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中心醫院這些領導的奴顏媚骨和精神控制

蔡莉

文:將爺

這幾天,多家媒體集中報道武漢市中心醫院

有全網接力的那篇《發「勺」子的人》,刷屏的《四人殉職,四人瀕危——武漢中心醫院「至暗時刻」》。

這些專業媒體報道表明,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在這場疫情中傷亡慘重。

目前,這家醫院已經殉職的四位醫生,分別是眼科副主任梅仲明、眼科醫生李文亮、眼科副主任朱和平、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學慶。

武漢市中心醫院在此次疫情中殉職的四位醫生,分別是眼科副主任梅仲明、眼科醫生李文亮、眼科副主任朱和平、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學慶(從左至右)。(何籽/圖。摘於南方週末,鳴謝)

仍有四位醫生瀕危,他們是副院長王萍、倫理委員會劉勵(該院肝膽外科蔡常春主任的妻子)、胸外科副主任醫師易凡、泌外科副主任胡衛峰。

此外,還有230名醫護人員遭受感染。

情況很不樂觀,在這裡也祈禱他們平安。

提煉這些權威媒體報道主題,也就是武漢市中心醫院主要領導人格低下,一身奴顏媚骨,通過精神控制,造成重大傷害。

事實上,連武漢當地媒體都看不下去了。武漢科技報採訪這家醫院被感染的張芸醫生就說:

院方遲遲未引起足夠的重視。

面對他(李文亮)的亡魂,有些人就那麼心安理得?

可以說,武漢市中心醫院,因為領導奴性自私,唯上欺下,讓醫護人士匍匐在自己家天下的權力之下,已經結果造成醫護人員出現群體性傷亡。

該院黨委書記是蔡莉,院長是彭義香。

武漢市中心醫院的書記叫蔡莉,就是上圖這位。

多家報道稱,蔡莉是衛生局系統的官員出身,和一線的專業差距拉得很遠,並不清楚一所醫院的運作方式。

武漢中心醫院的院長是彭義香,就是上圖這位。

彭義香雖然是臨床本科出身,但畢業之後就和臨床工作沒有關係,長期做教育工作,是一位有醫學背景無醫學實踐的行政官僚。

在財新的那篇報道中,該院多位醫生這樣分析:

現在,大家都在呼籲對這樣領導進行問責。痛打落水狗,十分有必要。儘管這家醫院相關領導還沒落水,也必要使勁打。

魯迅先生說:

總之,倘是咬人之狗,我覺得都在可打之列,無論它在岸上或在水中。

因為這種領導,如果打不死,打不盡,隨時會復活,還會咬人,傷人,甚至,再害死人。

不痛打,就起不到震懾作用。

事實上,像武漢市中心醫院這樣媚權欺下的領導,在現實中,也不是孤例。

甚至,就在你身邊。

0 1

如何識別這種領導的真面目?這裡就以武漢市中心醫院某些領導的言行來舉例分析。

他們的語言——有罪定論和極致污名

急診科艾主任提及這個病可以人傳人,但沒有獲得領導任何回應。南方週末記者證實,院領導訓斥,很多人在場。訓斥她用了三句排比句:

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市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凶。 

這是怎樣的ZZ帽子,這是怎樣的有罪定論,這是怎樣的精神壓迫!

各科室在2019年12月底頻繁上報疫情後,院領導並未示警,人們緊張起來,有科室負責人戴著口罩去開會,遭到這樣批評:

大驚小怪,擾亂軍心 。

他們的行為——無處不在的展示權力狂妄自私。

疫情暴發3個月後的3月8日,有醫生說,才第一次知道書記和院長到隔離病房看望感染的醫護人員,他們是在職工群和朋友圈裡看到了領導看望住院職工的照片。

南方週末記者報道細節是:

三個月不去病房的書記,卻在接到衛健委命令24小時在醫院之後,安了床、裝了淋浴、還不忘讓工作人員裝上浴霸,因為她「洗澡怕冷」。

而對員工,卻極其冷漠,沒有關心。那時,醫護人員所穿的防護服,薄如蟬翼,「簡直就是裸奔,真的是敢死隊」。

正是在這樣的情境下,逝者江學慶筆記本有下圖這樣的記錄:

也就是說,這種權力陰影,已經形成精神控制,覆蓋到這家醫院的所有人。

該院退休職工於林深感痛惜說:

一個一百多年歷史的好醫院,職工都很痛心。等疫情結束,這些都要找醫院討說法。

急診科艾主任說:

2月21號早上領導和我談話,其實我想問幾個問題,比如有沒有覺得那天批評我批評錯了?我希望能夠給我一個道歉。但是我不敢問。沒有人在任何場合跟我說表示抱歉這句話。

這些言行都在說明,武漢市中心醫院有些領導,媚權、心狠、冷漠、無能。這種人,太黑,太陰,太毒,把那麼多醫護人員,硬生生往死裡逼。

醫護人員不滿這樣的領導已久矣!

如果犯下這樣罪惡的人都不道歉懺悔,不被問責處理,公平正義的陽光又怎麼可能普照大地?
現在一些單位,權力家天下,一手遮天,容不得下面有任何異見,一些領導無能,對一些優秀人才極盡打壓,造成單位人才流失嚴重,留下的人才也難以人盡其才。

幾篇關於武漢市中心醫院的報道都提到一個細節,就是疫情之後,一些醫護人員想離開這樣單位。

心,真是傷透了。是的,都是被單位這樣的無良無德無能的領導給傷的。

以前,我有時也不理解,這種聚焦一個具體單位的醜行和罪惡,且是對準某個具體領導進行批評的文章,很多還是會被刪,還是有人說這不是正能量。

現在想通了,因為表揚武漢市中心醫院這種領導,就是保護他們自己,就是讓他們能繼續占著這樣的位子,繼續享受權力的賞賜,繼續掠奪盤剝下屬,甚至草菅人命。

批評也是建議。如果連醜陋都不批評,連罪惡都不制止,誰也不能保證,下一次,災難會不會降臨在你自己身上?

人民需要這樣的揭露和批評。這兩天,相關報道被接力刷屏,甚至形成各種文字變體,就是明證。

大家都是轉發者,難道大家都是壞人嗎?醒醒吧!

其實,比那些虛偽弄權,他們更有一顆真誠的愛國愛人民的心!

針對上面例舉的武漢市中心醫院領導的醜惡言行,有些人需要自照自省,不要自己一臉血污,還以為滿身正義。

0 2

這幅圖片震慟人心!

有87位群成員的江學慶科室的微信群,人們把頭像全部換成了一樣的黑底蠟燭,只留下一張照片頭像,那是已經不能換頭像的江學慶本人。圖片選自南方週末,鳴謝!

逝者已矣,傷者堅強。

問題是,再遇上武漢中心醫院這樣的壞領導,應該怎麼辦?

逝者為大,敬畏傷者。這些受害的醫護人員,值得理解、同情和尊敬。

這裡特彆強調,他們被逼進死亡地帶,也並不只是畏懼領導權力,更大原因,還是心繫患者,醫者仁心。

這方面,從李文亮、江學慶以及艾主任許多高尚行為中,都能體現出來。

這些正是中國好醫生!

事實上,在很多醫院,領導作惡,下屬奉獻,也不只是因為怕領導,而是因為大家都有職業底線。在他們心中,比領導更重要的,是身上背負的公共責任。

以上這些判斷,是下面我一些想法的前提。正如南方週末那篇報道的結尾,讓我非常感動:
記者問及楊帆醫生為什麼出來說話,他說: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這就是醫者的情懷和責任!

越是在特殊的時候,越不能因為領導爛到掉渣,自己就任何事都不做。講求職業道德,盡到社會公共責任,就是如此!

有人問過,這樣文章是不是負能量,還拷問,疫情中我做了什麼。做其他的,我都不想說了。我是一個能寫字的人,不是拿手術刀的人。那麼,我說人話,不悖良心,就是在盡公民責任。

當然,要想更好地為國家社會做事情,平時還是要有一定對抗強權的心態和策略,來保存自己實力。這個實力,個人認為,是守護專業,守護人格。

遇到這種明顯缺德的領導,有時需要躲著走,別太看重眼前那點所謂前途和利益了,用心提升自身專業能力,比啥都強。

說白了,就是要用「我就不跟你玩」的自信和勇氣,來擺脫權力的精神控制。 事實上,對這樣領導,就算你湊上去,跟他搞「團團伙伙」那一套,到最後,要麼被他拉下水,要麼自己也丟了專業和人格。

像武漢市中心醫院這種領導,濫權亂為,外行管理內行,瞎指揮,亂折騰,與這種人耗下去,真是蹉跎了歲月,失去自我,毀了人生。

很多年輕人被卡在這樣機關裡,被一個小小編制、一個小小職位捆住自己,結果被一些權力控制著人生,控制著精神,久而久之,少了一份自信、一份灑脫、一種果斷,不敢去對權力說不,不敢挑戰所謂的權威。

不能從這樣的困境中走出來,不僅會丟掉自我意識,還可能永遠失去創新精神和創造能力。
甚至,在關鍵時候,會丟掉身家性命。

就像在武漢市中心醫院,面對領導反感下屬帶口罩,必須要有反抗的勇氣,那是在維護自己和病人生命安全的底線。

遇到無良領導,「我就不跟你玩」,懂得這種「斷捨離」,也是一種成長進步。

有一句話叫「如果你知道了自己要去哪裡,全世界都會為你讓路」。如果因為不配合缺德無能領導,就失去一些發展機會。那麼,感謝領導不用之恩,天大地大,一個擁有自我的人,一定可以打開另外一片天。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不去攀附那個不欣賞你、只是把你當棋子的人,或許你會失去眼前的地位或利益,但是,你的人生一定會因為這次人格的提升,將來擁有別人永遠都體會不到的美好。

這或許,正是很多醫生說,疫情過後,想離開這家醫院。其實,他們想離開的,不過就是那些弄權的領導。

當然,我更激賞急診科主任那句「我管他批評不批評我,『老子』到處說! 」。

她是豁出去了,沒給自己再留餘地,把一切都說了出來了。這是一種堅決的反擊,當然更值得尊敬。

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人生沒被逼到疫情下的那種絕境,又繞不開濫權領導的打擊排擠,這時候,選擇「我就不跟你玩」的一種消極抵抗,也能守護自己的價值。

選擇灰度人生,或是堅決反擊,只要不丟掉自我,就都沒錯!

不論如何,惟願善良者、正義者,所有的日子,都安好、美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