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如何看待忠臣和賣國賊

做人要有節操,食朝廷俸祿者更需如此。

因為南宋有一批寧死不屈的文臣武將,所以宋元之戰,打得十分慘烈。 《宋史·瀛國公本紀》:

「 德佑二年春正月丁卯朔,大元兵自元年十月圍潭州,湖南安撫兼知州李芾拒守三月,大小戰數十合,力盡將破,芾闔門死,郡人知衡州尹谷亦舉家自焚,帥司參議楊霆及幕屬陳億孫、顏應焱等皆從芾死。守將吳繼明、劉孝忠以城降。」

元朝著名學者宋本所撰《湖南安撫使李公祠堂記》,不僅印證了這些內容,而且記載了後面發生的事情。至元十二年,元軍進攻潭州。宋潭州守軍頂住了元軍三個多月的進攻。在外無救兵、力不能支,湖南安撫使李芾全家自殺後,元軍才攻下了潭州。對於李芾全家自殺殉國的壯舉,感動天下。經元朝朝廷批准,李芾的住宅被改為學校,其中專為他立了祠堂,以此紀念李芾,教育後人。

在該文中,宋本還提到了較早的一件事。至元六年,趙良弼奉命出使日本。鑑於出使海外往往九死一生,臨行前,他向元世祖提出了一個請求。他說,我家世世代代是金國的大臣,前些年,元軍滅金時,我的家人拼死抵抗元軍,前後有四人戰死,包括我的父親。我一直想為他們立碑,考慮到這事有些敏感,沒敢做。對此,元世祖答:

「 人臣各為其主,父忠於所事,雖在前朝,亦朕心所嘉。況有賢子為吾藎臣,何嫌何疑不以立石哉!」命中書省傳旨翰林學士王磐撰文,刻其贊皇家廟。

元世祖說,人臣各為其主,為國盡忠效力是本分啊;你的父親吃金國的俸祿,能盡忠於金國,我真的很讚賞,應該立碑樹傳啊!元世祖當即傳旨,要翰林學士王磐撰文,以朝廷的名義立碑於趙良弼的家廟之中。

對於誓死保衛金國、南宋的忠臣良將,元世祖以各種形式,表達對他們的崇敬之意。他甚至安排撫養南宋陣亡將士的遺孤。

元朝著名學者吳澄《故宋忠勇勝軍統制官詹侯墓表》:

「 宋勇勝軍統制官詹侯,開慶己未之夏戰死於蜀。勇勝軍屯鄂之城外。其秋,大兵勇勝軍奄至,降其軍。而侯之妻子在軍中,俱北徙,子生始四歲。時世祖皇帝以親王總兵柄河北,董忠獻公從。世祖具知侯在蜀力戰不降狀,命公曰:佳父必生佳兒,汝其善護視。公鞠誨同己子,名之曰士能。既成人,仕州縣……」

宋開慶己未(元)年,元憲宗九年(1259年),在元憲宗親征四川時,南宋勇勝軍統制官詹鈞奉命率軍援蜀,途中被圍,全軍將士戰死。他傷重被俘後,因拒絕投降而被害。當時,詹鈞唯一的兒子年僅四歲,與家人一起住在鄂州。這一年,元軍攻擊鄂州,俘虜了這一家人。元世祖知道後,對董文炳說:詹鈞這麼優秀的父親,一定會生優秀的兒子,我把這孩子交給你,好好撫養他長大成人吧。董文炳給孩子取名士能,當做自己的孩子撫養。詹士能長大後,果然有出息。

對於南宋文人的愛國言行,元世祖不僅不生氣不為難,反而十分欣賞。

《元史·趙復傳》:

趙復,字仁甫,德安人也。太宗乙未歲,命太子闊出帥師伐宋,德安以嘗逆戰,其民數十萬,皆俘戮無遺。 ……世祖在潛邸,嘗召見,問曰:「 我欲取宋,卿可導之乎?」對曰:「 宋,吾父母國也,未有引他人以伐吾父母者。」世祖悅,因不強之仕。惟中聞复論議,始嗜其學,乃與樞謀建太極書院,立周子祠,以二程、張、楊、遊、朱六君子配食,選取遺書八千餘卷,請複講授其中。

德安儒士趙復,被元軍俘虜。元世祖專門召見他,對他說:我計劃徹底征服宋朝,你能在我這里工作,給我出謀劃策嗎?趙復答道:宋是我的祖國,哪有引領他人攻擊自己父母的道理啊!元世祖聽後很高興,便不再強求他做官。不久,為發揮他學識淵博的專長,辦了一所書院,請他在那裡授課。

元世祖高度尊重有節操的文臣武將,這在對待文天祥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宋史·文天祥傳》:

(文)天祥在燕凡三年,上(元世祖)知天祥終不屈也,與宰相議釋之,有以(文)天祥起兵江西事為言者,不果釋…. ..(元世祖)召入諭之曰:「 汝何願?」天祥對曰:「 天祥受宋恩,為宰相,安事二姓?願賜之一死足矣。」然猶不忍,遽麾之退。言者力贊從天祥之請,從之。俄有詔使止之,天祥死矣。

文天祥被俘至大都後,元世祖用盡辦法勸降。歷經三年時間而無果,元世祖知道文天祥絕不會投降,便與宰相們商量,說出了釋放文天祥的想法。有人擔心文天祥會和過去一樣起兵造反,釋放文天祥的事情就擱置了。過了些時候,元世祖又專門找文天祥談話:你到底有什麼想法啊?文天祥答道:我深受大宋的恩德,位至宰相,怎麼能做元朝的臣子呢?唯求一死以報宋朝的恩德,此生足矣。元世祖仍不忍心殺害文天祥。大臣們紛紛上言,支持按照文天祥的要求,賜他一死,元世祖才同意了。行刑時,元世祖突然改變主意,下旨停止死刑。然而,詔書傳到時,文天祥已經被殺。

如果文天祥投降,會做一個什麼官呢?

《宋史·文天祥傳》:

「 崖山破,軍中置酒大會,弘範曰:’國亡,丞相忠孝盡矣,能改心以事宋者事皇上,將不失為宰相也。’天祥泫然出涕,曰:’國亡不能救,為人臣者死有餘罪,況敢逃其死而二其心乎。’」

張弘範對文天祥說:你作為宋朝丞相,為了挽救宋朝盡了一切的努力,你可謂盡忠盡孝了;但是,如今,宋朝已經滅亡了,只要你能像對待宋朝一樣為元朝服務,元朝也會給你宰相職務的!文天祥的回答是:作為宋朝丞相,我沒能拯救宋朝,已是死有餘辜,怎麼可能再去到元朝做官呢!

如果文天祥在最後一刻選擇投降,必將成為元世祖最為信賴的大臣,享盡榮華富貴。

文天祥選擇了死亡。但是,在元朝,他便成為天下傳頌的英雄,因其留取丹心照汗青而精神不死。

與之相應的便是,元世祖極度蔑視那些不戰而降的宋朝文臣武將。

《元史·元世祖本紀》:

帝既平宋,召宋諸將,問曰:「 爾等何降之易耶?」對曰:「 宋有強臣賈似道擅國柄,每優禮文士,而獨輕武官。臣等久積不平,心離體解,所以望風而送款也。」帝命董文忠答之曰:「 借使似道實輕汝曹,特似道一人之過耳,且汝主何負焉?正如所言,則似道之輕汝也固宜。」

宋朝滅亡,元世祖接見了一批宋朝降將,問:你們怎麼那麼快就投降了啊?降將們回答:宋朝權臣賈似道,只尊重文官,不把武將當人看。我們心裡早就憤憤不平,所以,元軍一到,我們就投降了。

元世祖一聽這番話,便懶得再理他們了。他讓董文忠轉告這群無恥之徒:賈似道輕視你們,那僅是賈似道一人之過,宋朝皇帝有什麼對不住你們的?如此看來,賈似道不把你們當人看,確實是對的。

因為個人恩怨、個人利益,而出賣國家利益的叛徒,最終必然淪為苟且偷生的喪家犬。

來源  生民無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