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的啓德機場,曾是「所有可怕機場之母」

傳奇的啓德機場,曾是「所有可怕機場之母」

啓德機場曾經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機場之一。然而,它位於市區,四周是高高的建築物,群山和水,而且只有一條跑道。

強勁的逆風和周圍的山脈使得啓德機場曾經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機場之一。而且機場周圍有許多摩天大樓,其唯一的跑道一直延伸至維多利亞港,所以降落的場面戲劇化得使人難以置信,並對飛行員的技術要求很高。

© Daryl Chapman

它被冠以「所有可怕機場之母」的稱號,經常來往啓德機場的乘客還為此起了個綽號:啓德心髒病。

「啓德機場已不複存在,但當它投入運營時(1925年至1998年之間),這就是飛行世界的奇跡之一。」 網友Jay Wacker寫道:「它在港口的一點填海土地上,兩邊都有高樓。對於大型飛機來說,這是一條相對較短的跑道,當747飛機降落時,總會感到很痛苦。當在起飛或降落時看向窗外時,感覺就像可以看著別人的客廳。」

©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波音747飛機滑過近距離的公寓樓時,乘客可以鳥瞰普通居民的生活,可以看到他們看電視或準備晚餐。

是甚麼使啓德機場成為世界十大危險機場之一?

  • 三面環山

啓德機場位於市區,高樓林立,三面環山和水。啓德機場北部和東北部的山高約600米,而東部的山距跑道僅5公裡。維多利亞港位於南部不到10公裡的地方。僅機場的西側和跑道的東南側未被遮擋,這些山脈使起飛和降落變得非常困難。

© Daryl Chapman

  • 降落和起飛需要在低空進行急轉彎

雖然幾十年來世界各地早已廣泛應用先進自動降落系統,但這種設備在刁鑽的啓德13跑道卻作用有限。

要在群山和密集的大樓之間降落,飛機先要在儀器導進系統協助下由西向東降至「格仔山」上空,再以肉眼和人手向右急轉47度於眼前的13跑道著陸,這是在海拔不到300米的高度完成的,並且距著陸點僅2.6公裡。

曾是「所有可怕機場之母」,傳奇的啓德機場- 知乎

低空急轉彎
這種同一時間在低空、群山和高樓大廈之間急轉彎的高難度飛行方式,全球只此一家。

飛行員必須掌握每秒的風速和風向變化及飛機的高度和速度,半秒差異都會讓飛機偏離航道,有可能釀成各種驚險場面甚至災難。

© TOMMY CHENG/AFP/Getty Images

從另一邊經31跑道起飛又是另一個奇觀。當飛機全速向前沖行時,飛行員要克服前方數以萬計的高樓大廈和海拔五百米高的筆架山和獅子山。飛機剛離地起飛,飛行員便必須盡快轉向西邊飛行,以免直撞向山。

31跑道由於受到附近大樓的影嚮,故實際滑行距離較13跑道短,對飛機起飛爬升率要求也更高。

© Edgar MC TRESSIN/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 低空風剪

由於啓德機場附近有許多山脈,因此在跑道附近經常發生一種風切變。低空風切變是起飛和降落最嚴重的威脅,不僅會使飛機偏離方向,而且可能會失去穩定性。

© Daryl Chapman

如果在夜間大雨中著陸,那將是另一個嚴峻的挑戰。飛行員降落時一般都在看不到跑道情況下安全著陸,但是要降落在啓德機場,飛行員必須看到跑道。在暴風雨的夜晚,一些飛行員不得不在空中等待、盤旋,等候適當的時機再嘗試降落。如果飛行員判斷錯誤或處理不當,後果將十分嚴重。

©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這是中華航空公司的飛機在1993年11月從啓德跑道滑下的照片。罪魁禍首是由熱帶風暴造成的跑道濕滑。幸運的是,在296名乘客和機組人員中沒有死亡,但這架747-400直接報廢了。

© GIS/AFP/Getty Images

飛行員們說…

某航空公司前營運總經理兼飛行員羅素·戴維Russell Davie擁有30多年的飛行經驗,他表示:

「作為飛行員,啓德機場是很獨特的。它是世界上唯一需要在500英尺以下進行大於45度轉彎才能與跑道對齊的主要機場,實際上是在高層建築之間飛行,當你最後轉向跑道時,會飛過那著名的橙色和白色的棋盤格(格仔山)。」

格仔山

澳航A330機長Geoff McInnes,他分享了他飛入啓德的回憶:

「最著名的是進入13號跑道的方法。當我們要進入時,我們會尋找所謂的棋盤格,它是接近機場的山坡上的一組標記。

一旦與棋盤格對齊,那麼你就將會看到跑道燈光,需要向右急轉以與跑道對齊。我們在非常接近建築物的地方飛行。

格仔山引來眾多市民和游客「打卡」

你可以看到人們正在洗衣服,盡管距離仍然很安全,但有時翼尖似乎幾乎能碰到人們的晾衣繩。鑒於你要在低空進行急轉彎,這是最有趣和最具挑戰性的降落之一,因為要不是在特殊情況之下,載有乘客的重型飛機是不會允許這樣做的。真是太有趣了。

坐在飛機右側的乘客將享有最佳視野,他們走下飛機的時候都還在驚訝的睜大著眼睛。」

曾是「所有可怕機場之母」,傳奇的啓德機場- 知乎

 13/31跑道一直被多個國際組織認定為全球最危險的跑道之一,主要缺點包括31跑道長度不足、跑道與滑行道距離太近、附近太多高山和大廈,風切變經常出現、夜間附近太多燈光及跑道太繁忙等等。

13/31跑道的獨特環境使它成為世界各大航空公司的培訓教材,被公認為考驗飛行員的最佳挑戰,由於自動升降系統在啓德作用有限,每次升降都是表現真材實料的時機。

曾經各國飛行員都以被派往駕駛啓德航線而自豪。

但是,出於同樣的原因,航空公司通常只任命經驗豐富的飛行員來飛往啓德。因此,自啓德機場啓用以來,很少發生空難。

飛行員只有經過針對特定棋盤格方法的糢擬器培訓後,才能被安排在啓德工作。強風也可能使情況更加複雜,因為啓德當時是最繁忙,最擁擠的機場之一。

啓德關閉前13/31跑道一直是全球最繁忙的單一跑道,每小時升降架次為36架。

© Daryl Chapman

市民們說…

市民對於啓德也有著非常深厚的感情,一位從小在啓德機場附近長大的市民陳楚秋說:

「我非常想念啓德。對我來說,這不僅是一個機場,還是我長大的鄰居——在那個地方創造了許多美好的回憶,充滿歡樂和悲傷。

我們的家庭總共有9個孩子,我們住在一個古老的小小的家庭用品商店的上方,我們住9樓。我最喜歡的游戲之一是跑到屋頂,聽到飛機降落時就大聲尖叫。我想當時我並不擔心會發生危險或意外,那是我唯一可以放聲尖叫而又不被父親叫停的時刻。

© Civil Aviation Department

我也在那裡上學,噪音只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老師已經習慣了重複講一遍。可以肯定的一件事——你永遠不會在有飛機飛過頭頂的時候的課堂上打瞌睡。」

© Daryl Chapman

另一位市民劉傑夫在80年代和90年代也住在啓德機場附近。

「早年,啓德並沒有那麼忙,但是到1980年代後期,每隔幾分鐘便有飛機降落或起飛。

當飛機在頭上飛過時,我們在家裡要暫停對話,打電話也要停止講話約30秒鐘,但是你已經習慣了。奇怪的是,在啓德關閉了之後,我就懷念起啓德來了。」

© Daryl Chapman

不得不關閉

  • 過於繁忙

隨著空運及客運增長迅速,啓德機場在1990年代的設計乘客量為每年2,400萬,但它關閉前的實際客量卻達到2,800萬,再加上150萬公噸貨物,以國際客運量屬全球第3,貨運更達全球第1。

但是啓德機場只有一條跑道,平均每小時要升降班機達36次,繁忙時間接近每分鐘一班,已是安全考慮下之極限。而且,跑道與滑行道距離過近,任何意外都可能令機場癱瘓;航道之下為人口密集的住宅區,遇上嚴重意外時後果堪憂。

© Civil Aviation Department

  • 已到發展極限

早期的啓德機場和住宅區相距還比較遠,但隨著住宅區和機場不斷擴展,機場的位置和住宅區變成一街之隔。到了1980年代,啓德四周已經再無發展空間。啓德用盡各種方法,在有限的土地上擴展至65個停機位,當中只有8個直接靠在客運大樓旁。

機場無論是起降時間、停機位等都到使用的極限,航空公司要開設到新目的地的航班也比較難。

協和飛機在啓德起飛 © Daryl Chapman

  • 噪音

噪音是啓德機場的一個重要環境問題,飛機升降帶來的噪音影嚮區域甚為廣泛,包括鄰近啓德機場的地區。由於噪音問題,在深夜至清晨時間禁止航班升降,使啓德的航班起降數目設有一定上限。

1998年7月5日,啓德最後一天運作,翌日(7月6日)淩晨一時許正式關閉,新機場也同時投入使用。

© Daryl Chapman

啓德降落視頻

來源:愛麗森小姐的收集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