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榮枝命懸一線,為何拒絕律師辯護?

文:臧啟玉

2020年12月21日,勞榮枝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二十年前,勞榮枝、法子英案震驚全國,兩個人先後在南昌、溫州、合肥等地連殺七人,法子英還和警方發生激烈槍戰

法子英落網後被判處死刑,而勞榮枝則逃脫後不知踪影,2019年底被捉拿歸案。

檢察機關指控勞榮枝涉嫌故意殺人、綁架、搶劫犯罪,在公訴人宣讀起訴書時,勞榮枝不時的搖頭、低聲哭泣。

她當庭表示對罪名不認可,不認可部分指控,並稱自己也是受害者,經常被法子英毆打,是法子英性侵和賺錢的工具,長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脅而走上犯罪道路,她沒有殺人的故意,願意對受害人家屬賠償。

我們普通人對於勞榮枝的了解都來源於官方媒體,她給我們留下的印象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在今天的庭審中,勞榮枝訴說了不為人知的細節。

當年的勞榮枝只有21歲,法子英誘騙她停薪留職去掙大錢,逼迫去坐檯,以告知她的家人和單位說她賣淫做威脅,幫他做事。

這次庭審,為勞榮枝辯護的是指派的援助律師。

我一向認為,社會關注的重大案件、有可能判死刑的案件、疑難案件,都不要讓援助律師介入,而應當聘請有影響力的實力派律師介入辯護。

其實早在2019年底,勞榮枝剛被捕的時候,哥哥勞聲橋就第一時間聘請了吳丹紅律師,但是公安機關傳出來的信息是,勞榮枝拒絕聘請律師為她辯護。

僅從法律素養和執業水平上,我認為吳丹紅比較適合為勞榮枝辯護,他既是法學老師,也擁有個人的自媒體。這起重大案件的具體情況,我們不能單單聽信官方的一面之辭,更應當聽聽當事人的律師發出的聲音,兩方面綜合,我們才能獲得更真實的信息。

律師的職責就是維護當事人的合法利益、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如果我們對案件的真實情況不能全面的了解,又怎麼能相信判決的公平性呢。

依照檢察機關指控的三罪,判決結果毫無懸念,等待勞榮枝的將是最嚴厲的處罰。在命懸一刻的時候,勞榮枝拒絕律師辯護,難道是她的真實意思表示,我對此表示疑問。

至今,我的心裡還留有幾個問題。

1、勞榮枝受過良好教育,又是教師出身,工作穩定,她怎麼可能和一個小學文化的社會無業人員法子英走在一起呢,她倒底有沒有被法子英誘騙和威脅?

2、勞榮枝倒底有沒有直接殺人,在與法子英涉嫌的共同犯罪中,勞榮枝倒底是什麼樣的角色,是主動參與,還是被脅迫參與?

3、勞榮枝和法子英作案的時候,她主動放走了被害人的老婆,那麼,她倒底是一個什麼樣性格色彩的人物,是人性泯滅,還是心存善良,她真的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嗎?

在刑事案件辦理中,公檢法司各有分工,公安人員、檢察人員的職責就是舉證證明勞榮枝有罪,得到懲罰,而辯護律師的職責就是努力證明勞榮枝無罪或罪輕,盡可能的維護勞榮枝的合法權益。

法援律師的特殊身份,注定不可能盡職的為勞榮枝辯護,殺一個人容易,但是真實的展示案件真相卻是很難,所以,本案不適合法援律師參與,而應當由一個有職業道德的高水平辯護律師參與進來。

我一向認為,對於共同犯罪案件,必須在所有犯罪嫌疑人到案的情況下才能開審,否則,法庭進行的只是一場追求結果而不注重案件真相的審判。

我代理一起製造、運輸假幣案件的申訴,當事人是一名韻達快遞員。七名犯罪嫌疑人到案,在筆錄中都提及一個未到案的人物,警察抓不到人,就匆匆先審理了到案的七名嫌疑人,這起案件,打回、重審,來來回回折騰了四次,最終,我的當事人被判刑十年四個月。判決後,當事人家屬開始了漫長的申訴,當事人說他只是快遞員,收件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裡面是假幣,真正知道是假幣的可能是他的同事,就是那個未到案人員。

法子英和勞榮枝為共同犯罪,當年抓捕法子英後,由於共犯勞榮枝沒有到案,當年的審判並沒有完全還原案件真相,到了今天,也無法查實勞榮枝參與案件的真相。

法律正義包括程序正義和實體正義。法子英和勞榮枝固然有罪,處罰他們是法律的事情,對於廣大群眾來說,我們想知道的是整個案件的過程和真相。

罪惡深重可以懺悔改過,罪大惡極則是無可寬恕。如果錯把罪惡深重當作罪大惡極,草草發落,也是一種社會不公平,既然我們人人都嚮往正義,那就讓正義在更細微的地方真實的展現出來。

來源     律俠普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