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織針為武器——戰時的毛衣原來一件件都是間諜信

以織針為武器——戰時的毛衣原來一件件都是間諜信

在那些可怕的戰爭時期,許多國家在戰時都會鼓勵女性們通過編織襪子或帽子來支持自己的部隊。但是這些織物除了帶著親人的思念和祝福之外,其實還帶著更深遠的意義去到前線。


一戰期間,比利時的一位祖母在窗前編織著圍巾,看著來往的火車。

一列火車經過時,她用兩根針在織物上織了個反針;另一列火車過去了,她從布料上掉了一針,故意弄了個洞。

後來,她冒著生命危險將圍巾交給一名士兵,這是比利時抵抗運動中的一名間諜,她當時正在試圖為擊敗占領的德軍出一份綿力。

為甚麼用編織?

在那個時候,多數衣服或配飾都是手工制作的,因此編織和縫制等手工藝實際上很重要也很必要。

盡管是之後機織開始流行起來,士兵們使用的是機織長襪,但由於當時機織的襪子容易磨損,這將導致腳部會長水泡和感染。許多婦女開始為軍隊編織襪子和衣飾,將手工制作的襪子和帽子寄給軍人營地和醫院。

一位婦女在編織,華盛頓特區,1941年

可怕的戰爭中,冷靜的編織者

編織圖案和特務活動之間難以言喻的關系,其實已經存在了一段相當長的歷史。

在戰時的許多布料或人手織物上都會發現有密碼。大家會將祕密資訊織入針織、刺繡或毛毯中。

當在戰爭最激烈的時候,總會有些編織者耐心地坐在那兒,用自己的方法來參與到戰爭當中。

紅十字會徵編織者的海報

在那些時候,不僅女性們在做這項工作,囚犯、醫院裡的病人、小孩也在做著貢獻。在戰場上受傷的士兵在醫院治療時也會被教如何進行編織,這對他們還有精神上的療愈作用。

在一戰期間臥牀不起的士兵正在編織

如何傳遞資訊?

當編織者需要傳達密碼的時候,他們會利用「隱寫術」——就是把摩斯密碼織入布料結構當中。

孩子們也學會了編織

針織服裝一般由兩種針法組合而成:反針(織出一條水平線或有些小疙瘩)和平針(類似於「v」)。

  • 反針織出來普通的環形結可以相當於一個點;
  • 平針V字形的結可以相當於一個破折號。
  • 因此用這兩種織法,編織者可以織出包含著加密代碼的圖案,這些密碼會隱藏在這些看似普通的織物上。

(希望我沒搞錯…)

在戰時,許多國家到處均可見編織者們,因為他們都必須為士兵編織一些必需品,於是這也是藏密碼很方便的方法。

一戰期間的紅十字會編織班

針織活動本身就是很好的藏匿

除了織物以外,針織活動本身就是一項很好的藏匿身份的方法。

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費城一位叫Molly的婦女用自己的日常活動為國家提供了許多重要的線報。

當時英國軍隊徵用了許多他們殖民地內的房子作為養兵之用,當他們來到Molly家時,他們不允許任何家庭成員進入用餐區,只允許Molly進餐廳為士兵們服務,於是每每她忍著被呼來喝去的屈辱在餐廳當著「服務生」時,都仔細聽他們的談話。

之後她會把資訊寫在一張小紙條上,用紙條裹著一個小石頭,再用毛線把小石頭裹成不起眼的毛線球,並放在一塊她經常坐在上面織毛衣的石頭上,再不經意地讓毛線球滾到地上。

而當喬治·華盛頓派人騎馬經過時,會撿起毛線球並帶回去,從而了解敵軍的祕密。

【柏林】在醫生接待室為士兵們編織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位名叫萊文格勒夫人Madame Levengle的法國女性家裡被德國軍隊徵用了,然而她毅然加入了抵抗軍,每日坐在窗前編織。在編織時,她會觀察窗外的部隊的動靜,並用腳輕敲地板,將密碼發送給樓下正在假裝做功課的孩子。孩子們會寫下密碼,這一切都一直被住在她們家的德國元帥所忽略。

不能看不起任何一種技術

一位女性Shirley,在戰爭期間她是負責送郵件的,一邊坐在馬車上送信一邊編織。

本身編織是一種安靜、放松的消遣方式。但是在戰爭期間,每人都被分派一個任務,大家需要一直織到手指筋疲力盡為止。

而且這是非常重要的,每一針都意味著你正在為一名士兵工作——告訴他身後還有人在支持著他們。即使是在校舍中最小的孩子,也都得到了針頭。尤其是針織圍巾非常重要,在歐洲潮濕的冬季,對圍巾的需求令人難以置信。

一位叫Korrie的網友說,他的父親和叔叔是在二戰中長大的,當時兩人在荷蘭。

當地的抵抗軍會用孩子們的功課來傳遞資訊。孩子們會帶著作業本或書本到處走,去到不同的房子,見不同的人。

小孩子們對於能為「戰爭」出一份力感到非常興奮。而且當時讓納粹軍去檢查每一本作業本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他們也看不懂我們的語言。

在絲綢上印制的二戰SOE密碼,特務們可能會使用。

就連在狄更斯的著名著作《雙城記》中,德法奇夫人Madame Defarge便是在多人喧鬧的酒館內,冷靜地編織著,把接下來將要送上斷頭臺的法國貴族的名字都編入了每一針裡。

Madame Defarge的漫畫形象

同樣是在二戰期間,有一位叫亞歷克西斯·卡斯達吉爾Alexis Casdagil的英國少校被德國挾持並囚禁了4年,在這期間他在獄中做著針線活,他用十字繡做出來的毯子上祕密地發洩著自己的不滿:他用摩斯密碼縫上了「上帝會拯救國王」以及「F**k希特勒」。

而且因為他縫的太好了,敵軍還把他的作品在他被關押的城堡以及其他三個監獄營地裡進行了展示,而且從來沒有發現那些看起來無害的點和破折號實際上是摩斯密碼。

Alexis Casdagil的十字繡作品(請留意框框裡的點和線)

幸福的我們

或許我們都沒有意識到吧,能毫無目的地做著針線活、能只為了學習而讀書,其實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當然有人也會說,我們都是在不同的戰爭中戰鬥著。然而都看過不少戰爭的照片、紀錄片和文章吧,那種可怕根本是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想象的。

【柏林】為士兵們編織,1914年。

當我們做著那些自己喜歡的事情時,想想看如果都必須把本該輕松的愛好都變成戰爭的工具,一步都不能做錯,或許你會覺得自己的生命是否因此而多了一份重量?

然而我卻覺得輕飄飄的生命,也不錯啊。


來源:愛麗森小姐的收集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