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凱爾考慮起訴拜登

凱爾

文:寰宇大觀察

凱爾·裡滕豪斯被陪審團判定五項罪名均不成立,當庭予以釋放。他的無罪,標志著一些媒體和一些人將會遇到麻煩了。

哪些媒體呢?就是在新聞報道中歪曲事實,抹黑凱爾的人;哪些人呢?就是說凱爾是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的人,其中就包括拜登

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的時候,凱爾稱拜登侵犯了他的名譽權。

問題是:凱爾可以起訴拜登嗎?

答案是可以的,美國憲法規定總統在任期間有刑事豁免權,但是沒有就民事方面做出規定。要厘清這個問題,我們首先需要知道兩個最高法院判例。

第一個判例是1982年的尼克松訴菲茨傑拉德案(Nixon v. Fitzgerald。但是最初,這個案子是由作家菲茨傑拉德在1968年提起訴訟的,時任總統尼克松等人被列為被告。尼克松認為:作為總統,他享有不受起訴的權利。但是他的這個觀點在聯邦地方法庭和上訴法庭中都沒有被採用。

於是尼克松將案子上訴到了最高法院,案子就變成了尼克松訴菲茨傑拉德案。1982年,最高法院做出了有利於尼克松的終審裁決,最高法院認為:總統在履行職務期間,對其行為產生的民事後果,享有不被起訴的權利。

看到這兒,你可能會認為,那凱爾無權起訴拜登啊。

可是,最高法院裁決說的是總統在任職期間、履行職務時的民事行為後果,享有不被起訴的權利。

但是,如果總統的民事行為發生在他任職前呢?

這我們就需要知道最高法院的第二個判例了。

1997年,最高法院就時任總統克林頓起訴瓊斯一案(Clinton v. Jones做出了判決,所有大法官一致認為:對於發生在任職前的民事行為,總統沒有豁免權;對於發生在任職中,但是卻與總統職務無關的民事行為,總統沒有豁免權;最高法院還判定:針對在任總統的各項民事起訴,只要符合前面的兩項條件,聯邦法院都不得推遲審判,不必等到總統卸任後才審理。

拜登正是在去年大選前,在一條出現了凱爾·裡滕豪斯的視頻推文中,提到了「白人至上主義者」這個詞。

所以,拜登完美符合最高法院在1997年判例中定下的條件,他可以被起訴,而且聯邦法院也不必等到他卸任後才審理。

就看凱爾要不要起訴拜登了。

凱爾在接受採訪時,還提到了actual malice這個詞,這說明凱爾是有備而來。actual malice這個詞可以翻譯為「實際惡意」,這個詞在美國的最高法院判例中占有重要地位。哪個判例呢?即紐約時報訴沙利文案(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

紐約時報訴沙利文案的裁決中:最高法院認為,當公眾人物、政府公職人員或者正在競選公職的人,作為原告起訴第三方誹謗時,他就必須證明第三方所發布的言論是出於「實際惡意」。即要麼被告知道自己說的是假話,要麼是不計後果地做出虛假言論。

拜登當然是公眾人物,凱爾在案發時也是公眾人物嗎?在案發前,他不是;案發後,他的確也是公眾人物了。

所以,凱爾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去起訴另外一個公眾人物拜登時。就需要證明拜登的言論是出於實際惡意,是要故意侵害他的名譽權。這就是我為甚麼說凱爾是有備而來的原因。

不過,實話實說,這類案子很難贏。凱爾和他的律師要在法庭上證明拜登的言論是出於「實際惡意」,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因為這涉及到一個言論自由的問題,法庭可以認為:這是拜登對公共事件的討論。凱爾的律師也在採訪中坦率地承認:起訴拜登的話,贏的可能性很小。

不過,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凱爾也可以起訴MSNBC、CNN等左媒,在這方面,也有過別人的成功經历。

2019年,16歲的尼克·沙曼(Nick Sandmann)在一場活動中,戴著一頂上面寫著「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紅色帽子,面對幾個黑人示威者。尼克面帶微笑,沒有做任何過激的事情,反倒是示威者對他大吼大叫。

不過,這妨礙不了一些媒體稱呼他是「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

於是,沙曼以侵害名譽權為由,分別將一眾媒體告上了法院。目前,沙曼已經與華盛頓郵報、CNN達成了和解,拿到了不少的賠償(數額未公開)。目前,沙曼還有六個案子正在審理中。

一些媒體在報道凱爾·裡滕豪斯時,有過實際惡意嗎?我認為是有的。他們在報道中,隱瞞了很多細節。

更有甚者,比如MSNBC的記者,在報道凱爾·裡滕豪斯案時,甚至還去跟蹤陪審團的大巴車;如果這不是「實際惡意」,那甚麼是「實際惡意」呢?

希望凱爾能夠起訴MSNBC等媒體,並拿到一筆不菲的賠償,祝他好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