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齊秦、李宗盛…30年前的歌,都很浪漫(6)

齊秦

08

「地有滾石,天有飛碟」,龍爭虎鬥十年,也讓台灣的流行音樂迎來豐收季,在80年代末進入了黃金期。

1988年,台灣剛剛解除戒嚴不久,流行樂壇出現了許多標誌性事件,比如羅大佑重返樂壇, 潛力新人風起雲湧,新銳唱片公司破土而出……

那一年,曾發誓「永遠不再踏進台灣一步」的羅大佑,帶著他的《愛人同志》回來了,不變的他,佇立在茫茫的塵世中。

那一年,台大才子黃舒駿以一張《馬不停蹄的憂傷》出道,野心勃勃的他揚言要擊倒羅大佑,幾年後發現台灣樂壇「只有流行沒有音樂」而一度停止創作。

那一年,從小學習古典音樂、15歲在餐廳給黃鶯鶯鋼琴伴奏的伍思凱也發了他的首張專輯,兩年後他把《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唱紅兩岸三地。

那一年,同樣以劍走偏鋒的方式出場的才子還有22歲的張雨生。他在大學時就想搞搖滾,結果卻因為陽光的形象和清亮的嗓音,被只想賺錢的飛碟包裝成一個憨憨的鄰家男孩,首張專輯有一首《晚安妹妹》是他寫給在海邊溺亡的妹妹的,以及後來的《大海》。

早期的張雨生並不得志,他不甘淪為偶像歌手,努力在商業與藝術之間保持平衡,可惜後來剛找到突破口,年輕的生命戛然而止。

在羅大佑憤然離開的幾年裡,搖滾的聲音從未在台灣流行樂壇缺席過,比如李亞明的重金屬,薛岳的無奈和掙扎,趙傳的平凡和吶喊,齊秦的野性和悽美……

1988年,齊秦加盟滾石,但在此前3年他就以「狼」的形象狂野出場,他時而桀驁不馴,時而寂寞孤獨,時而滄桑深情,符合了當時年輕人的心理狀態,很快形成一股潮流,和羅大佑、蘇芮一樣掀起了一場音樂風暴。

《狼》《花祭》《外面的世界》《往事隨風》……齊秦的音樂風格就像陳昇給他的評價:「高亢明亮的嗓音,帶著冷冷的剽悍與疏離,有些滄桑落寞,有些狂野率性,處處流露著一種原始但質樸的美。」

齊秦之後台灣樂壇收穫的最意外的搖滾聲音,恐怕就是伍佰了。

伍佰剛出道時還叫吳俊霖,因為初中時五門功課全部一百分而取藝名伍佰。誰也沒想這位操著一口台灣腔的粗獷浪子,唱起藍調搖滾竟然有一種迷之味道,如同樂評人李俊傑說的:「伍佰以介於白話與詩的獨特語法,探討普羅人生裡對自我的掙扎,刻畫出對回到單純的渴望,成功地另闢一條舒緩如詩的荒原道路。」

話說,發行伍佰首張專輯《浪子情歌》的魔岩唱片,其實是滾石旗下的子公司,和早期羅大佑的「音樂工廠」、沈光遠的「友善的狗」是一個形態。

魔岩的當家人張培仁在90年代初來到北京,湊齊「魔岩三傑」,在他的推動下黑豹和唐朝加入滾石,也才有了所謂的94黃金一代,而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