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好的消息,沒有之一

凱爾·裡滕豪斯

文:北游

一個持槍自衞的17歲少年,居然被控告包括一級故意殺人罪在內的五項重罪,好在被左棍攪得天翻地覆、善惡不分的美國社會中,司法一息尚存。

看看為判決歡呼的人群,這不只是今天我聽到的最好的消息,還是這些年聽到的為數不多的好消息,人們有充分理由為之瘋狂歡呼。

在被庭審折磨了一年,現在已18歲的凱爾·裡滕豪斯(為敘述方便,以下簡稱凱爾)被無罪釋放後,差點癱倒在地。

為他免費辯護的律師團發表公開信稱:

「小英雄凱爾的噩夢終於結束了,陪審團達成一致,五項指控全部無罪!

應該慶祝嗎?當然!但是,這僅僅表示美國司法還沒有徹底死掉而已,還是有勇敢的普通老百姓為他們的peers伸張正義,還是有勇敢的法官能秉公斷案。左派的威脅恐嚇這次沒有完全得逞,所以今晚它們又準備好打砸搶燒了,因為除此以外它們也幹不了別的。

這個案子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從頭至尾就不是刑事審判,而是政治迫害,是一個地方政府,面對自己的無能和失敗,動用強大的國家機器迫害一個無辜的孩子,把他當成了替罪羊。」

我們來回顧下這位17歲經历了甚麼?

「黑命貴運動」的大背景我們就不贅述了,我們只說關於這個案件的相關細節。

小槍手凱爾·裡滕豪斯所在的基諾沙市也同樣因為「黑命貴運動」陷入騷亂。

於是,當地政府宣布基諾沙每晚7點實施宵禁,並且出動了1500名國民警衞隊維持秩序。

但一些民間武裝團體缺乏對政府的信任,於是自發攜帶武器和防禦裝備,組織了民兵隊伍。

其中一位就是17歲的凱爾。當時他手持AR-15步槍,也加入了巡邏隊伍。

先來看媒體報道的版本:

2020年8月25日,裡滕豪斯當時的責任是保護一個志願者服務站,而就在這個地方,抗議者和武裝團體發生了沖突。

在沖突中,36歲的羅森鮑姆(Joseph Rosenbaum)頭部中槍死亡。

當時媒體報道說,凱爾試圖逃離現場,但被眾多示威者追逐,至少有一人手中拿著槍。凱爾在倒地後,有人試圖奪走他的武器,一位26歲的抗議者胡博爾(Anthoy Huber)用滑板直接砸裡滕豪斯的頭部。

倒在地上的凱爾開始用AR-15射擊,胡博爾被射殺,另一位抗議者格羅斯克魯伊茨(Gaige Grosskreutz)失去了一只手臂。

而凱爾的律師團更加詳盡的描述了這一過程,律師團的公開信中說:

凱爾走向第二家修車鋪的時候,遭遇了一夥暴民,他們認出來凱爾就是保護店鋪的人,而那家店,是他們一直試圖毀滅的。這激怒了暴民,決意要傷害凱爾。他們開始追他。凱爾試圖逃走,但是沒來得及。隨即身後傳來槍聲,凱爾轉過身,正看到一個襲擊者向他撲過來,並伸手奪槍。他在一瞬間做出了應急反應,合理地用自己的武器保護自己,開槍並且擊中了攻擊他的人。

凱爾停了下來,想確保受傷的攻擊者能夠得到救助,但是面對的卻是越來越多的暴徒向他圍過來。他意識到為了自己的安全和性命,必須逃走。當他在街上疾跑的時候,另一名攻擊者從後面襲擊了凱爾。當暴民壓貼近的時候,凱爾轉身,然後摔倒在地。當他還倒在地上的時候,一名攻擊者踢了他。還有一個人用滑板砸了他的頭。數名暴徒試圖搶槍。由於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並擔心人群會繼續向他開槍甚至用自己的武器傷害他,凱爾別無選擇,只能向最近的攻擊者多次開槍,擊中了兩人,包括一個攜帶武器的攻擊者。聽到這幾聲槍嚮之後,其餘的暴民開始四散奔逃。

而從現場視頻和圖片中,都可以印證這些表述的一致性和真實性。

然而,即便在四處暴亂的背景下,在自己落單,被一群人暴力圍攻,自己摔倒,同時被滑板砸頭,甚至攻擊者有人攜帶致命武器的前提下,凱爾開槍自衞的行為依然被左媒、左翼政客和黑命貴分子們認為有故意殺人之嫌疑,這真是顛倒黑白的嘖嘖怪事。

正如川普所說,「如果這都不算自衞,那就沒有甚麼是自衞了。」

很難想象,如果凱爾在面臨生命安全時的自衞行為都被判有罪,美國將面臨甚麼樣的悲哀局面。

大家面對黑命貴的威脅時,只能等著被打被殺,面對打砸搶時,只能跪地祈禱,如果連法律都無法保護你自衞的權利時,秩序的崩潰和道德的淪喪,將隨之而來。

如果一個社會裡,壞人被鼓勵,好人被懲罰,那麼這個社會將毫無正義可言。

我就不說甚麼「正義不會缺席」之類的矯情話了,如果沒有堅守原則的法官和陪審團,沒有一群勇敢堅守法治的正義之士,正義也是會經常缺席的。

聽聽要掀翻屋頂的歡呼聲吧,這就是希望。

凱爾·裡滕豪斯

 

來源 北游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