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郭美美出台 郎咸平蒙羞

郎咸平

曾被稱為「良心教授」、出場費高達15萬的郎咸平,在2011年搭上了郭美美這班動車。郭美美走出前台接受郎教授獨家專訪的結局卻始料未及,讓郎教授蒙羞。

郎咸平

大陸媒體曾這樣評價經濟學者郎咸平:「幾十年來堅守中國經濟學者一貫的良心與傲骨,作為2010年被環球日報評選為最具有良心的「中國十大直言君子」和2010年12月被30多萬網民自發推舉、票選為「中國互聯網九大風雲人物」之一的人物……」

在我的記憶和視線中,在當今的中國社會,只要是真正還擁有良心和傲骨的知識份子或學者,要不然在監獄或囚禁中,要不然言論被封殺默默無聞無處發聲處於邊緣狀態,能夠像郎咸平這樣活躍於各大媒體平台自由發聲如魚得水風光無限的「良心和傲骨」實在少見。

好奇之下,就看了一些郎教授的演講視頻和文章,對經濟基本不懂的我感覺郎教授確實有學問,查了查郎教授被稱為「敢言」、「良心」的原因,他確實在他的專業經濟領域說了一些許多體制內學者不敢講的實話,比如:「2004年因在中國發表多篇批評中國國有企業產權改革過程中所出現的國有資產流失現象的文章而成為媒體焦點。他的觀點引發中國大陸學術界、企業界和民間的不同反響,一些人將其稱為『郎監管』、『中小股民利益的保護者』和新左派人物,但也有人批評其對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狀況缺乏瞭解,甚至批評他借題炒作出風頭。2007年以來,郎咸平在其多次演講中,以『二元經濟』對中國數年來的經濟發展狀況進行分析,並提出『6+1產業鏈整合』作為對策。」

再比如:「郎咸平個性鮮明,在節目和演講上一直保持著幽默的語氣來解釋各種經濟現象。郎也不太受約束,經常提出很多爭議性較大的觀點,因此博得許多中小股民和普通老百姓的支持。曾經在上海主持的評論節目《財經郎閒評》也曾因為揭露政府內幕以『普通話不標準』的理由被停播。」

那麼郎咸平一直沒有被當局封殺的根本原因是甚麼呢?我找到了:「郎咸平本人的政治觀比較保守,支持中央集權政府的重要性。郎教授經常用後起的大陸法系工業國家作為例子,特別是法國、德國和日本,個個都走過了一段大政府時代,鞏固了一個法制化的社會。郎教授也經常拿新加坡作為一個廉潔一黨政權的例子,指出官員工作的分工化和維持公共設施供需平衡的重要性。郎教授也曾指出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不是走向穩定的原因,而只是一個結果。」

前邊的資料可以概括為:郎教授用他淵博獨到的學識為中國經濟所謂「療傷」的同時,更主要的是利用其影響力來為極權政府統治的穩定服務,要找到一個經濟專家從國家經濟的角度為極權統治合法化提供理論根據實屬不易。郎教授用他高深淵博的經濟理論告訴人們,中國的經濟要良性發展嗎?老百姓要過好日子嗎?前提是要有中國共產黨強力政府的領導。所以說,在此前提下,郎教授即使說了再「敢言」的話,只能使郎粉們增加對郎教授的崇拜敬仰之情,進而更多的人們接受郎教授的「中央集權政府」,聽著郎教授的「敢言」,看著郎教授的傲骨,政府看在眼裡,樂在心裏。

這次郎教授趟郭美美這趟渾水表面看來實屬不明智之舉,但也實有難言之隱。不是郎教授的面子夠大,實在是「有關部門」的安排難以推卻。根本原因是當局危機四伏的統治難以為繼,不斷出現的轟動社會可能引起崩盤的事件應接不暇,所以需要不斷動用手中越來越少的王牌,郎咸平就是政府手中的一張為其擺脫危機解套的牌。只是博弈講究天時地利人和,如今政府方這決定勝負的三個條件中一項不佔,縱然拿出隱藏再深的「王牌」也是徒勞,所以只有白白毀了郎教授這張好牌,讓郎教授現形蒙羞。

有消息說,郎咸平收了200萬做了這次採訪,我倒不信,以郎教授的智商不會為這區區200萬走險,政府鐵定要打出郎教授這張牌救火,郎教授更多的或許是無奈,不配合的結果只有一個:被政府封殺,退出他揚名立萬的大陸市場。只是,郎教授有放棄這份功名利祿的智慧、勇氣和良知嗎?

郎教授採訪郭美美的結局是一個雙輸的結局:紅十字會越描越醜,陷入深淵;郎咸平現形蒙羞,名譽掃地,名人生涯基本宣告結束。

郎咸平錯不在這次採訪,錯在伊始,他本不該做中共政府的這張牌。

2011年8月08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署名張東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