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8-14:鬼子來了,慈禧跑了,老舍的父親戰死了

庚子之亂
文:胡錦成 

從1900年6月21日到8月14日,北京東交民巷英使館裡的65歲赫德(見拙文《120年前那個紅頂洋人》)已經「被圍」了整整56天了。

如果不是因為儲備了充足的食物和水,如果不是有北京的市民偷偷地把肉蛋拿來賣給館裡,如果不是慈禧派人送來水果蔬菜(見拙文《120年前的那一場大火》),這段日子還真不好熬。

赫德

從淩晨起,城外傳來的槍炮聲一陣比一陣緊,一陣比一陣近,過了下午兩點,槍炮聲漸漸地平息了.現在,赫德想,解救他們的聯軍應該已經攻入內城了。

赫德沒有猜錯,此時的聯軍,已經有一部分人翻過了內城的高城。只是他沒有想到,內城裡的守軍都沒了蹤影,大街上變得空蕩蕩的,只有幾條無家可歸的狗在流竄。

此時的內城大牆的內外兩側,正上演著一幕令後人瞠目結舌的活報劇:牆外是幾百個中國老百姓在幫洋鬼子架梯子爬上牆頭,牆內是幾百個中國老百姓幫洋鬼子扶梯子爬下牆頭,並沒有傳說中的槍林彈雨,場面十分和諧。

洋鬼子在城牆兩邊爬上爬下

百年前的北京城有三道城牆,外城一道,內城一道,紫禁城還一道,幸虧慈禧帶著光緒跑了,不然洋鬼子們還得爬第三道城牆。

那麼高的牆爬三道,不摔死他們,也嚇尿他們!

天色將晚的時候,聯軍的先頭部隊到達了東交民巷的使館區。使館裡的官員、家眷、守軍,以及在這裡避難的教民,個個喜大普奔。

翻牆過來的洋鬼子對內牆邊的一條深溝百思不得其解,怎麼看也不像是用來埋下水管道或是鋪設光纜的,一問會洋文的教民才知道,這是他們挖的,為的是防義和團從外城挖地道進入內城。洋鬼子聽了,豎起大拇指,說,有創意!

稍後,內城的大門也打開了,騎著大洋馬的洋鬼子徑奔東交民巷而來。街道兩邊的老百姓打開門探出頭看,膽子大的幹脆走了出來,眼睛裡充滿了好奇。

市民出來看熱鬧

早先到達的是腿最短但跑的卻是最快的十幾個東洋鬼子,他們先和使館的官員合了影。

日本兵先到了東交民巷

隨後,英國的軍隊也來了。


英國公使竇納樂出來了雖然紫禁城已經近在咫尺了,但聯軍並沒有要攻陷它的意思,似乎是有意等慈禧外逃,不然她怎麼能跑得了呢?此時的紫禁城裡,亂作一團。

一天之內,慈禧已經召見了軍機大臣王文韶整整五次,這讓這位已經七十高齡的老臣心力交瘁。

我叫王文韶

在當天的日記中王文韶寫道:「我蒙召見五次,至刻刻召,僅有剛、趙二人同在,太後雲:只剩你三人,務須隨駕,其餘之人各自回家,已丟我母子不顧矣。

剛、趙即同為軍機大臣的剛毅和趙舒翹。

他塔拉·剛毅 & 趙舒翹

慈禧對王文韶說:「爾年高,吃此辛苦,我心不安。爾可隨後趕來。剛毅、趙舒翹素能騎馬,必須同行。

王文韶剛下去,光緒的堂兄載瀾和榮祿就慌慌張張地入宮,向慈禧報告,洋人已經打進內城了,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載瀾 & 榮祿

慈禧也慌了,問往哪跑呀?榮祿答,先出西安躲一躲吧,奴才已經在那裡安排好了。

慈禧這時也沒了主意,只好聽他的,便道,皇上呢?不能讓他被洋人掠去呀,那成何體統?!

太監們應聲去找皇上,一會從太廟裡找到了他,穿著龍袍正在那祈禱呢。

光緒(載湉)的疑似糢樣,別當真

1894年12月8日《全球畫報》上的光緒

1900年2月5日法國《全球畫報》上的光緒

太監領著光緒來到慈禧的面前,慈禧道,都甚麼時候了還穿這一身,趕快換了跟我走。太監也不等他回話,把早就準備好的一套青衣小褂給他穿上,他穿完才發現慈禧早就裝扮成了一個漢族老太太了。

光緒被慈禧揪著也耳朵離開皇宮

天還沒亮,慈禧的車架就已經出了紫禁城。

在洋人的畫報上慈禧是這麼跑的

雖然是出逃,但不能說逃,得說是巡狩,既然是巡狩,該有的場面自然不能沒有,車駕儀仗照樣綿延數裡。

實際上這是麼跑的

車駕出了德勝門沒多一會兒,慈禧忽然叫停。車停下,慈禧叫來了領班太監崔玉貴,對他嘀咕了幾句,那崔太監說了聲喳,便又帶幾個太監宮女折返了回去。

外國人想象的慈禧

中國人想象的慈禧


實際上的慈禧半個時辰以後,從紫禁城樂壽堂前的宮井裡,傳來了撲通一聲悶嚮,年僅24歲的珍妃被投入了水中。

珍妃的一張老照片

從6月10日開始,聯軍就試圖從天津開往北京,但這一段今天坐上城際高鐵只需要三十分鐘的路,聯軍整整走了兩個月零四天。

6月9日下午和晚上,在大沽口的西摩爾兩次接到英國公使竇納樂發自北京的電報:”局勢十分嚴重,如果不準備立即進軍北京,便太遲了 “,西摩爾連夜召集各國海軍將領商討,決定立即採取軍事行動。同時英國駐天津的英國總領事賈士禮邀請各國領事開會,決定組成聯軍保衞使館,並致電清政府要求修複鐵路和提供運兵火車。

西摩爾 & 竇納樂

6月10日9時,聯軍第一批部隊500人在天津火車站上車向北京出發,由於西摩爾的軍銜最高,因此被推舉為聯軍司令。第二批援軍600人於當天下午出發,到12日為止,聯軍共有英、俄、德、法、美、日、意、奧八國軍隊2066人從天津乘火車開往北京。

這些日子,天津的老百姓像過年一樣的開心,每天去車站送洋人是他們最不能錯過的事,如果運氣好,給洋鬼子搬搬軍械彈藥,還會得到高出平時給中國人幹活好幾倍的酬勞。此等好事,對他們來說是千載難逢。

來車站看熱鬧

西摩爾對這次行動估計樂觀,他原以為只要幾個小時,最多不過一天就能到達北京,但由於鐵路被毀加上義和團的圍攻,給養斷絕,聯軍只好撤回天津租界。

回到天津後,西摩爾引咎,辭去聯軍司令一職。

8月4日,八國聯軍再次集結兩萬餘人準備向北京進發。這回的總司令是德國人瓦德西。

來車站拉活兒

從兩千人增加到兩萬人,場面也壯觀了十倍,需要的勞力自然也就多了十倍,這回連架籠蹓鳥老漢也來了。

來車站等活兒

8月5日,聯軍遭遇直隸提督馬玉昆率領的清武衞右軍和武衞前軍短暫阻擊,隨後幾天,清軍和義和團且戰且退,12日,聯軍占領了通州。

法國畫報上的馬玉昆和他的隊伍

這是馬玉昆

8月12日晚,聯軍在通州舉行了各國司令官軍事會議,計劃14日進軍到北京城下,15日清晨起正式攻城。

結果,俄軍急於「攫取先入北京所帶來的一切榮譽」,13日夜裡就單獨向北京進發。其他各國軍隊聞訊後,亦爭先恐後地連夜拔隊出發。

此夜,中元節剛剛過去,一輪明月還掛在天上,從通州到北京城的路上,八國軍隊展開了競走比賽。

14日淩晨,八國聯軍兵臨北京城下。

關於北京保衞戰,60年後的老舍在他的《老舍自述》中有這樣的描述。

我不記得父親的音容,他是在那一年與聯軍巷戰時陣亡的。他是每月開三兩餉銀的護軍,任務是保衞皇城。聯軍攻入了地安門,父親死在北長街的一家糧店裡……。父親的武器是老式的抬槍,隨放隨裝火藥。幾桿抬槍列在一處,不少的火藥就撒落在地上。洋兵的子彈把火藥打燃,而父親身上又帶有火藥,於是……。雖然多年後,有人考證當時的守城清軍早已經淘汰了老式的抬槍,使用上了當時最先進毛瑟快槍,武器並不比聯軍的差,但我還是不願意相信老舍有意撒謊,他至多也不過是道聽途說罷了。

扛著毛瑟槍的清兵

就像許廣平所寫的魯迅,其實都是馮雪峰等人告訴她你要怎麼寫一樣。

但我們要相信的是,1900年8月14日,也就是光緒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老舍的父親,時年37歲的正紅旗護軍營旗兵舒永壽,為保衞慈禧太後而戰死。

除了作為旗人的老舍的父親或許是心甘情願地為國捐軀,其它的中國人十個有九個是不在意大清的命運的,他們像是局外的看客,在看一場與己無關的爭鬥,並希望趁機撈點油水。

想想也是,你大清與八國其實也沒甚麼不同,都是通過武力徵服中華的侵略者,如果國不是我的國,你亡不亡又與我有何幹系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