題 —— 完全在價值層面上,嚴格的分析式進行的問題也漸漸給了我研究、教學和教育中需要創造的單元確定的前景。它必須也只能是這樣,因為它只有在鮮活的個性中才能實現,以哲學的方式才能闡釋出來,只要人們把鮮活的意識本身作為最終的闡釋目的和闡釋層面來認識。

如果我在你身旁,我們就可以更多地來談論這些。神聖性的問題我想我會以特別的強調放置到這些新的原則性的體系關聯中去,不僅僅因為在奧托那裡完全缺少這種成分,而且也完全是一種對問題本身的興趣。

然後我還想(小黑人總是會訂很多計劃),就在戰爭結束以後開設一門一小時的課程來探討大學以及高等教育的本質,也許還會一直開設下去。從提到的這個基本的方向出發,我內心非常確信,年輕人的內心會變得清醒而強大,他們的作用對於將來我們國家和民族的生活來說就像是發面時用的「老酵母」,對於積極的創造性的東西持完整的態度,消去一切短暫生命的和受環境制約的,為此維護宏大的原則批判。

這一任務,在我看來所有的學術志願軍和整個自由德意志人的所有的資料都極其珍貴。弗莉德能否幫我先弄一些相關的東西來,如果你了解的話,也能幫我收集收集。

我們周圍有多麼灰暗,有多少宿命的威脅,那麼我對於我們的共同存在的創造性的重新覺醒就抱有多麼大的希望。我們只是必須為了這種觀念而堅持不懈地努力,而不是聽由別人怎麼去認為,外表上看起來束縛住了我們的手腳,去除掉舊有的,已經變得空洞而無意義的機制。

一種巨大的苦難和障礙是我們的壓榨機,它由那些心智未發育成熟的人控制著。但是盡管如此仍然有著生活的欲望,因為我們站在了新的地平線旁,因為我們受到了召喚,打破這地平線,去發現新的大陸。

親愛的,你很有道理,如果人們現在已經或者說就從現在開始起作用就好了。馬克斯王子(Prinz Max)無疑是新人類中的一員,你完全在我的意義上闡釋了他的信和所有的一切。關於你從陀思妥耶夫斯基中感受到了作為一種原則性問題的虔信問題,就是另外一次。

圖片

海德格爾一家

昨天我去鋸木頭了,你知道嗎,用那種巨大的帶鋸來鋸整棵樹,那是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完了以後我們很餓,也睡得極香。

在流感病中,你平安無事地度過了,對此我很欣慰,我想,換了我可能沒有這麼幸運。糊糊已經吃完了,袖口壞掉了,不能再使用了。我很高興,曼佐妮太太又重新回來了,對於馬倫貝格小姐,我很惋惜。現在你要高興了,因為一個真正的小黑人再次藏在箱子裡面。我自己今天把周日的喜悅裝在了裡面,把充滿陽光的一個小時給你送了過來。熱忱地擁抱和吻你,你的小黑人。

對於小花環,我非常感謝。

問候親愛的希爾德,再幫我問候瑞斯、裡貝他們以及馬倫貝格小姐。

馬丁·海德格爾

1918年10月27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