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戰在搶票一線,大型演唱會淪為黃牛的狂歡?

「下半年,大型演唱會複蘇,開票即售罄,黃牛觀眾傻傻分不清楚。」

「沒有票的感覺誰懂?」

「姐妹我這有票,包售後帶進去,詳情私聊!」

蔡徐坤2021《迷》巡回演唱會北京站搶票結束之後,所有參與搶票的人都被這句話問到心碎。有粉絲感嘆「原來不是13:14開票是13:14售罄啊」。就連演唱會的音樂總監譚伊哲也發微博稱,「不要問我要票,音樂總監也沒票」。

在如此激烈的搶票大戰下,一位搶到了兩張門票的幸運觀眾小黃(化名)表示,能搶到門票,幸運的成分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是依靠搶票,比如在開票之前網上有好多人在傳word版的搶票攻略,她自己也收了一份。

因為要傳文件,小黃是通過微博加了給攻略那個人的微信,加了之後發現對方原來是個搞票務的,說白了就是黃牛。小黃感嘆道,「我當時覺得黃牛也挺不容易的,大家處處提防他們,他們都開始想辦法打入敵人內部了。那個攻略上講了開票前一個半小時要做的工作和搶票時的註意事項,對搶票小白來說還是有點用處的」。

但小黃直言,對於自己這種多次混戰在搶票一線的人,並不覺得攻略有甚麼用處,只是好友列表裡多了一位黃牛而已。小黃還透露稱,在開始搶票前,自己看到一個「三指搶票法」的視頻,要點就是記住搶票頁面的「觀影人」、「同意協議」、「提交訂單」三個需要勾選的位置,不停的連續敲擊練成肌肉記憶。

「開票的那一刻你就瘋狂點擊!簡單粗暴又快樂!」北京站搶票結束後,有人把這個辦法公布在了網上,話題#蔡徐坤粉絲為了搶票有多拼#、#蔡徐坤粉絲三指搶票法#也登上熱搜。「我有預感南京站的票更難搶了,還是一場惡戰」。

隨著疫情的影嚮逐漸消退,演唱會也漸漸回歸到大家的文娛生活中。從最近一個月內成功舉辦的演唱會來看,每一場開票都是一場混戰,而除了官方的購票渠道外,二手交易平臺也淪為搶票大戰廝殺必爭之地。

搶票大戰:

依然無法辨別黃牛和觀眾身份

打開閑魚,搜尋蔡徐坤《迷》2021巡回演唱會北京站,可以看到官網標價580元的門票被炒到3250元,官方標價980元的門票在閑魚上被炒到3500元,官方價1380元的門票則被炒到4900元,官方標記2580元的門票則被炒到9500元。

一位職業黃牛小牛(化名)告訴音樂財經,那些買到了正規票但有事不能去演出現場的觀眾,一般都會想要把手裡的票出掉來減少經濟損失,此時黃牛會以原價或者略高於原價的價格,從這些觀眾的手中買票,然後再出售給其他加價更高的用戶。

二手票務的交易的方式也分為,私下交易和走平臺交易兩種。小牛無奈地稱,「私下交易的風險比較大,拿了錢就跑路的現象常有。這些人其實根本就不是黃牛而是騙子。現在大家的防騙意識普遍提高了,基本都會走二手平臺交易」。

在自發的熱心網友對求票的朋友不斷地溫馨提示「姐妹,看到你的評論區…有想法價格合理的話一定要走閑魚,保護好自己錢包!」的情況下,樂迷們口口形成了「不要牛、走平臺、接受小溢價」的購票三大準則。

這樣的操作被一些多次搶票的資深樂迷們學到,野生黃牛就此誕生,甚至一旦有樂迷在微博上發出沒買到票的消息,下面就馬上會出現「有票!」、「可以康康我哦」等評論。在二手平臺上,也能看到賣家直接出售朋友幫自己搶到的兩張1980門票等等這類的消息,並且賣家承諾因為自己也去所以可以跟自己一起拿著證件進去。

小黃就是野黃牛中的一個,她表示,自己也是ikun,搶票的時候因為購票詳情上寫了「每個大麥賬戶限購2張」,自己就直接購買了兩張,一方面是想提升自己搶到票的概率,另一方面覺得也許可以跟朋友一起去看。

「但是沒想到我真的搶到了兩張!看著全網搶不到票,有種自己是人生贏家的感覺!」小黃說。鑒於票價漲得實在太高了,她想著出掉一張,這樣不僅可以讓另一個ikun能看到演出,也能cover掉一部分小黃看演唱會的成本。其實按現在的市場價來看,出掉一張票的價格不僅可以完全覆蓋小黃觀看演唱會的門票,賣得好的話連路費和住宿費也都有了。

並且小黃看到,現在已經有樂迷和黃牛在二手平臺網站上接代拍蔡徐坤南京站演唱會門票的業務了,自己也打算去接一下,為自己看下一場演唱會積攢點資金。

除了閑魚之外,轉轉、我轉和58同城等二手交易平臺也都成為樂迷們交易門票的平臺。而真正混跡於二級票務市場的小牛對音樂財經稱,「蔡徐坤那場賣方給我們的票都是說可以轉讓,但是不包售後,這種票能不能進去是沒有保障的,所以我們也沒有在賣這樣的票」。

在正規黃牛感嘆「蔡徐坤別碰,實名制」、「賣也不能賣,囤也不能囤」、「沒錢賺了」的時候,真觀眾野黃牛拿著證件走天下,憑借「包售後」的服務不僅能「免費」看演唱會甚至還能賺得盈餘。

但黃牛,也絕不僅僅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首先黃牛們會通過自制印刷一些假門票來欺騙樂迷。這部分黃牛除了通過網路上交易外,還會在演出開始前在演出場所附近蹲守,一般用戶如果不是做足了功課,很難自行辨別門票的真偽,而當觀眾在檢票口驗票時發現門票是假票,黃牛早已逃之夭夭。

在觀眾們普遍增強防騙意識之後,黃牛們售票的方式也變得花樣百出。有些黃牛為了騙取觀眾的信任,佩戴假的工作人員證件,冒充現場的工作人員來誘騙觀眾買假票。甚至有些黃牛,直接售賣證件,或者通過手裡假的高價票來換觀眾手裡真的低價票。這些黃牛行為會導致每一場演唱會的舉辦期間,因票務問題報警的概率頻頻提升。

其次,黃牛們開發出了代拍業務,憑借積累多年的刷票經驗、對票務平臺的熟悉程度和操作的熟練性,他們會直接幫顧客用自己的身份證搶票。比如今年五一假期期間的《山河令》演唱會,黃牛代拍行為就在明碼標價1500元至3000元一次。

另外,黃牛們也還是會僱傭大量有身份證人進行搶拍,借用家人和朋友的證件來搶票。據技術人員分析,黃牛們大量提交購票申請的行為依舊會導致票務平臺伺服器的流量達到峰值,產生延遲、卡頓等異常情況,影嚮正常用戶的購票環節。

職業黃牛們也會參與收購、轉賣門票的行為。這主要是因為,實名制購票雖然為黃牛通過刷代碼等非法技術手段批量購買演唱會門票增加了難度,但依舊無法阻擋黃牛。

小牛對音樂財經分析道,實名制只限於購票時,和電子票取票的時候需要實名制,而真正到了演唱會現場檢票時,憑借紙質門票即可入場。實名制也不是為了核對購票人數跟進入現場的是否是同一個人,而是為了避免黃牛的惡意囤票行為。

演唱會門票為何難搶:

供需失衡存牟利空間

不知從何時開始,音樂現場難搶票已經成為了大家默認的現象,熱門藝人的演唱會門票更是如此。

通過2017年3月28日開售的天津周傑倫演唱會的公開票務數據來看,iOS端的大麥APP訪問周傑倫演唱會購票頁的人數為22萬人,天津奧體中心體育場總座位數為6萬,實際開放的座位為4萬左右。

但並不是實際開放的座位數就是票務平臺可以出售的票數,此次,蔡徐坤北京站演唱會的門票更是超過50.3萬人圍觀搶票,在如此一票難求的情況下,白開水飲品直接打出來可以喝飲料贏蔡徐坤門票的廣告;最近開票的樂華12周年家族演唱會門票,樂迷們也可以通過中國銀行生活頻道抽取。

由此可見,通過票務平臺購票不是唯一獲得門票的途徑,那麼票務公司出售的票務也自然遠低於開放的座位數。這樣供給側和需求側的嚴重不平衡是演唱會門票一票難求的主要原因。

其次,商業演唱會的根本目的是盈利,對於一些高人氣的音樂人來說,他們本身的出場費用就很高,再加上演唱會的其他支出,主辦方面臨的營業壓力巨大。

但如果把演唱會的普通位定價定得很高,大眾消費者們消費不起,門票反而賣不出去。所以演出主辦方也會從總票數中拿出一部分票來賣給票務公司,賺取市場票價和官方票價之間的差價。比如,在一些操作中,明面上可售票4萬張,但只公開售出1萬張,剩下2萬張高價賣給黃牛,剩下的1萬張留給商務合作或者贈票,最終通過黃牛賣出的溢價票來獲取收益。

以2016年王菲的演唱會為例,開票僅23秒,門票就全部售空。在樂迷們樂聲載道的同時,內場前區一排原價7800元的門票最高被炒到59萬元一張。在這種情況下,主辦方就是最大的黃牛。目前,不只是職業黃牛在出售溢價票,各種野生黃牛也參與到溢價門票的倒賣中。在這種情況下,受到影嚮最大的就是普通樂迷。

因此有網友調侃稱,演唱會門票像一座圍城,沒搶票的人想進去,手裡票多的人想出來。而阻隔他們的,是購票須知上「票品為有價證券,非普通商品,其背後承載的文化服務具有時效性,稀缺性等特徵,不支持退票」的聲明。

不過2017年7月26日,文化部就針對一些演出舉辦單位、演出票務經營單位在銷售營業性演出門票過程中存在大量囤票捂票、與「黃牛」勾連炒票、虛假宣傳等問題造成的嚴重損害消費者權益,擾亂演出市場正常秩序的行為,發布了《文化部關於規範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的通知》。

該通知明確指出,面向市場公開銷售的營業性演出門票數量,不得低於公安部門核準觀眾數量的70%。對於為何不是100%,文化部文化市場司副司長馬峰解釋道,該規定是為了防止演出商通過非正規渠道將演出票打包出售給黃牛,但因為有一些門票按照慣例演出舉辦方要贈送給贊助商,除此之外,還有必要的工作票等。從演出的經驗來看,70%的比例基本能夠保障公眾通過正規渠道購買到自己需要的門票。

對於市面上真真假假分不清觀眾和黃牛的亂象,為了讓更多的樂迷可以看到演唱會,主辦方也在不斷地調整購票政策。

蔡徐坤的團隊為了能讓更多的樂迷們可以搶到票,在開票前五分鐘關閉了網頁版搶票渠道,避免機器和程序代拍,只能實名制人工在行動電話搶票。並且為了防止黃牛們制造假票,蔡徐坤在門票上印了RFID的芯片(RFID電子門票是基於RFID技術的新型門票,將世界唯一的ID號固化在芯片中,無法修改和仿造)。

樂華家族12周年演唱會也在在7月8號出售了第二輪演出門票,即使該部分門票非最佳觀演區域,票一開售就被搶光。但與其他演唱會不同的是,樂華開放了轉贈渠道。

購票需知的詳情明確標註「每個賬戶累計限購2張,如遇突發狀況或行程變動需轉贈門票,請於2021年7月9日前在票夾中完成門票轉贈,每張門票僅有一次轉贈權限」。在此規則下,票務壁壘的城門被打開,7月8號當天,社交網站上只要是跟「樂華」、「演唱會」等關鍵詞沾上邊,都能看到求票、出票的樂迷們,二手交易平臺和微博淪為全網黃牛的狂歡現場。

雖然「3000收一張980的票,位置好的優先」與「希望粉絲們不要買溢價票,讓黃牛自己去看吧」的聲音都存在,但一票難求確實是不爭的事實。另一部分不在城裡,也不在城外而是選擇爬牆頭的樂迷,則直接選擇線上付費觀看。

一位演唱會的主辦方向音樂財經無奈地表示,「搶票難是供給和需求的問題,不是主辦方能夠決定的,我們也不希望搶票難。」

7月15日中午11點,在蔡徐坤北京站演唱會缺貨登記過的用戶突然收到一條簡訊,「您登記的蔡徐坤《迷》2021巡回演唱會-北京站,現增加少量門票,請您與7月15日13點14準時參加搶購」,距離演唱會的開唱只有兩天,蔡徐坤提前兩個小時的預告通知有給樂迷們補了一波票,但依舊是有人歡喜拿票有人失望而歸。

職業黃牛和補到血的野黃牛也抓緊最後的時間在倒賣最後一波,要知道演唱會一旦開唱,票如果沒賣出去就是砸在了手裡,到時候也不伐「殺牛」(指用非常低的價格買走黃牛手裡的票)的現象。

雖然2020年至今,演唱會市場受到疫情的沖擊暫停了好久,但目前演唱會市場已經在漸漸複蘇,對近兩年沒看過演唱會的樂迷們來說,消費欲望強勁,搶票的戰爭只會更加白熱化。

早已經官宣的張傑的演唱會是由2020年推遲到今年的,雖然還未開票,但關註人數已經上萬。

陳粒於6月13日宣布重啓《「洄游」全國巡回演唱會》,從售票情況來看,799元和999元還有餘票,其它價位的票價均已售罄。

7月14日,薛之謙也官宣了《天外來物巡回演唱會》,官宣當天相關話題的閱讀量就破了1.4億,不少粉絲紛紛留言稱「我已準備好,全力以赴」,新一輪的搶票攻略也已經在網上傳開,這一次的開票「戰況」會將如何?

這個夏天,也是搶票的夏天。

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