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中心醫院領導,請趕快辭職

武漢中心醫院

文:李么傻

李文亮艾芬都是武漢中心醫院的醫生。

李文亮在眼科,艾芬在急診科。

眼科的李文亮不知道會有這種病毒,他是聽到艾芬傳達的。

李文亮就在群裡說了一句,讓大家小心。

結果,李文亮遭到醫院領導訓斥,而醫院領導完全知道他是冤枉的。

艾芬也遭到訓斥,訓斥艾芬的人,也知道她是冤枉的。

他們明知道李文亮和艾芬說的是真話,說的是事實,但他們就是要訓斥李文亮和艾芬。

明知道他們沒有做錯,卻還要冤枉他們。

這醫院居然就是如此的荒誕。

醫院領導知道李文亮和艾芬是冤枉的,是因為這時候武漢中心醫院已經出現了多例這種極為可怕的病毒。

武漢中心醫院收治的第一例新冠病毒病人,是2019年12月16日。

這一天,艾芬擔任科主任的急診科,收到了一名發燒病人。

這名發燒的病人久治不愈,便轉入了呼吸科。

12月27日,武漢中心醫院又來了一名同樣病例的病人,和第一個病例的症狀完全一樣。

兩個患者都進行了化驗,化驗單上都寫著「SARS冠狀病毒」。

經歷過2003年的人,都知道這種病毒的可怕。

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診科,向醫院公共衛生科上報了7例發熱病人中被急診科收治的4例,4例病人都是同樣的症狀。

在申報報告中,艾芬就強調說:「可能人傳人」。

醫院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出現了這麼可怕的病例,公共衛生科當然會通報給醫院領導。

醫院領導當然會知道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

如果醫院領導夠專業,肯定會讓醫護人員做好防護措施。

可是,武漢中心醫院的領導一點也不專業,書記蔡莉是官員出身,沒有醫學背景,她連基本的醫學常識都沒有,經常瞎指揮。而武漢中心醫院院長彭義香儘管畢業於華中醫科大學同濟醫學院,但一直擔任教學工作,沒有臨床經驗。

兩個都沒有當過醫生的醫院領導,心中只想著自己的烏紗帽,哪裡還管醫院裡收治什麼病人,哪裡還管這種病毒有多嚴重。

儘管知道武漢中心醫院收治了多例可怕的病人,也知道武漢開始悄然傳播一種可怕的疾病,但是,醫院的領導絲毫也不讓醫護人員採取防護措施。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拿到一份病毒檢測報告,她用紅色圈出「SARS冠狀病毒」,然後拍照發到自己醫學院的同學群中。當天晚上,這份報告迅速傳遍了武漢醫生圈。

沒有一個醫生,不知道「SARS冠狀病毒」有多麼可怕。

艾#芬的朋友圈裡,開始有人轉發這份報告,轉發的目的,就是為了引起注意,做好預防。

轉發的人中,就包括武漢中心醫院眼科李文亮等八名醫生。

然而,艾芬和李文亮都得到了醫院領導的訓斥。李文亮還得到了誡勉談話

艾芬在同學微信群裡發出那張照片後,當天晚上就接到武漢中心醫院監察科的電話,要求她第二天一早,就「來監察科一趟」。

艾芬一夜未眠,驚懼不已。

第二天,她剛到辦公室,還沒有上班,監察科又來了電話。

在監察科裡,艾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他們說她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

如果沒有醫院領導的授意,監察科斷然不會呵斥艾芬。

因為監察科的人更是不懂什麼病毒會傳染,也不懂謠言和真實的界限。

所謂的監察科,只是醫院領導豢養的打手而已。

醫院領導不懂病毒,但醫生懂。

有醫生把防護服穿在身上,結果遭到醫院領導訓斥。

而且,醫院領導開會的時候,還大喊大叫:你們穿著防護服上班,會引起恐慌。

和李文亮在一起上班的眼科副主任朱和平,就是因為被醫院領導斥責,脫下了防護服,結果遭到病毒感染,溘然長逝。

醫院領導每次斥責別人的時候,都不忘把艾芬拉扯上,說艾芬給大家造成了沒有必要的恐慌。

儘管艾芬一再遭受醫院方面嚴厲的斥責,但本著醫生的職業道德,她不能坐任這種病毒四處蔓延,她不能聽任這種病毒傳播給自己的手下。

她告訴急診科的醫護人員:大家上班的時候,把防護服穿在白大褂的下面,這樣醫院領導就看不到了。

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不斷接收新冠病例,艾芬不斷把新冠病例增多的報告,一次次申報給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醫務科,希望引起醫院重視。

但是,醫院一直不重視。

醫院不但不重視,還開會警告說:任何人不得對外隨意發布不明肺炎消息,如果因為信息泄露引起恐慌,就要追究發布者的責任。

大火已經在房子裡燒起來了,海水已經從船底灌進來了,而醫院領導說:不能說著火了。也不能說灌水了,以免引起恐慌。

如果大家一起拿碗拿盆,撲滅火勢;如果大家一起把船艙裡的水舀出去,堵上破洞,那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可是,醫院領導只想著自己的烏紗帽,哪裡還管房子燒了沒有,哪裡還管船沉了沒有。

武漢中心醫院有很多像艾芬和李文亮這樣的人,他們知道這種病毒會人傳人,他們知道後果會有多嚴重。

但是,醫院領導不讓說。

甚至,醫院監察科還對艾芬訓話說:不准在手機短信和微信裡,談論這種病毒,即使和急診科的同事也不行。

這種病毒是一種病,就像重感冒一樣,急診科收治這種病毒的患者,也收治重感冒的患者,但是艾芬和同事可以在手機短信和微信裡交流重感冒的診療經驗,但不能談論這種病毒。

這是一件多麼荒謬的事情。

從12月30日晚上接到醫院監察科的電話開始,一直到2020年1月20日鍾南山院士說「人傳人」止,艾芬一直生活在恐懼和痛苦中。

當鍾南山趕到武漢的時候,病毒已經非常嚴重了。

後來的情況,所有人都知道。

目前,武漢中心醫院已經有四名醫生殉職,包括上面提到的李文亮和朱和平。

還有四名醫生病危。

而這座4000人的醫院,被感染的已經多達300人,所有科室都有人員中招。其中,包括三名副院長和數名科主任。

害死四名醫生的,害得300名醫護人員患病的,正是醫院領導的隱瞞病情,正是醫院領導的敷衍塞責,正是醫院領導的麻痹大意。

請武漢中心醫院書記蔡莉和院長彭義香,趕快辭職,以謝國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