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專畢業,在日本農村躺平,不想回國擰螺絲

這兩年疫情我 b 站刷的比較多,大概是因為現實沒那麼美好,想逃進二次元的世界躲躲,那天躺牀上刷到一個在日本打工的 up 主,叫思樂,說收到日本政府發的消費券。

640

好奇點了進去,up 主是一在日本的研修生,說收到日本政府發的 1 萬日元代金券,折合人民幣 650 元,我心想這有啥,我還抽到過國內 150 元代金券呢,後面他又說前幾天收到 10 萬日元的現金補助,折合 6500 元人民幣,這才讓我酸了一把。

查了下日本研修生:

指為補充日本企業的勞動力而接受外國勞動者的制度,是國外發達國家政府為解決人口老齡化、勞動力不足而採取的一種變通方法。說白了就是勞務派遣。

後來我幾乎看了他所有視頻,佩服他一個人在國外生活的勇氣外,感覺他的生活莫名的解壓。

拷貝黏貼的生活

思樂 97 年生在江西南昌一個單親家庭,小時候父親經常賭博、酗酒,他被寄養在叔叔家裡,初一時輟學,跟著母親一起去紡織廠打工。廠裡一天工作 10 幾個小時,賺不到錢還經常被克扣,後來母親又把他送回學校。

中考後,為了省錢,他報了一所免費的中專學校,專業是電子商務。畢業後在杭州做中國移動的外包客服,幹了 3 年。

19 年在姐姐介紹下,他抱著梭哈的心態,把多年積攢的 4 萬多塊給了勞務公司,辦手續加日語培訓 3 個月,半年後以研修生身份來到日本從事最低端的勞務派遣,按當地最低時薪級工資,折合人民幣大概 50 元一小時。

他的工作地點是日本名古屋的農村,職位是園藝工,日常工作就是在大棚裡種花,搬盆栽。

所有的花都他一個人擺的

大部分時間一個人工作,因為勞務派遣過來的工作都是當地人不願意幹的。按他說的,這種生活像拷貝粘貼,沒有變化,當地除了大棚就是山,他也感到孤獨和壓抑。

孤獨生活的亮色

除了午飯時間,阿樂每天有 2 次 15 分鐘的喝茶休息時間,這時候桌上會擺滿零食,有水果茶、抹茶蛋糕、巧克力等。

這也是他為數不多可以跟同事聚聚說幾句日語的時間,視頻看到同事好像都是 40 多歲的日本阿姨。

吃完茶點,看看周圍的山和霧,也是一種不錯的休閑。

社長經常請客吃飯,雖然只是請一個折合 30 元人民幣的便當,但長此以往夥食開銷也能省下不少。

下班經常能帶回一些免費蔬菜,比如冰箱裡的筍,桌上的生菜等等。

一般每天下午 5 點半到 6 點之間下班打卡,工作時間 8 小時,超時有加班費,日本人都很嚴謹,加班時間精確到分鐘。

宿舍離工作地方很近,踩單車回家,路上可以看到櫻花、晚霞,還有古色古香的日式房子,像漫畫裡的一樣。

收入

22 年 5 月份總收入 22 萬日元 ,包括底薪 16 萬,周末和平日加班費 4.8 萬等,按照當前匯率 22 萬日元相當於 1.078 萬人民幣 。

可惜最近匯率在走低,如果按照 2020 年的匯率,這筆錢相當於 1.4 萬人民幣 。

支出及結餘

支出最大頭就是房租了,一個月 3.5 萬日元 ,相當於 1715 元人民幣,租的是 3 層小別墅。

帶院子,可以種樹,每層都特別大。

除了房租,其他開銷他都詳細記錄

除掉所有開銷,每個月能存 14.7 萬日元,相當於 7200 元人民幣 。他簽的是 3 年合同,按這個數 3 年可以攢下 26 萬人民幣 。

這邊的生活雖然舒適,但因為語言不通,圈子小,導致孤獨感很強烈。 還有半年他的合同就結束了,身邊研修生因為沒學历,回國都是進廠打螺絲,一個月掙 5、6000,特別累,想回來繼續做研修生又沒機會,現在出於用工成本考慮,招的研修生很多是東南亞人。

不過社長已經向他發來邀請,只要他通過特定技能一號考試,可以再工作 5 年,特定簽證的工資會比研修生多一些,轉特定技能二號簽證後,工作滿 10 年還能拿到日本綠卡。

不知未來他會怎麼選擇,我會保持關註。

文末扒一下他所在的名古屋農村的物價,感覺跟廣州這邊差不多,超市半價盒飯 10 元人民幣一個。

炸物 3-6 元人民幣一份

西瓜 65 元人民幣一個

香蕉 6 元人民幣一捆 (3 個)

來源:挖數 微信號:washu66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