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1年的某一天,當聽到這句話的的時候,很多人可能要頓一頓才能反應過來。

誰出新專輯?

趙傳?哪個趙傳?

 

趙傳?哪個趙傳?

就是那個唱《我是一隻小小鳥》的趙傳!

說到這裡,很多人才恍過神來,哦!原來是他!

說到這裡,很多人才恍過神來,哦!原來是他!

 

沒錯,今年4月份,趙傳又出新專輯了,專輯名字叫《老不休》,收錄了11首歌。

然而,已過去4個月,很多人大概還不知道這個訊息。

 

對現在的很多年輕人來說,趙傳是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但對於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來說,趙傳的名字,就像他的歌一樣雋永。

趙傳在家裡頭排行老四,小時候和其他5個兄弟姐妹擠住在父親的軍隊宿舍,常拿紙殼墊在地上當床睡。

那會兒,趙傳喜歡聽美軍電臺,裡面播很多英文歌,他的心頭好是披頭士和老鷹樂隊。

那些歌他聽過後就能跟著哼,調門高嗓子好,唱啥都是有模有樣的。

 

國三那年,他買下了人生第一把吉他,開始摸索指法彈奏,一首歌一彈就是好幾個小時,不間斷地重複,他不嫌煩反倒樂在其中。

在音樂的世界裡,能找到 想要的自由。

在音樂的世界裡,能找到 想要的自由

 

17歲的時候,趙傳加入了一個叫「金屬小子」的樂隊,成了他們的主唱。

白天,他在貿易公司裡當文員,晚上就到舞臺上嘶吼著唱些重金屬搖滾樂。

兩點一線,小心翼翼地不讓單位領導知道。

兩點一線,小心翼翼地不讓單位領導知道

 

1982年,趙傳和弟弟及幾位朋友組了個「紅十字合唱團」,作為一支地下樂隊,紅十字很快在圈子裡打開知名度,趙傳高亢的調門和朋克風十足的打扮非常吸睛。

4年後,紅十字樂隊榮獲第一屆「全島熱門合唱團比賽」冠軍。

不久,他就被滾石唱片公司的企劃經理看中籤約做了歌手。

 

第一張專輯,是1988年11月份發行的《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

當時《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是一個「棄嬰」,因為歌名和歌詞,沒人願意拿去唱。

趙傳1米67的身高,大大塌塌的鼻子,小眼睛,乍一看有點像忍者神龜,跟「帥氣」一類的詞彙一點不沾邊。

 

所以這首《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由他來唱,再合適不過了。

當時知道這個安排後趙傳心裡很不樂意,因為不僅要承認自己丑,還得大聲喊出來。

黃韻玲(作曲者)給他解釋,說這個「醜」不是指相貌,而是代指每個人都有的平凡的一面。

李宗盛也勸他,說想要成功,唱這個歌是對的。

趙傳半信半疑

 

趙傳半信半疑。

後來一錄,他才發現這歌特別貼合自己的經歷,特別是:

「在鋼筋水泥的叢林裡,在呼來喚去的生涯裡,計算著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

計算著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

 

這幾句,瞬間令他想起幾年前在貿易公司當文員,被使喚來使喚去的日子,情感一下湧上來。

但是歌錄好後問題又來了,那會兒的台灣是偶像當道的時代,顏值不夠高會敗好感度,直接把趙傳的臉放在專輯封面,滾石真的不敢。

這時,李宗盛又給公司支了招,他提出拍那種「朦朧」照,利用角度和姿勢把趙傳的臉「隱藏」起來,所以當年拍出來的封面是這樣的:

 

發片之前,公司的人問趙傳:「你覺得能賣幾張?」

趙傳說,1萬張吧。

那人急了:「我花了那麼多錢,你自己對你自己的唱片都沒有信心啊!」

結果,這張專輯一發行,賣了30萬張

 

結果,這張專輯一發行,賣了30萬張。

趙傳一戰成名。

那之後,台灣人才知道原來樂壇還有這麼一位「反潮流」歌手。

 

「那些其貌不揚的男人終於尋到了完全自信的理由——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

曾經一度幻想完美的女人也開始了對另一類男人的傾慕,理由是——他很溫柔,雖然他很醜。」

 

1年後,趙傳又推出第二張專輯《我終於失去了你》。

同名主打歌和趙傳的某任戀人息息相關,當年兩人邂逅在北京前往香港的飛機上。

趙傳一夜成名後女孩家人覺得這戀情不靠譜,加上處於上升期的趙傳實在太忙了。

終於失去了那女孩

終於失去了那女孩。

李宗盛把趙傳的不捨糅到了歌裡,格外動人。

只是在錄製歌兒的時候,趙傳和李宗盛起了爭執。

只是在錄製歌兒的時候,趙傳和李宗盛起了爭執

關於第一句詞的切分,李宗盛認為應該是「當所有的人離開我的時候」;

趙傳覺得該唱成「當,所有的人離開我的時候」。

強勢的李宗盛讓趙傳聽他的,這激起了趙傳的逆反心理,就不。

兩人僵持了一個多小時,李宗盛忽然從座位上蹦起,掀開錄音室的玻璃門就衝進去。

眾人嚇傻了,以為大哥要打人

眾人嚇傻了,以為大哥要打人。

沒想到李宗盛氣勢洶洶地,準備給趙傳下跪,他膝蓋一彎趙傳馬上就明白了:

「他那個意思是想說,老趙啊,求你了!」

說時遲那時快,趙傳立馬先發制人,整個人臥倒在地上,五體投地。

眾人見狀,方才的緊張氛圍一掃而光,紛紛大笑起來。

這就是李宗盛和趙傳之間著名的「下跪事件」。

不過趙傳雖然機靈,最後這場僵局的勝利者依然是李宗盛。

專輯出來後,女孩聽到了這首歌,特地跑到演唱會的後臺跟趙傳相見,但那時候她已有了家室,沒什麼可能了。

不過這件事趙傳很欣慰,他覺得女孩終於明白了他的心思。

「經過幾年她才知道,我對她是不錯的。」

這張唱片又獲得了巨大成功,跟陳淑樺的《夢醒時分》並列為當年台灣最火的兩張專輯。

很快,1990年8月份,趙傳又推出了第三張專輯。

這張專輯就是轟動一時的《我是一隻小小鳥》。

一句:「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想要飛呀飛卻飛呀飛不高!」

把小人物的無奈,全都唱進了歌裡。

李宗盛寫的是他「從小李到老李」的心路歷程,趙傳唱的,卻是他遭遇變故後的心境。

當時,趙傳的工作室遭人盜竊、縱火,14萬現金被奪走,工作人員也被打傷,一切竟是他曾經的「合作伙伴」所為。

這件事情給了趙傳巨大的打擊,原來曾經並肩作戰的好朋友,為了利益竟然反目成了這幅模樣。

人性的陰暗令趙傳覺得極其可怕

人性的陰暗令趙傳覺得極其可怕。

看到沮喪哀傷的趙傳,李宗盛驚覺,原來一個如此張狂、桀驁不馴的rocker,心裡也有不堪一擊的角落,他大受啟發,寫出了這首《我是一隻小小鳥》。

趙傳錄這首歌整整錄了5天,每次都情緒激盪,無法繼續。

 

一唱到「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吶,你們好不好」,就受不了。

但也就是這首痛苦的歌,讓趙傳成為金曲歌王,真正變得家喻戶曉。

1991年,趙傳受邀在北京工人體育場舉辦個人演唱會,成為第一個在北京舉辦個唱的台灣歌手。

而說起趙傳的演唱會,傳奇故事一樣不少。

比如說,現在咱們到現場去看明星的演唱會都不允許帶打火機和瓶裝飲料。

這兩項規定都是從趙傳這裡開始的。

這兩項規定都是從趙傳這裡開始的

91年的時候,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趙傳的聲音早已伴隨錄音帶傳入了內地的千家萬戶。

當時很多人不遠萬里來到首都,只為看趙傳一眼。

演唱會開始時,工人體育館熄燈,全場昏暗。

等趙傳唱到《我是一隻小小鳥》時,不知是誰首先從口袋中掏出了打火機,把燃燒的火苗舉過頭頂。

很快,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越來越多人舉起了打火機。

現場不斷響起「咔咔咔」的聲音,那是手指劃過打火機齒輪的聲音。

瞬時,觀眾們的臉就被黑暗中的無數火苗照亮了。

這麼多人一起用打火機,這可把做安保的工作人員嚇壞了,從此之後,明星的演唱會一律不準攜帶打火機。

另一次是在1993年,當時在臺上的趙傳正唱到酣處,覺得口乾舌燥想喝水,當時趙傳衝著工作人員喊道:

「有沒有水,拿來喝啊!」

工作人員還沒反應過來,一個個礦泉水瓶就划著優美的弧線從空中一個又一個地飛了過來。

一個還沒落地,另一個已經從人群中升起,不少礦泉水瓶還在空中相撞,改變了拋物線的軌跡。

200多個礦泉水瓶,全部精準地落到了舞臺上

200多個礦泉水瓶,全部精準地落到了舞臺上。

其中有兩個一個打中了趙傳的面門,一個擊中了他的胸口。

於是從那之後,拼裝飲料也被禁止了。

除此之外,趙傳還是演唱會砸吉他第一人

除此之外,趙傳還是演唱會砸吉他第一人。

2010年,在某場演唱會上,半裸穿著緊身褲的趙傳唱完《我是一隻小小鳥》之後,一把將掛在脖子上的吉他取下來,雙手捧著往半空中拋去。

幾個上下後,吉他被摔得粉身碎骨

幾個上下後,吉他被摔得粉身碎骨。

那一年,趙傳50歲了。

我們把時間撥回20年前。

三張專輯之後,趙傳的第四張專輯出現了銷量下滑的趨勢。

公司馬上就開始冷落他,人情冷暖在這一刻,變得格外真實。

以至於第五張專輯《約定》製作的時候,趙傳壓力達到了頂點,當時他的錢已經所剩無幾,工作室的工資也遲遲沒有結算。

一旦唱片失敗,就等同落入冰窟

一旦唱片失敗,就等同落入冰窟。

另一些事情也開始困擾趙傳。

趙傳的家人們把他當成了搖錢樹,總覺得只要他一開口,金山銀山,馬上就來了。

於是姐姐經商失敗之後,竟然把趙傳居住的房子,抵押給了債主。

更可怕的是,趙傳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連你最親的家人,都這樣對你。」

趙傳對這種完全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根本沒有辦法接受。

同時,在台灣,歌手不僅要出唱片,還得不停趕通告,上綜藝節目。

8、90年代,台灣整蠱節目盛行,憨憨趙傳上通告老是被整,一次比一次慘。

有主持人開玩笑說趙傳長這個臉,是因為父母在懷他的時候「出了問題」。

後來有粉絲寫信給趙傳說:「看到你被整很難過。」

事業停滯,家人傷害,環境荼毒。

最紅的那幾年,趙傳常常感到精神恍惚,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後來醫生告訴他,他得了重度抑鬱。

那個時候,他從舞臺上消失了,用大量的時間獨處,四處旅行,尋求情緒的出口。

1997,香港迴歸的這一年,趙傳在上海邂逅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就是他的現任妻子李秉蓁。

跟那段「我終於失去了你」不同,趙傳和李秉蓁婚姻長跑一走就是18年,兩人育了2女一子。

當年在電話裡,趙傳給李秉蓁即興清唱了一段,歌詞是這樣的:

「你是我永遠的寶貝,在我心裡你最美;如果你願意一起,希望我們永遠相依為命。」

李秉蓁聽完後心花怒放,兩人真的成了一生的伴侶。

因為李秉蓁的英文名字叫「麗莎」,而趙傳有首歌叫《奧,莎莉》,舞臺上趙傳每次唱這首歌,李秉蓁都覺得是在唱給自己。

在愛情的潤澤下,趙傳慢慢地療愈著自己的心傷。

休息的時間很長,趙傳一歇就是10年。

10年過去,歌壇滄海桑田,星移斗轉

10年過去,歌壇滄海桑田,星移斗轉。

從唱片時代進入了數字時代。

今年的趙傳,已經60歲了。

對於他而言,巔峰似乎早就已經離去。

2010年,他自掏腰包100萬製作了一張EP《最初》,裡面收錄了3首歌。

這張趙傳蟄伏10年後交出的作品,最終反響平平。

「現在的音樂環境發生了太大變化,其實蠻有挫折感的。

這麼多年,我們都在挫折感中成長,每一次都強打起精神重新出發,試圖找到一種不賠錢的方式。」

當現在的頂流們毫不費力地靠著粉絲在各大榜單上虎踞三甲的時候,趙傳這樣的音樂人卻在拼命地尋找著與時代潮流之間的平衡點。

他似乎真的老了。

只有當他開嗓的時候,觀眾才驚覺,他一點都沒變。

臺綜《藝能歌喉戰》上,他玩升key直接飆到F6,震得黃舒駿給他鞠躬道歉。

《天天向上》跟黃綺珊和胡彥斌飆高音,唱《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力道一點不減當年。

參加《歌手》,樂評人評價,他唱歌就像自己在家裡隨便唱那樣輕鬆,舉重若輕,但其他人一對比,馬上就知道他有多牛。

當齊秦的嗓音訊頻出問題的時候,趙傳依舊是無數聲樂老師推崇的歌唱典範。

胡彥斌和他飆高音之後,羞答答地說:「傳哥嗓子長得好。」

2018年12月15日,他還憑藉歌曲《感謝你》獲得華語金曲獎年度最佳閩語歌曲。

無論何時,談論起台灣樂壇,談起華語搖滾,趙傳永遠是一個繞不開的名字。

今天這個流量當道的時代,很多人依舊在聽趙傳,說他的歌是經典。

這些歌為什麼經典呢?

僅僅因為優質的詞曲和硬核的唱功麼?

不,更因為歌曲中傳達出的價值觀

不,更因為歌曲中傳達出的價值觀:

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平凡的,沒有人會為你樹碑立傳,沒有人會知道你的生卒年月,沒有人會給你一飛沖天的機會。

我們面對的,常常是擠地鐵的早晨;

點外賣的中午;

熬夜加班的夜晚;

每月大幾千的車房貸、孩子高昂的學費、不斷上漲的物價。

很多時候,即使拼盡全力,也不過只吃上了一碗平平無奇的白米飯。

這種平凡難以改變,但我們可以接納,安於其中,以真誠和熱忱去生活、去玩鬧。

即使偶有痛苦,也一定繼續往前。

飛不高的小鳥,也有屬於自己的價值。

飛不高的小鳥,也有屬於自己的價值

這是趙傳聲音裡訴說的現實主義,是我們共同的喜怒哀樂。

相信,只要這個世界不褪去它的煙火氣,趙傳便不會過氣。

只要他一開嗓,一定有人願意用力地,將雙手舞動。

最後用趙傳新歌《老不休》中的一段歌詞來結束這篇文章:

「我的聲音依然高亢嘹亮,銅牆鐵壁,也無法阻擋,穿透遠方。」

來源:淘漉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