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華猥褻幼女案:陳有西律師的辯護權已經越界

王振華
文: 臧啟玉

億萬富豪王振華性侵幼女案被一審法院認定罪名成立之後,為王振華作無罪辯護的陳有西律師公開發表了一份聲明,在這份聲明里,字裡行間依然堅持認為王振華是無罪的,並表示王振華已經提起上訴,希望二審能公正判決。

看到憤怒的網友對陳有西律師一片指責,我就放心了,公憤還在,正義不死。

中國網民的整體素質是相當低下的,然而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所體現出來的認知,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這樣的社會無論多麼糟糕,依然有救。

法律人的思維和普通人的思維是有差距的。在很多知名律師如斯律、陳律、時律等站出來公開反對陳有西的無罪辯護時,少數人從律師的辯護權角度認為,不應當遷怒於為王振華作無罪辯護的陳有西律師。

依法為當事人辯護是律師的權利,但是任何權利都有邊界,個人認為,陳有西律師已經越界了。

陈有西

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陳有西律師辯護權越界的問題。既然是討論,當然是一家之言,允許不同聲音存在。

第一、不尊重法定程序認定的事實。

在事實認定中,有直接證據和間接證據之分,當孤立的直接證據難以認定事實時,需要間接證據相印證。因此,王振華案中必須分清直接證據和間接證據的關係。

性侵幼女案是一種特殊案件。關鍵直接證據只有受害女童的指認,未成年女童的言詞證據是有一定證明力的,但是證明力有缺陷,這是本案事實認定的難點。在上海另一起性侵男童案中就是因為單一的未成年指認而最終認定犯罪嫌疑人無罪。

而大量的間接證據完全可以和直接證據相印證。同案犯周燕芬的供述、陰道破裂鑑定結論、監控錄像、給介紹人周燕芬的轉帳記錄這些大量的間接證據都可以和直接證據相印證,可以從主觀方面和客觀方面證實王振華猥褻行為成立。

據受害女童代理律師計時俊稱,王振華庭審中也承認對女童有摟摟抱抱的動作,當事供述結合其它間接證據完全可以認定為猥褻。

陳有西從事律師職業這麼多年,應當對這類案件的事實認定規則非常清楚,在大量證據面前做無罪辯護,站在正義面前,請拍拍自己的良心捫心自問。

第二、荒唐的重新鑑定和專家意見。

上海司法鑑定結果是通過合法程序作出的結論,認定女童陰道撕裂,這是一份合法有效的法律文書,是認定王振華有罪的關鍵間接證據。

在對鑑定程序和鑑定人員沒有異議的情況下,提出重新鑑定這是少數法律投機者慣用手段。北京的重新鑑定是誰提出的,有沒有合法批准程序,有沒有法律效力,這些問題都應該調查清楚。如果是單方面去做的重新鑑定,這裡的問題又多了,一挖都是水。

所謂專家意見,我認為應當在滿足三個條件下出具,一是在特殊領域,二是認定有疑點有困難,三是堅持職業道德。

對於陰道撕裂這樣並非特殊領域的問題,有沒有必要申請專家意見呢,在合法程序下司法鑑定結果已經出來的情況下,我認為沒有必要請專家介入。在金錢控制的社會,就不靠譜的就是專家意見,在足夠的誘惑下,總有一些專家會昧著良心的胡扯八道的。

主動提出重新鑑定和專家意見,這是國內一些所謂的大牌律師常用手段,企圖站在權威的高度給法律施壓,這樣的想法是荒唐的。

第三、缺失的法律精神。

作為律師有三大職責,維護當事人的合法利益,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陳有西律師作為王振華的辯護人,站在王振華的立場上說話這無可厚非,但是請尊重職業規定和法律。

美國辛普森案是一個世界經典案例,辛普森明明殺了人,最終被宣判無罪,原因是當時的辦案警察作了偽證。而在王振華案件中,是在鐵證如山面前辯護方又主動提出新證據以企圖證實王振華無罪,這是兩個性質完全不同的程序,是在擾亂法律的正確實施。

王振華身為億萬富豪,即使在看守所內依然增持股票,這種有影響力的人做出性侵幼女的惡性行為,一旦逃避法律的懲罰,將是對社會的嚴重傷害,縱容有權有勢者為所欲為,無數未成年女童面臨被性侵的危險,這哪裡還能體現出社會公平正義呢。

第四、關於陳有西本人的網絡評價。

陳有西是全國頂級大律師,對於法律從業者來說是充滿崇拜的標杆,如果不是發生了為王振華無罪辯護這個事情,很多人依然還會崇拜他。

陳有西原本是高官的機要秘書,如果在仕途上走下去,一定會位高權重,可是他偏偏選擇了做律師,並成律師集團的負責人,優秀的人幹什麼事情都會成功。

陳有西並不是經過普通程序從業的律師,他沒有參加過司法考試,也沒有法律專業背景,而是當時特殊審批的律師資格。

陳有西律師做過許多國內大案要案,最近我會重新再研究他所參與辯護的所有案件,從而全面的認識一個人,不盲目崇拜。

律師是一個良心職業,一個人的良心,就是社會的良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