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大律師的價碼還不如「 皮條客」 周燕芬

王振華
文:韋三水 

王振華猥褻兒童案居然僅僅被判五年有期徒刑,讓人大跌眼鏡。

2020年6月16日,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依法不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王振華、周燕芬猥褻兒童案。 6月17日,法院當庭作出判決,以猥褻兒童罪分別判處被告人王振華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周燕芬有期徒刑四年。

6月17日下午,王振華案歷時兩天,法院公佈判決結果,以猥褻兒童罪分別判處被告人王振華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周燕芬有期徒刑四年。

王振華

「 皮條客」 周燕芬
在水哥看來,億萬富豪王振華猥褻兒童案,至少是個「 三無」 案

第一,無法無天。據新京報援引法院方透露的信息,王振華對不滿12周歲的被害人實施猥褻,到案後及庭審中拒不供認其猥褻的犯罪事實。而且態度極其囂張。

第二,無恥至極。王振華猥褻兒童案的代理律師陳有西,真是作踐自己;儘管犯罪嫌疑人有辯護的權力,律師也有為其辯護的權利,這些權利都是天經地義的,但陳有西通過「 聲明」 來帶節奏,一方面為自己正名、為王振華張目,另一方面又說群眾和輿論從道德上「 綁架」 他,難怪被網友們批評說其實「 既當婊子又立牌坊」 的主兒。網友們說,「 有錢能使鬼推磨」 ,因為網上傳言說律師代理費高達1200萬元。

可水哥認為陳大律師的確在「 賤賣」 自己了。為什麼?和「 皮條客」 周燕芬(僅僅被判刑有期徒刑四年)做下對標:王振華給她10萬元,王振華「 作案時間」 13分鐘;若網絡傳言屬實,陳大律師等代理費1200萬,120個「 10萬」 ,意味著120個13分鐘,一共是26個小時。就算一天工作時間8小時,26個小時也就三個工作日多一點。但諸君想一想,王振華猥褻兒童案這個案件,得需要花費陳大律師和其團隊多長時間?就算一個月,沒有休息日,30個工作日啊,相當於10個1200萬啊——怎麼著也得要個上億費用啊——即使上億費用,對於億萬富豪王振華來說,也是「 九牛一毛」 ,人家身價可是400多個億啊。更何況,這筆律師費並不是陳大律師「 獨吞」 ,人家是「 合夥」 的,你們說陳大律師是不是連「 皮條客」 周燕芬的「 價碼儿」 都不如?

那麼,陳大律師為啥還拼了「 老命」 的干啊?人家可是鼎鼎有名的大律師,除了利,還有名嘛——牛X的律師代理牛X的案子。而一旦名利雙收的話,人就容易「 沒臉沒皮」 了。

第三,無可奈何。王振華案件,涉及定罪名和量刑;法院給定了個猥褻罪,你能咋的?這要是在國外,早就給重判了。所以,我們「 吃瓜群眾」 只能無可奈何。但為了孩子,我們必須鼓與呼,強烈司法機關對王振華和周燕芬重新調查,進行重審!

孩子的事情,都是大事情。如果一個社會,連孩子都保護不了,還奢談什麼家國田園?如果一個社會,連罪惡之人都重懲不了,還奢談什麼朗朗晴空?

最近有關孩子的事情的確讓水哥「 鬧心」 ,並羞恥於成年人的世界——一個是被王振華猥褻的那個孩子,一個是墜樓身故的繆可馨。加來諾亞在他所著的《鏡子:照出你看不見的世界史》一書中如此感慨的寫道:「 我們的基因和老鼠的基因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言外之意是,我們人類比「 老鼠」 不會好到哪裡去。他近乎憤慨的「 吶喊道」 :

「 現在我們不知道我們究竟是上帝的傑作還是魔鬼的惡作劇產物。我們,人:一切的毀滅者,偷襲近親的狩獵者,原子彈、氫彈和中子彈的發明者,中子彈是其中最健康的一種,因為它能消滅人,保全物,我們是唯一一種能創造機器的動物,唯一一種為自己創造出來的機器充當奴僕的動物,唯一一種吞噬自己家園的動物,唯一一種在自己飲用的水和供自己吃飽飯的土地中投毒的動物,唯一一種能出租或出售自己也能出租或出售自己同類的動物,唯一一種出於快感而殺戮的動物,唯一一種會動用酷刑的動物,唯一一種有強暴行為的動物,同樣也是唯一一種會笑的動物,唯一一種能醒著做夢的動物,唯一一種能用蠶的唾液製造絲綢的動物,唯一一種會把垃圾變成好看東西的動物,我們發現了連彩虹都未曾見識過的顏色,我們為世界的多種聲音增添了新的音樂,我們創造了詞語,讓現實和現實的記憶不致沉默。」

每一個個體的苦難,其實都是這個社會的苦難。只是,為什麼這樣的苦難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著?這背後是否存在著盤根錯節的「 制度性」 與「 體系性」 的「 欺詐」 ?這個世界越是瘋狂,犧牲的籌碼就越高漲,這是波德里亞說的。當社會博弈進化的能力,隨著「 各種勢力的上下其手」 的「 共時性」 合謀,就會被減弱乃至不再和消亡,從而社會功能加速失調,「 好人」 成為「 房間裡的大象」 ,「 壞人」 可以肆無忌憚,沉默者與作惡者一起讓社會從「 正向」 走向「 負向」 。

於是,久而久之,社會裡的絕大多數人而不僅僅是所謂的「 弱者」 都會痛苦不堪,而只有極少數以作惡的方式謀取「 上位者」 能成為既得利益者,同時他們的「 邪惡」 將會成為人們爭相效仿和膜拜讚賞的對象。如此,傳統的「 道德景觀」 將異化成「 自我鏡像」 ,作惡者將進一步以此擴大自己的侵犯他人的邊界,並以此洋洋得意、彰顯自己的「 成就感和高高在上的姿態」 ,而不知恥,這其實與「 裸陰癖」 的心理本質是毫無二樣的。

陳大律師的冠冕堂皇的「 聲明」 以及億萬富豪王振華的囂張豪橫,無不是「 強者」 的「 自我鏡像」 ;在他們眼裡,道德算個屁?即使法律,他們可能都不放在眼裡。又怎能把受害者放在眼裡呢?又怎能有一絲絲的愧疚悔過之意呢?他們唯有在「 全民審判」 面前才能瑟瑟發抖!

《審判為什麼不公》這本書裡有這樣一句話:「 法庭猶如一個劇場,幾乎從人類誕生之日起,這裡就上演著各種荒誕的劇目。」 相信國家的權威司法機關不會讓王振華猥褻兒童案成為「 荒誕的劇目」 。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