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導演」金正恩?揭祕金正恩之妹金與正

金正恩「消失」了。這段時間,誰幫助他穩定政局、打理政務的疑問,仍沒有完美的答案。

曾擔任英國駐平壤大使的約翰·埃弗拉對英國《衛報》表示,如果金正恩出現意外,最有可能接替他管理國家的,是33歲的金與正,而金與正當下正在參與管理朝鮮日常事務也「不是不可能」。

即便是金與正在穩定政局,但金正恩真實的身體情況我們仍然不得而知。筆者以為可能存在以下三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如果突然死亡,為了維持穩定大局,金與正可能暫不宣布死亡,待一切安頓好再宣布。

第二種情況,手術後一直不甦醒,這個時候不希望外界和國內民眾知道這個情況,假裝安好,比如以金正恩名義和老毛子互動。

第三種情況,手術後不錯,恢復也不錯,但是刻意神隱一下,看看外界的反應。

童年金與正:備受呵護與寵愛

據韓國媒體報道,金與正出生於1987年9月26日,是金正日和高英姬的女兒,與金正恩同父同母,是金正日已知的7個子女中的老小。據稱,她曾在金日成大學就讀,並由私人教師培訓英語和法語。

根據韓國媒體的零星報道,人們不難拼湊出金與正缺少父母照顧、在兄長的陪伴下成長的童年。韓國《朝鮮日報》稱,年幼時,她和二哥金正哲、三哥金正恩,生活在母親高英姬在平壤中心區的公寓裡,外界對他們所知甚少。在她生日或重要的日子裡,年幼的她會和哥哥姐姐們一樣,穿上朝鮮人民軍的制服,受到父親金正日的接見。  

上世紀90年代,高英姬到瑞士、法國等地治療乳腺疾病,無法照顧幼女。1996年春天,不滿9歲的金與正隨金正哲和金正恩到瑞士的寄宿學校讀書。據稱,她的學校離金正恩的很近。家庭錄影帶留下了金正恩陪妹妹參加學生演奏會的畫面。

(電視截圖)標記處為金與正

2000年,小學畢業的金與正回到朝鮮,住進了幹部公寓,多人照顧她的生活和保證她的安全。韓媒稱,一名當時的學校職工後來透露,中學時期的金與正被「過度保護」,「多名婦女服侍她並開車送她上學」。母親高英姬和其他家族成員經常到金與正的住所探望她。

青年金與正:走入權力核心

從事現有資料來看,早在2009~2010年,金與正就已深入介入了朝鮮政治。DailyNK網站記者克里斯托弗·格林稱,金與正曾擔任父親晚年的祕書,負責安排他的出訪事宜,很可能同時在國防委員會和金正日的私人祕書處任職。

朝鮮的國家媒體對於未曝光的領袖家人一向巧妙迴避,時間久了難免會有疏漏。2010年9月,韓國媒體在勞動黨黨代會的照片中,發現了一名年輕女子,經過反覆比對,確認是金與正。她的站位顯示,金與正雖然只有二十出頭,已是朝鮮政治核心圈的成員。

金正恩胞妹金與正公開亮相,觀看演出

到2011年,她已是金正日出行的常規隨員。韓媒認為,金與正在為父親效力的同時,也參與了哥哥金正恩接班的宣傳和造勢工作。2011年12月金正日逝世後,金與正出現在多張圖像報道中,至少兩張圖片裡,她帶領一眾高官,向金正日的靈柩鞠躬。但此時,在朝鮮官方媒體的文字報道中,金與正還「無名無分」。

金正恩上台後,金與正多次出現在金正恩公開活動的影像中,她開懷大笑和隨意跑跳的活潑舉動,甚至引起了韓媒的非議。

2014年3月9日,金與正在朝鮮國家電視台的報道中首次公開亮相,與金正恩一同出現在最高人民會議代議員投票現場,被稱為「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的工作人員」。韓媒稱,「工作人員」在朝鮮專指幹部。韓情報人員向《中央日報》透露,金與正「職銜是黨宣傳部的科長,後來升職為副部長以上的職位」。 

關於這位「朝鮮一妹」姓名的中文譯法,此前一直是「金汝貞」或「金汝靜」。2014年4月5日,朝鮮中央通訊社公布了官方漢譯:「金與正」。

時尚金與正:指導哥嫂儀態禮節

《中央日報》稱,金與正是朝鮮年輕姑娘的時尚偶像。2014年夏天,她和朋友出現在李雪主作為第一夫人首次露面的綾羅人民遊樂園。據稱,當時金正恩曾讓年逾6旬的姑姑金敬姬和高齡幹部坐在旋轉360度的「迴旋翻轉鞦韆」上,讓他們大驚失色。當時,金與正衣著樸素,披著長發,僅有的修飾是系在手腕上的絲巾。她不時向在娛樂設施上尖叫的朋友們揮手,被遊樂場的工作人員和普通市民認了出來。不久後,在手腕上系手絹,成了平壤街頭的新時尚。

韓國情報部門透露,「小姑子金與正親自指導李雪主的服裝、儀態和禮節,李雪主則聽從金與正的安排,就像親姐妹一樣」。而金正恩許多「西化」的舉動背後,都有金與正的功勞。

由離開朝鮮的教授成立的韓國民間組織「朝鮮知識分子聯盟」日前推測,金正恩消失期間,掌管朝鮮政局的很可能是金與正。但該組織並未透露推斷依據。

朝鮮領導觀察博客的運行官邁克爾·梅登告訴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金與正)是我們目前知道的惟一能不受約束、隨時面見金正恩的人。如果她臨時充當朝鮮政壇的『守門人』,我絲毫不意外。

祕書金與正:為哥哥鞍前馬後

「金川會」期間,當金正恩所乘專列抵達越南火車站時,金與正率先下車對安全事項進行檢查。

當金正恩從下榻的美利亞酒店,前往朝鮮駐越南大使館時,她也一路隨行,四處查看。

有評論稱,和金正恩血脈相同加上信任器重,這讓金與正成為了執掌朝鮮權力的「二號人物」。在金正恩對內展開的一系列視察活動中,經常可以看到金與正的身影。報道畫面裡的她穿戴簡樸,面帶微笑,很少說話。但在一眾年長男性高官中,金與正總是緊緊跟隨哥哥的腳步,頗為顯眼。

前年春天,金與正在出席韓國平昌冬奧會時首次亮相國際舞台,並在韓國掀起一股「公關旋風」。從外表到筆記,她的一舉一動都會被外界分析。此後,金與正還多次陪同金正恩出席外事活動,包括朝韓首腦會晤,朝美領導人新加坡峰會,以及此次朝美領導人河內峰會。

在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斯科特·斯奈德眼裡,金與正在朝鮮政府中的角色類似金正恩的幕僚長或常務監督。「很明顯,她在扮演一個支持角色,但這也是一個非常強大的角色。」斯奈德說,「就她職責的總體範圍而言,協調和引導角色顯然是核心。」

斯奈德認為,金與正一直被視為一個試圖把一切都安排妥當,確保金正恩得到所需的人。金與正確實為哥哥事無巨細,鞍前馬後,儼然「第一祕書」。

有評論稱,就連一些朝鮮「第一夫人」李雪主都無法完成的事情,都是由金與正親力完成,例如出席活動時幫金正恩抽出椅子,交換聲明文件,準備專用鋼筆等等。據報道,在去年6月的朝美領導人新加坡峰會上,金正恩沒有使用安全官員消毒過的鋼筆,而是選擇了妹妹拿出的一支筆。

朝鮮問題專家邁克爾·麥登認為,這很有意思。「一方面,我們看到她負責技術和衛生任務。另一方面,作為來訪貴賓之一,她還必須完成一些禮儀任務。」

也許因為神祕,備受輿論關注的「第一妹妹」常常「實力搶鏡」。即便金與正只是身穿一身黑色服裝,或者拿著一個低調包包,外界都能議論紛紛。只要她一出現,媒體就會展開一場「混戰」。似乎只要有她在場,朝鮮似乎就可以推展一場「魅力外交」。

當金正恩所乘專列抵達越南同登火車站時,各國媒體首先等來的是一位長發半綁、身形纖瘦、相貌清秀、快步下車的女性——金與正。待她對歡迎紅毯、下車路線等一系列安全事項進行檢查後,滿臉笑意的金正恩才出現在眾人面前。

當金正恩從下榻的美利亞酒店前往朝鮮駐越南大使館時,她也一路隨行,並被媒體捕捉到四處查看的模樣。當天,她還前往峰會場地——河內索菲特傳奇大都會酒店,進行最終檢查。還有媒體拍到金與正穿著高跟鞋健步如飛,忙進忙出的畫面。

有分析認為,金正恩赴越未偕夫人李雪主,而由金與正隨行,表明她的地位非同一般。此外,金與正負責的「零工」可不是一般人能幹的,突顯出她作為朝鮮政權重要人物的地位。

BBC記者勞拉·貝克寫道,金與正和金正恩保持著微妙的距離——足夠近又足夠遠。對她來說,這段距離近到可以及時提供幫助,又遠到可以躲避鏡頭。當金正恩和特朗普共進晚餐時,你看不到盛傳會出席的她;當朝美雙方舉行擴大會談時,你也看不到她;當金正恩和特朗普在酒店內短暫散步時,你還是看不到她……

但她還是沒能躲過「嗅覺敏銳」的媒體鏡頭。仔細一瞧,原來她一直都和哥哥如影隨形,只不過被周圍植物或圍牆所遮擋。

《華盛頓郵報》稱,不管她藏在牆後或是植物後面,金與正和哥哥的距離從來都只有幾步之遙。報道稱,金與正經常「閃現」,但當哥哥開始談正事時,她就「消失」了。其實金與正一直都在忙碌,只不過是在幕後。當金正恩和川普在酒店內進行一對一會晤時,金與正在門外徘徊踱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