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翁:早在2018年10月就知道有人要綁架2020大選

文:美國羅文 

美國在線零售商「積壓」(Overstock.com)的聯合創始人和前CEO伯恩(Patrick M. Byrne)最近幾週在美國大選舞弊方面發表了很多評論,並爆自己親自牽線希拉里受賄1800萬美元,而且從兩年前就知道2020大選將被操縱,引起美國民眾極大的關注。

12月15日在推特上發出一則「我牽線希拉里受賄1,800萬美金」的視頻,公開質證希拉里接受來自外國政府的1,800萬美金,該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

CEO伯恩(Patrick M. Byrne

在這則視頻中,伯恩聲稱:1)FBI找他,要求他創造機會讓希拉里和土耳其政府派來的人單獨見面10分鐘。伯恩終於在2016年1月14日找到機會。希拉里和土耳其派來的人單獨見面,希拉里接受了1,800萬美金。在這之前她已經收了土耳其的2,000萬美元。不久前宣布將在1月23日辭職的司法部長巴爾知情。

2)伯恩以為是為FBI做治理貪腐的工作,但過了三天FBI找到他,說讓他忘記做過的事情。因為上面的人決定了,希拉里會當選總統,並會當總統8年。她會安排自己的人進FBI,並讓人銷毀FBI裡有關她的一切,因此最好閉嘴。

後來FBI告訴他,奧巴馬在整個聯邦官僚體係都安排了自己的人馬,尤其是司法部。關於是否行賄受賄的證據將被放在司法部的本生燈(Bunsen Burner,實驗室用煤氣燈)上,奧巴馬的人將視她是否「乖」來控制火苗大小。目的是希拉里當上總統後,不能擅自改動奧巴馬的政策,例如醫改。總之用這招奧巴馬就可以控制希拉里八年,然後就換上米歇爾‧奧巴馬。

3)2018年10月FBI的人又找到他,說有個項目是幾十億美金,他從中也會分得一杯羹,條件是在2020年大選保持沉默。因此他從2018年10月就知道有人要綁架這場大選。

根據《紐約客》12月14日關於伯恩的長篇報導,伯恩10月6日(大選前)發表了一萬五千字的文章,重複講述了他不經意間參與的上述整個陰謀。

2019年伯恩在辭去Overstock的首席執行官一職數小時後,曾接受福克斯商業網的採訪,在16分鐘的視頻中,他說「我就是深暗勢力的一員,我要揭發內幕。」

CEO伯恩(Patrick M. Byrne

但他並不知道是誰下的命令,他說:「無論是幫助逮捕謀殺我朋友的兇手,還是對華爾街發起攻擊,都曾符合我的價值觀,幫助這些黑衣人(FBI) 是我的榮幸,這是他們第三次來找我。我接到了一些請求,我當時不知道這到底是誰發出的命令,這很可疑。」

伯恩在這個福克斯新聞的採訪中表示,在17年前,他曾幫助執法部門破獲一起謀殺案,因此導致FBI在2015年和2016年向他尋求幫助。

在那段冗長的採訪結束時,主持人詢問道,為什麼每個人都應該相信他,伯恩重複了他的「華盛頓將把我碾成塵埃」的措辭。當時很多人就覺得他的故事令人困惑,背後蘊含著許多信息。

伯恩除了是一名億萬富翁,也是一位調查記者。他在美國大選之前出資組建了由網絡安全、私人偵探等專業人員組成的團隊,來監控投票活動,隨後他報告了Dominion投票系統的違規行為,以及黑客攻擊事件。

在社交媒體上與伯恩的視頻同時流傳的,還有一則視頻:前總統奧巴馬參加科爾伯特(Stephen Colbert)的「晚間秀」(The Late Show),取自11月30日的YouTube視頻片段。

奧巴馬在採訪中說,「人們問我,是否想過做第三任?我過去說過,如果我可以安排一個替身,或掛名的男代表、女代表(front-man or front-woman),他們有一個耳機,我在地下室渾身是汗,透視監聽這些事,告訴他們台詞(deliver a line),檯面上的人負責說出來、進行儀式,我會接受的,因為我覺得這樣的工作很有趣。 」

奧巴馬解釋說,儘管這個假定計劃不是任職的最合乎憲法或法律的方法,但這將是實現他執政所獲得的滿足感和興奮水平的一種方法。

似乎是佐證這則視頻,網上流傳據稱是總統大選首次辯論時「拜登耳機原始音頻」的視頻,真假無法辨認,其背景音為台上主持人正在問話,對話的一端先稱呼「喬」,然後提醒接聽者註意,說主持人正在提出與「COVID-19」有關的問題,並告知「20萬人死亡」等信息,最後祝對方「好運」(Good luck),而「喬」也回應「Good luck」。對方隨即發出一聲驚呼——「Nooooo」。

網民據此回溯美國大選第一輪辯論在22:04分左右時,發現喬·拜登在回答一道問題前,的確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祝好運」(Good luck),停頓片刻後才回答,「20萬人已死亡」。

許多人在社交媒體上議論,拜登提名的「內閣」成員大多為奧巴馬的舊部,拜登政府就像奧巴馬3.0,這就像是奧巴馬的第三任期。

來源      美國的那些事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