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4 日

杭州碎屍案:敢為嫌疑犯許某辯護的律師注定是英雄

文: 臧啟玉

杭州警方已經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杭州碎屍案告破,來女士是被自己的丈夫許某殺害並用絞肉機碎屍,用了兩砘水沖水下水道,杭州警察不辭辛苦,沖洗了38車糞水,找到了來女士的人體組織。

大家都相信了。

對於這個案件,從始至終,我沒有寫過一篇文章,沒發表過任何觀點,畢竟是人命關天的大事,而且是官方規定命案必破的碎屍案。

依照法律規定,未經法院審判,不得認定一個人有罪。來女士的丈夫許某有沒有罪,警察說了不算,而應當經過審判後由法院認定。

有人說,許某已經招供了,這事假不了,兇手就是來女士自己的丈夫。

杭州發生過一起強姦命案,就是著名的張氏叔侄殺人案。張高平、張輝叔侄二人被抓後很快招供自己殺了人。張高平、張輝做了十多年牢後被法院判定無罪,出來後哭著訴說自己被刑訊逼供的過程。

同樣,呼格承認自己殺了人,聶樹斌承認自己殺了人,結果新的兇手出現了。

湖北佘祥林承認自己殺了老婆,河南趙作海承認自己殺了鄰居,結果受害人活著回來了。

最冤的是湖南的滕興善,他承認自己殺了人,被槍決後,被殺的人活著回來了,死的太虧了。

請問,目前來女士下落不明、死不見屍,誰敢保證沒有這樣一天,她突然活著回來站在大家面前?

這篇文章裡,我不帶有任何惡意,希望我們的法律能夠嚴謹一點,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絕對不允許出現重大人命冤案。

本案存在大量疑點。

1、立案的神速。從監控畫面看,2020年7月4日下午時分,來女士還出現在電梯中,7月6日警方就立案並展開調查。首先,許某為什麼要急著報案呢,作為殺人兇手,他當然知道拖的越久,對他越有利,畢竟屍體流入化糞池被消化也是需要時間的,其次,對於一些未確定的案件,平時到派出所里報案,警察的態度想必很多人是有領會的,即使決定立案,也要等到二十四小時後,所以來女士失踪案的起點就很反常。

2、分屍的離奇。 7月5日來女士失踪,7月6日許某報案。也就是說,許某是在極短的時間完成分屍的。人體是一個大型複雜組織,在短短一天時間內完成分屍並碎屍,這不太可能。大家可以測試一下,你家的自來水馬桶積滿兩砘水再放乾淨,需要用多長時間,如果在馬桶裡再加進點碎肉一樣的東西,這個時間在一天之內完成更不現實。

3、人體骨骼去哪裡了。請大家注意,在通報中全文用的是碎屍手段,只強調是被碎肉機絞碎了衝入化糞池,並沒有說明骨骼去了哪裡。許某如果親手殺了來某,身體上的肉被沖入了化糞池,骨骼扔到了哪裡呢,這是本案的重點,千萬不要說被絞碎了一起沖走了,當時許某家裡還有一個小孩子需要照顧,在那樣的環境,要多長時間,要多出多大動靜,是要考慮第三人承受範圍的。

4、碎屍中的心理素質。大家現在回憶一下,你能記得起來的碎屍案有幾個,我想目前能記起來碎屍案只有南師大碎屍案了。確實,新中國以來發生的碎屍案極少,因為這種案件超乎正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而且南師大碎屍案也是發生在陌生人之間,而且來某和許某卻是熟人之間,想像著把一個人體的骨肉分離的畫面,特別是頭部的處理,任何一個正常人都做下不了手。

5、破案的速度。許某是在7月23日凌晨1點被傳喚,10點就交代了殺妻分屍的事實。許某如果真是殺人兇手,以他殺人後接受媒體採訪的冷靜,可以看出他的心理素質夠強大。在沒有任何直接證據的情況下,他完全可以保持沉默拖延時間。另外,對於如此重大案件,正常的審訊需要做至少三次筆錄,除卻休息和吃飯時間,許某在短短不到九個小時能完成這些工作,也值得回味。

要想接近一個事件的真相,絕對不能只聽一方的聲音。

街上兩個婦女吵架,如果你只聽其中一個說話,就會認定另一方有錯。因為每個人都會朝有有利於自己的方面去說辭。

在來某碎屍案中,我們得到的所有信息都是來自於警方的通告,並沒有聽到另外一種聲音。

警方急於召開發布會,已經讓公眾認定了許某就是兇手,千夫所指,罪大惡極,猶如惡魔。

依照法律規定,象許某這種重大命案,嫌疑人可能被判死刑的,在被採取強制措施後或者第一次訊問完畢後應當委託律師介入,如果當事人家屬沒有委拖律師,應當有法律援助律師介入。

但是,至今我們沒有聽到許某已經委託律師的信息,在這樣重大的公共關注案件中,更沒有聽到他站出來說話。

整個事件中,只有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是什麼,是真相嗎?

許某現在非常需要一個律師,但是面對這種惡性案件,有的律師已經站出來表明態度:“這個人如果找我辯護,我是不接這個案子的。”

律師的職責就是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一個人犯了死罪,再高明的律師辯護也救不了他。

律師辯護的意義就是,保障法律程序的正義。一個人犯了死罪,可以依法判他死刑,但是只要他還沒有​​被執行死刑,他就享有作為人的權利。

張扣扣身負三條人命,無論哪個律師辯護,就不會改變死刑的結果,正是律師的精彩辯護,讓民眾看到了整個案件的真相,領會到了法律的精神。

有不少讀者問我,像這種案件,你願意替許某辯護嗎?

敢頂著巨大社會輿論壓力為許某辯護的律師注定是一個為了追求真相而犧牲自己名利的英雄。

我承認自己是一個慫包、軟蛋、狗熊。

如果這就是大家希望聽到的答案,在法治中國的今天,是多麼可悲啊。

來源     律俠普法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