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2 日

美國左翼走火入魔,政治正確走向極端

文:房東的ID

由於喬治.佛洛依德之死,美國的抗議仍在繼續,甚至蔓延到了歐洲,但事情早已開始變味。

為追求公平正義而吶喊,那確實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但暴力活動則是玷污了抗議的初心。

這兩天我看到一個很不好的消息,明州當地的抗議者將全美最古老的科幻書店和藏書最多的推理書店燒成廢墟。

雨果叔叔科幻書店和埃德加叔叔推理書店位於明尼阿波利斯市,僅一牆之隔,店主都是當地傳奇書商Don Blyly。雨果叔叔的科幻書店成立於1974年,是全美歷史最悠久的科幻書店;埃德加叔叔的推理書店成立於1980年,是全美藏書最多的推理書店之一。兩家書店備受讀者歡迎,是明尼阿波利斯的文化地標,藏書超過十萬冊,有包括《星船傘兵》在內的眾多科幻小說初本,如今被一把火燒為灰燼,是文化領域的重要損失。雖然店主表示他將會在原址上重建書店,可那些化為灰燼的有重大意義的書籍初本卻不可能再復原了。

兩家書店的原貌

兩家書店現在的樣子

燒書,這是我們在兩千多年以前犯過的錯誤,沒想到在二十一世紀的美國還能上演這一幕,這些激進的暴力參與者真的關心喬治、關心美國的民權發展嗎?

另外有一個問題我表示好奇:如果這次死的不是一個黑人,而是一個華裔,美國和歐洲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嗎?

如果不會,又怎麼讓人相信現在這些喊著Black Lives Matter(黑人命貴)的人會在乎其他人的生命?

 

知錯就改

這次美國街頭運動到目前為止已經取得了不少實質性成果,這些成果包括但不限於:

(1)四個涉事警察全部被起訴,其中跪殺黑人喬治的白人警察德里克·沙文受到的指控升級為「二級謀殺」,他的妻子也決定和他離婚;

喬治佛洛依德案中的另外三個涉事警察

(2)多個其他地區在彈壓抗議運動時有過激暴力行為的警察被停職;

(3)川普曾要求動用軍隊平爆,但遭到美國防長以及各州地方官員的拒絕;

(4)美國多個政客、民間組織,以及其他多國政要紛紛出面支持平等對待黑人的訴求;

(5)明尼阿波里斯等地考慮對現有警察體系進行徹底改革,轉向基於社區聯防為主的安保制度。如果實施,將在未來大幅降低喬治佛洛依德案在未來重演的可能性。

儘管如此,抗議者仍然繼續使出極端手段,進行著沒有目的的破壞。

 

美國警察的難處

殺死喬治的白人警察名叫德里克.沙文,他在執法過程中沒有人性、釀成大錯、罪不可赦,這點是所有人公認的。

但用這一個案例來說明美國警察甚至是全社會都普遍歧視黑人又有些牽強。

我們分析問題時要換位思考:美國警察執勤的難度和面臨的風險遠高於其他國家,因為美國是個全民持槍的社會,這意味著警察在違法者面前可能也是一個弱勢群體,美國左翼喜歡反覆給人灌輸所謂的「政治正確」,但如果警察也搞這種「政治正確」去做踐行白左的聖母精神,說不定第二天罪犯逍遙法外的同時自己就要蓋上星條旗了。

我們先看看下面這個視頻,如果當事警察倖存並且在未來執勤的時候再次遇到黑人違法者,他們心裡會不會有陰影呢?

瘋狂的肇事者

如果說這樣的個例並不足以說明問題,我們就來認真看一下數據,數據不會騙人。

美國左翼喜歡反覆給別人強調:美國黑人被警察槍擊的機率是白人的2.5倍,所以這是種族歧視。但他們不會說只占人口13%的黑人引發了55%的槍擊和毒品案。

左翼也不會告訴你,在2018年,所有被警察打死的未攜帶武器的案件中,有19個是白人,黑人是9個,而這一年槍擊案中44%是黑人所為。

左翼更不會告訴你,在美國 75 個最大的縣中,黑人只占總人口的 15%,但他們被控犯有 62% 的搶劫罪、57% 的謀殺罪和 45% 的襲擊罪。

哈佛大學教授羅蘭·弗萊爾的研究顯示,在休斯頓黑人被警察槍擊的可能性比白人低 24%,即使嫌疑人持槍或使用暴力。

《華盛頓郵報》的統計顯示,12% 死於他殺的白人和西班牙裔是被警察殺害的。相比之下,只有 4% 死於他殺的黑人是被警察殺害的。

事實上,更大數量的黑人並不是被白人所害。據統計,在2015年有89.5%的黑人是被同族裔的黑人殺死的。

看過這些數據後還有人覺得黑人受到歧視嗎?

根據我自己的生活經歷,我認為美國多族裔之間的歧視到現在已經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了,目前的問題主要在於誤解和偏見。比如說你看到一個身材高大強壯、戴著金鍊子、手臂上有紋身的黑人大漢,你不會歧視他,但你潛意識會害怕他,儘管他很可能並不是一個壞人。

如果這時有人對你說:「你這種害怕就是歧視!你為什麼不害怕別人而害怕他呢?你這個種族主義者!」 

你會不會覺得抓狂呢?現在美國極左翼對別人的要求大體就是這幅狀態。他們的雙標玩到了極致,其他人哪怕是偏見也不允許有,而他們自己就可以打砸搶燒。用聖人的標準要求別人,用流氓的標準對待自己。

矯枉過正與得寸進尺

過去美國黑人遭受到了許多不公的待遇,經過上百年的奮鬥和發展,如今美國黑人權利比過去得到顯著提升。

我們常說,矯枉容易過正,現在它就在美國發生著。

現在的美國,稱呼一個人是黑人(Black man)會被很多人視為種族歧視,所以現在最準確的說法是非洲裔美國人(African American)。奇怪的是,過去從來沒有人因為稱呼德國裔美國人為白人(White man)而被指種族歧視。

我們分析一下左翼的邏輯:他們覺得「黑人」這個稱呼是歧視,而「白人」就不是歧視,那麼這套邏輯本身是不是就是一種歧視呢?

如今美國很多城市都有人高舉Black Lives Matter(黑人命貴)的牌子,但我們更應該更加追求的是All Lives Matter(所有人命貴),因為平等是對所有族裔共同的保護,而且失去理性和公平的權利訴求最終會被人拋棄。比如這些年中國的一小部分女權者被批是「田園女權」,原因何在?因為有這些激進的女權者所主張的訴求超出了男女平等的原則,所以無法被社會所接受。

現在美國的反種族歧視也已經發展到極端,出現了類似的「田園化」。如果你現在跑到街頭喊出All Lives Matter這樣一句並不過分的口號,就可能被那些喊著Black Lives Matter群毆到住院。

為了避免歧視而對某個族裔給予特殊關照和過頭的敏感度,這本身就是一種嚴重的歧視。

矯枉過正還不足以滿足美國左翼的貪婪,他們還要得寸進尺。

6月1日,美國BET公司創始人(Robert Johnson)呼籲要就曾經的奴隸制給美國黑人賠償總計14萬億美元,這個數字相當於聯邦政府四年的財政收入的總合。

Robert Johnson獅子大開口,一口14萬億

事實上,左翼在西方社會並不是一個貶義詞,傳統的左翼主要是指支持平等原則,關愛社會中下層群體的一種意識形態,這本來是一個非常有愛的群體,而現在的美國左翼正在用充滿仇恨的行動侮辱自己的政治立場。

你想知道今天美國文化和政治上的自由主義(左翼)和保守主義(右翼)有哪些區別嗎?一張圖說明問題。

下圖中左邊的女士是紐約市長白思豪的女兒Chiara,她代表自由主義;右圖大家都很熟悉,她是川普的大女兒Ivanka,她代表保守主義。你希望你自己的孩子成為哪種人呢?

紐約市長白思豪的女兒(Chiara)與川普的女兒(Ivanka)

肯定有讀者會說,你選圖有偏見啊,左圖為什麼不用Chiara正常的照片呢?

我只能說句不好意思,這裡選的圖片已經算是很正常很客氣的了。畢竟你沒有看到Chiara嗑藥之後裸露地躺在地鐵座位上的照片(我也不好意思貼進來),看過那些照片之後再對比一下右邊的Ivanka,你就知道什麼是作死的白左、什麼是正統的美國精英了。

拿這兩張照片作對比,美國左翼一定會說:你這是外形歧視!

不好意思,她有選擇殺馬特的自由,我就沒有審美偏好的自由嗎?

將心比心

新教文化是美國建國以來重要的立國基礎,美國之所以被無數人稱為「燈塔」,很大程度上就源自於該文化所倡導的博愛、平等、自由、包容…這些理念已經植入了美國這個國家的基因。

新教文化植入國家基因不代表它未來就不會基因突變,美國的情況一直在發生變化。預計到2043年,白人在美國人口中的占比將跌破50%,而拉丁裔將大幅增長,這意味著白人也將成為美國的少數族裔,屆時美國將不存在多數族裔,不同文化和族裔之間的矛盾可能激化。

美國白人比例(圖中橙色部分)正在快速下降

新教文化源於歐洲,由於其虔誠的信仰、博愛和包容的思想,他們在自己占據優勢時也能夠不斷反思自己的錯誤,給其他文化和族裔以足夠的自由和包容,但假使其他文化和族裔在未來的美國得勢後,他們還會不會這樣包容其他人呢?

這是一個值得思考問題,而我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感到很悲觀。因為我們現在已經看到,有些少數族裔在飲食、文化、教育等各個方面享受著特權,甚至干涉到其他人的生活習慣,但還是不知足,矯枉過正之後不是糾偏改錯,而是得寸進尺。那麼當他們未來進一步壯大時,還能容得下其他人嗎?

要做這個假設其實不難,我們看一下各地的移民結構就很清楚了:歐洲和美國的少數族裔正在快速發展,因為他們容得下大比例的有色族裔,但非洲的白人比例卻越來越低,沒有哪個國家容得下成規模的白人。

白左們的聖母心泛濫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考慮過自己未來弱勢時會是什麼處境,其根本原因在於他們一直把自己視為美國的主宰者、視為有色族裔的上帝,所以一天到晚悲天憫人。可是換個角度看,白左們如此自視甚高算不算是對其他族裔的又一種歧視呢?如果我是黑人,我會對他們說:誰tm稀罕你們給的可憐。

由於文化基礎不同,可以斷言:如果美國未來什麼時候真的成為非裔或拉丁裔的天下,他們對待白人絕對不會有今天白人對待他們一樣好(儘管現狀之下仍然有不盡人意之處)。

美國所謂的保守主義並不是真的保守,左翼口中的自由更不是真的自由

美國保守主義保的是美國立國以來傳承的新教文化,守的是博愛和包容的價值觀(博愛和包容不代表不平等下的縱容),在經濟領域,保守主義倡導自由市場和儘可能少的干預;而美國左翼所要求的平等和自由如今已是建立在損害他人自由的基礎之上,這回我們並沒有看到什麼民主黨大佬出來指責各地出現的打砸搶燒。

這些過分的美國左翼表面上是要追求公平,實則是要摧毀新教文化根基以滿足自己的短期利益。表面上看是美國兩黨之爭,深層次則是美國傳統的新教文化和不斷壯大的新族裔產生的碰撞。

民主黨人國會議員面貌

共和黨人國會議員面貌

川普這個人確實有很多毛病,在很多人眼中他是個心胸狹窄的瘋王,但是相比他的對立面 – 美國的左翼,川普的危害顯然更小、影響時間也更短;兩害取其輕,川普反而顯得更可靠了,這也是當年他爆冷打敗希拉里的原因。如果左翼還要吃著喬治.佛洛依德的人血饅頭在美國繼續搞事,無異於給川普11月的大選送選票。

對美國這樣一個移民國家來說,既然享受了全球人才的紅利,就必然要為這一獨特優勢付出代價。在這個過程中,要警惕美國左翼掏空國家的根基,這對全世界都有重要意義,燈塔熄滅之時,天下大亂之日。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