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齊秦、李宗盛…30年前的歌,都很浪漫(5)

鄧麗君、齊秦、李宗盛…30年前的歌,都很浪漫(5)

07

當時的飛碟除了蘇芮,還有黃鶯鶯、蔡琴和王芷蕾,姑且稱之為「飛碟四天後」。

黃鶯鶯和蘇芮曾一起在歌廳駐唱,後來被劉家昌帶入行,她以一曲《雲河》成名時民歌運動還沒起步呢。飛碟時期,她發行的《雪在燒》是演唱生涯的巔峰之作,也讓很多人聽到了流行歌曲不只有鄧麗君和羅大佑,還可以用來抒發生命的起伏跌宕。

黃鶯鶯和蘇芮

王芷蕾和包娜娜同為翁清溪門下的女弟子,一度包攬了台視劇集歌曲。後期飛碟又將她包裝為都市女性,在專輯《王芷蕾的天空》中融入歐美流行音樂元素,主打歌《台北的天空》幾乎成為台北市的「市歌」。

順帶扒一下飛碟四大天后的野聞趣事。

據說當年四天後同坐一輛車去錄節目,半路上被另一輛車撞了,蘇芮高聲喝道:「一樣的天空一樣的土地,誰能告訴我前面到底有啥問題!」蔡琴則壓低喉嚨道:「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撞了我一張破碎的臉。」這時黃鶯鶯露出笑臉:「剛才風吹來了一粒沙,等一下,我補個妝先。」王芷蕾最冷靜:「算了,這裡是《台北的天空》,我也《不想停留》,就快到了,別跟他吵。」

這就是飛碟厲害的地方,包裝和運作。譬如四天後,蘇芮定位暗黑搖滾,黃鶯鶯打造得華麗洋氣,蔡琴是風情萬種,王芷蕾則被塑造為新新人類。

這也是早期滾石和飛碟最大的區別,前者更具人文氣質,後者更具商業氣息,他們的競爭也被視為「實力派」和「偶像派」之間的競爭,而王傑和小虎隊正是飛碟商業包裝最成功的兩個案例。

1987年,在片場打工的王傑被滾石拒絕後,轉而被李壽全引入飛碟,並將他包裝為「孤獨浪子」的形象,首張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在亞洲銷量達到可怕的1800萬張,昨日的浪子一夜之間成為今日的巨星。

就在王傑簽約飛碟時,「紅唇族」美少女組合風靡寶島,一時間市面上各種少女組合。擅長包裝的飛碟看到了市場對青少年文化的喜愛,台灣流行音樂史上最紅的偶像團體組合小虎隊,由此橫空出世。

1989年初,小虎隊的一首《青蘋果樂園》風靡青少年群體,3個月後出版首張專輯《逍遙遊》,再過4個月出版第二張專輯《男孩不哭》,不到半年又出第三張專輯《紅蜻蜓》……速度之快令人震驚,小虎隊的火紅直至今日仍是一個神話。

待續

來源:視覺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