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血戰與幼兒園砍殺

幼兒園砍殺

文:乾元

這廂裡習近平剛剛號召全國人民要拿出「湘江血戰」的精神來面對今天的困局,人還沒離開廣西多久,廣西已連續發生兩場幼兒園砍殺事件。第一場發生在廣西北流,砍死砍傷18名幼兒園師生,第二場發生在廣西桂平,又造成兩名兒童受傷。難道是歹徒受到了總書記關於「長征精神」的感召,卻下手在最弱小而又天真無邪的孩子身上嗎?

知道長征真相的人必然熟悉湘江血戰。一邊是地方軍閥力求保境安民,避免喪失勢力範圍;一邊是蔣介石的大西南戰略,尾隨紅軍走遍大西南的同時,完成大西南的統一,所以在抗日戰爭中,大西南才能成為中國抗戰的堅強大後方。也就是說,不論是中央軍,還是何健、白崇禧,在不同心同力的情況下,各自只使出了半分力氣,就將當年惶惶然如喪家之犬的紅軍擊殺過半,如若中央軍的薛岳追得再緊點,白崇禧的阻擊再真實點,當年的中央紅軍早就都被消滅在湘江兩岸了,哪裡還有什麼「湘江血戰」的精神可以提倡?哪還有後來的中共與國民黨逐鹿中原,最終奴役中國的事情可言呢?

湘江戰役中共擺出的一副「誓死保衛中央機關」的陣法過江,中央首長和家眷、輜重居中,各個戰鬥部隊分布在左右前後應戰。湘江戰役中共的確損失慘重,但中央機關直屬縱隊幾乎毫髮未損,死傷的都是年輕的士兵和指揮官。這難道就是「湘江血戰」的精神嗎?豈止如此,整個紅軍大逃竄的過程中,中央首長都能保證食物供應,甚至過草地時都能確保擔架供應,用無數下層士兵的生命換來的是「首長」的安全轉移,這才是「湘江血戰精神」的實質。

在中共的語境系統中,一旦中央號召要過苦日子了,要「血戰」了,切記,那不是說中央領導要過苦日子了,那是讓老百姓去過苦日子、去血戰、去犧牲。所謂的「共產主義」永遠是共別人的產,拋頭顱灑熱血也永遠是普通民眾的事。毛在其「長征」詩歌中提到「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後盡開顏」,別忘了他可是坐著擔架爬的雪山,為他抬擔架的人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爬過雪山之後,怎麼可能有與領袖相同的情懷呢?

砍殺幼兒園師生的歹徒卻從「湘江血戰」中找到了相似的體悟。歹徒們經歷了人生挫折,在中共道德淪喪、弱肉強食的社會中其實也是弱者和受害者,最終走上了報復社會的路,但他們如果直接面對成人或政府機關下手,成功的可能性就不會很大,最終他們選擇向最弱小的孩子下手,也許,當他們在幼兒中砍殺如入無人之境時,他們才能終於在思想意識中獲得他們夢想中的「強大」吧。

豈止歹徒這麼想,很多人也這樣想。當負責實施計劃生育的人員對孕婦實施引產時,他們沒把弱小的生命當成一回事;當小學中學的教師拔苗助長,把無數作業堆積在孩子頭上時,他們也沒把孩子們的身心健康當回事;當家長面對孩子的成績或行為不良時,把極其惡毒的語言拋向孩子時,他們那時已經忘掉了父母對孩子的愛。這樣社會環境成長出來的孩子們,將來也會用同樣的方式對待自己的下一代,這就是中國斯巴達克式的成長之路,而現在,斯巴達克式教育必須提前從幼兒園開始,我們必須告訴三歲以上的孩子:幼兒園會有壞叔叔用刀砍你,還可能有光屁股的壞叔叔,還可能有打毒針的壞阿姨……

當然還有,這不,黨中央又出來教育所有的孩子和孩子家長們了:準備好—湘江血戰!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