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爾無罪,陪審團勇氣可嘉,偽君憤怒和擔憂什麼?

凱爾·裡滕豪斯

文: 曙光915  

當地時間11月19日,針對威斯康星州當地檢察官所指控的五項罪名,在審判的第十四天早上,陪審團一致認定凱爾·裡滕豪斯無罪,當聽到5項裁決皆稱他無罪時,18歲的凱爾哭著擁抱他的一名律師。此前,在出庭中,凱爾雖然有偶爾的情緒失控,但基本做到的侃侃而談,可謂心中有正氣,不怕邪祟侵。

這次不用感謝什麼美國,要感謝的是這群堅守良知的陪審團成員和這名主審法官,因為這個案件早在15日就該出裁決結果。甚至可以說,如果倒退數十年,這個擁槍自衛的案件根本就不會被檢方提起什麼訴訟,從而讓這位急公好義,熱愛社區的18歲少年面臨終身監禁的威脅。

就在槍擊案發生的2020年8月25日當晚,凱爾舉手向警察自首,警察沒有拘留凱爾,讓他繼續走,之后凱爾在家鄉伊利諾伊州警局自首,全力配合了警方的指令。

可見,即便對於警方,也認為凱爾根本構成不了什麼謀殺重罪,否則警方怎麼可能會讓一名連殺兩人重傷一人的持槍者自行走開?

當得知凱爾的保守主義傾向,且持槍自衛幹掉兩隻黑命貴這一奉行第二修正案原則的行為時,政治正確的檢察官匆匆之間就決定要對凱爾提起謀殺控罪,而也正是他們匆匆拼起來的漏洞百出的罪名和證據,被辯方律師駁的體無完膚,不斷被法官警告,讓凱爾最終無罪獲釋。

陪審團之所以遲遲不能做出裁決,因為面臨著除了庭外黑命貴的威脅,還有左媒記者的拍照人肉,此前在審理致死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肖萬時這一切都發生過。而黑命貴已經發出威脅,凱爾無罪的話,他們就會上街。這些左媒記者和黑命貴可都是美國的一部分,所以你不能感謝這幫左棍。

為此,威州州長稍早調動了500名國民警衛隊駐紮附近以應對可能爆發的黑命貴騷亂場面。事實上,這絕不是美國司法的公正,恰恰是可悲。因為這種公然威脅法官陪審團的場景,一般只發生在第三世界或者前現代國家,如今卻公然發生在美國,而且還受到偽君敗燈和驢黨的鼓勵。

今天的凱爾固然可以脫罪,那麼下一個凱爾呢?幸運的是,凱爾擊斃的兩隻黑命貴都是白人,如果是黑人,凱爾是否能無罪被釋放?其實,真如此的話,法律和公正已經不是陪審團主要考慮的事項,而是他們的裁決會不會被指控為對黑人的種族歧視。

主審法官施羅德法官自然明白是誰是什麼讓陪審團遲遲不能做出裁決,他拒絕了那些企圖對陪審團進行人肉的左流媒體留在庭內的請求,鼓勵陪審團不要受到外界的干擾,並引用了亞伯拉罕·林肯的話來鼓勵陪審團堅守良知和正義標尺。

判決結果出爐後,川普和偽君敗燈也隨即表態,這算是保守派和所謂自由派實則為放縱派的又一次交鋒。

川普通過發言人莉茲·哈林頓向凱爾·裡滕豪斯表示祝賀,“祝賀凱爾·裡滕豪斯在所有指控中被判無罪釋放。這叫被判無罪——順便說一句,如果這不是自衛,那什麼都不算了!”是的,當面臨暴徒威脅舉槍自衛如果不算是自衛,那真的什麼都不算了。

偽君敗燈延續既往的套路,稱他和許多美國人對凱爾·裡滕豪斯被無罪釋放感到“憤怒和擔憂”,但他同時表示,人們必須“遵守”陪審團的判決。前者是說給黑命貴聽,後者只是表達一下尊重司法獨立的基本操守。那些支持敗燈的人,你是不是支持敗燈支持的黑命貴繼續威脅法官和陪審團?

顯然,偽君的憤怒和擔憂是因為他暗示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凱爾沒有被入罪,從而讓黑命貴小心臟受傷。當然,在他的慫恿鼓勵之下,黑命貴再次上街0元購是可以預見的。

不過,別以為敗燈是真熱愛黑命貴,他家的圍牆防的正是黑命貴這種爛貨,黑命貴只是他和驢黨可收可放的狗,當然,隨時隨地也都可以當成手紙扔掉。

去年大選剛剛過後,以為敗燈勝券在握的黑命貴的聯合創始人兼執行董事帕特里斯‧卡洛斯代表 “黑命貴全球網絡基金會”給偽君寫信稱:該組織在美國各地為民主黨進行活動,並在這次選舉中投入了巨資,他們勸6000多萬選民來支持敗燈,“現在,我們需要回報。”他的要求包括,“我們的(黑命貴)的聲音要被傾聽,我們的要求要被優先考慮。”不過敗燈對他們置之不理,顯然人家敗燈和驢黨認為,狗,憑什麼可以向主人討價還價?

這個本來普通的擁槍自衛案件,從去年大選鬧到現在,對凱爾的態度,在美國呈現出保守派和所謂自由派涇渭分明,乃至水火不容的態勢,以至於讓這個17歲的少年過早的認知到黑命貴和敗燈們意圖將其置於死地的無所不用其極,而曾經美國引以為豪的司法公正也正經歷著嚴峻的考驗。當然,這場親身經歷的審判也是這個少年的一堂生動公民課。

去年競選白熱化之際,川普以凱爾自衛為由為其辯護說:“他當時想要避開他們……然後他摔倒了,那些抗議者非常暴力地攻擊了他。我認為他當時處在很大的危險中,他當時很可能喪命”。

川普這個說法符合常識,想一想在面對一群暴徒的圍攻,並且有暴徒要對你發出致命襲擊,追打你,你是怎麼樣的心態。

不過,敗燈不但暗示凱爾是白人至上主義者,還指責川普是煽動暴力:「今晚,總統拒絕譴責暴力。他甚至沒有譴責一名因槍殺他人而被指控謀殺的支持者。”

老實說,敗燈如果指責一個30歲以上的成年白人或者他自己是白人至上主義者,還情有可原,但指責一個長期被白左把持的教育系統教育的17歲少年是白人至上主義,這真是用心忒的險惡,這幾乎是在讓一個還未成年的孩子的人生就此戛然而止。

當然,可以原諒一個七老八十的老朽的腦子不清,他需要長時間的在各種紛雜信息中去理解一項事物,可哪怕此案發生一年多直到裁決後,偽君也在胡說八道,這真就只能說他居心叵測了。凱爾槍殺的是兩名白人,如果實在沒法說,就說白人內訌好了,和種族歧視毛的想幹?

而凱爾的團隊早在去年就準備以誹謗罪起訴偽君,這些律師之中,就有那位大名鼎鼎的林伍德律師,去年在接受了凱爾的案件之後,他寫道:“拜登不需要助聽器,你可以輕鬆地聽到正義之軍的腳步正向你走來。”如今,凱爾的這個案件告一段落,也是時候讓這個偽君為自己誹謗言行付出代價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