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賣的孩子沒資格替父母原諒買家

被拐賣的孩子沒資格替父母原諒買家

文:半佛仙人

在電影《親愛的》上映七年後, 電影中的兩個被拐小孩的原型被尋回。

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被拐賣的孩子沒資格替父母原諒買家

骨肉相認,親子團聚,惡人伏法,原本應是好事一件。

但現實中,一個問題的解決往往會帶來另一個問題。

被拐兒童找回來後,對人販子的處理大家不存在疑問,無非就是嚴厲和更嚴厲的區別。

如果兒童不是被買的,而是買家收養的,甚至是救出來的,那也不存在疑問,養父母是做的好事兒。

最糾結的問題是,孩子是被買賣的,一開始就是交易。

於此同時,買家養了孩子十幾年乃至幾十年,並且沒有虐待孩子,視如己出。

如果買家對孩子很好,真當親生的了,這個事情就開始有點撓頭了。

這兩個被拐孩子被找回來後,一個說養父母如果被判刑自己會生氣;

一個期望親生父母給養父母寫諒解書。

我看到有人怪孩子不懂事。

不,孩子的反應很正常,而且他們也是受害者。

從正義的角度看,拐賣、買賣兒童本就是重罪。

你從公眾的角度看,搶人子女毀人一生,這就是個天打雷劈的罪,光是坐牢都算便宜了;

但你從被拐兒童角度看,這人又是實打實的養了自己,他們確實把我當孩子,我也確實把他們當爸媽了,讓我建議他們坐牢我也做不到。

這時候,這個事情本身就很難辦了。

甚至還有孩子被找到後,認親之後選擇繼續和養父母生活,這就更尷尬了。

每一方的訴求都是清晰的,大家的感情線交織在一起,就非常麻煩。

這也是拐賣兒童案件中最殘酷也最麻煩的地方,即使是被偷走的感情,也是會產生路徑依賴的。

捫心自問,假如我自己身上,今天突然有人上門說其實他們才是我爸媽,我爸媽是養父母,我會怎麼選擇?

我自己大概率會選擇我現在的爸媽,因為幾十年的感情摻不了假,也放不下。

親生父母與我而言,可能已經是陌生人了。

這就是感情的殘酷。

所以怎麼辦?

那就只能不辦。

也就是被拐兒童的意見不構成參考,甚至不允許對整個過程有任何參與,完全交由法律處理。

這不是最好的方法,這是很讓人難受的辦法,但這是唯一的方法。

許多人批評被拐兒童,覺得他們認賊作父,傷害親生父母,認為他們就該拋下養父母,斷絕關系,親手將他們送進牢裡。

這非常無腦。

兒童被拐賣,對於親生父母和被拐兒童本人都是災難,他們都是受害者。

被拐賣兒童的特殊性在於,他作為被搶奪的「資源」,在經歷拐賣後,往往會與養父母以親人身份長期相處。

二者之間由於長期相處會逐漸建立情感聯系。

同時,由於許多兒童在被拐賣時年紀尚小,隨著時間流逝將養父母當作親生父母也是常有發生。

更可怕的是,許多年紀較大,有記憶,不配合的小孩往往會被人販子殺害。

而留下來的小孩大多都是年紀較小,記憶不明朗,更聽話的小孩。

所以,這些小孩會將「養父母」當作親生父母是大概率的事情,他們作為「貨物」的時候已經被篩選了一次。

而即便知道了自己是被拐賣的,那又能怎麼樣?

幾十年相處是真的,「養育之恩」也是真的。

人是情感的動物,是社會關系的集合。

你自己養的狗,跟外面的流浪狗是不一樣的;

你自己的親友,跟外面的陌生人也是不一樣的。

讓他在這個年紀換一個家庭,親手送養父母去坐牢,就是讓他看著自己過去的生活土崩瓦解,把人生推倒重來。

能不能重建不知道,但先毀一次是必然的。

誰能做到?

誰都做不到。

如果他能轉個頭過去就把養父母拋棄,送他們進去,這反而更不正常。

要不就是他養父母確實不當人,要不就是他不當人。

說白了,共情是人類的本能,大家都是嘴硬心軟。

我相信被拐兒童知道真相的時候也是恨得咬牙切齒。

但朝夕相處十幾年,情感是真的,付出也是真的,能怎麼辦呢?

還是不辦。

就是他可以在情感上諒解,但他的諒解不能有法律效應。

首先,這種所謂的原諒,對於作為受害者的親生父母而言,是一種二次傷害。

在孩子被拐後,無數受害者父母拋家舍業,放棄自己的人生,走上尋找孩子的未知路。

《親愛的》、《失孤》中都有所展示,而現實相比電影只重不輕。

無數人失去的人生,遭遇的痛苦,內心的折磨,十幾年的顛沛流離,全部都源於買賣。

自己半生的傷痛,就這麼輕飄飄的原諒了?

即便原諒了,這種所謂的「原諒」,也不過是不忍心自己子女夾在中間當磨心罷了,只不過是基於對子女的愛罷了。

但細細的想,憑什麼?

憑什麼我的孩子跟你走了,我的人生被你毀了,我的一切被你拿走了。

當我終於找回來的時候,孩子還是跟你走,人生還是你的,而我依然什麼都沒有?

還要親手將你原諒。

殺人犯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即便出於社會公義,也不能允許這種原諒。

養父母買賣兒童,本身就有「養育」的目的所在。

所謂「養育之恩」,並不是其自發行善所為,而是其買賣兒童本身的目的所在。

本來就是為了養小孩所以買,這種「養育之恩」不能用以抵消犯罪之惡。

因為這就是犯罪動機。

另一方面。

拐賣兒童作為一種重罪,必然需要嚴格追究刑事責任。

犯罪而不受懲處,無異於鼓勵犯罪。

因此追究養父母刑事責任具有重大的社會意義。

這時候,矛盾出現了。

要被拐兒童指證養父母,反人性,反的是小孩的人性;

對養父母從輕發落,也反人性,反的是親生父母的人性。

甚至不止反人性,還反社會。

那麼小孩應該怎麼做才對呢?

小孩什麼都不需要做。

不要聽小孩的話,被拐既是被害者的家屬,也是加害者的家屬,他的話不應該參考。

甚至於讓他參與其中都是逼著他在親生父母和養父母之間做選擇,都是對他們的第三次傷害。

你讓他怎麼選?

他選誰都是錯,選誰都難受。

甚至大概率會因為幾十年感情選養父母。

退一萬步來說,讓被害者還要思考如何處理加害者,本來就是不正確的。

真正的做法就應該不參考被拐兒童的意見,不要讓被拐兒童對這個事件有任何參與。

甚至我覺得新聞都不該報導小孩的任何相關信息,就讓他平靜的度過這段艱難的時光。

法律該怎麼判就怎麼判。

讓正義聲張,讓被害者出氣,讓加害者坐牢。

讓法律當惡人?

對,法律就該當惡人。

法律是規則,是處罰,是維持社會穩定運行的絕對法則。

你要跳出規則,你就要接受懲罰。

沒有人求著你去買賣小孩,既然做了,就認打受罰。

小孩是無辜的?

當然,因此才不能讓他在這個事情上再受煎熬,不要逼迫他做任何決定。

等買家從牢裡放出來之後,生活怎麼繼續就怎麼繼續。

這種處理方式自然很殘忍,也做不到兩全其美。

但,為什麼事事都要兩全其美?

不要想有兩全其美。

收養小孩,撿來小孩,照顧小孩,甚至在特定情況下出錢救下小孩,都沒有問題。

但花錢訂購小孩,這就是問題。

對於拐賣小孩這種近乎無解(怎麼操作都必然有人受傷)的犯罪,買賣同罪如果不能堅決執行,那其實就是變相降低【買】的代價。

只要降低了【買】的代價,那麼【買】的需求就會多起來,然後【賣】的供給就會多。

哪怕現在人販子最高可以判死刑,也攔不住他們拐孩子。

販毒也是死刑,但是毒販子依然悶頭沖。

為什麼?

因為有市場。

所以根源,應該是毀掉這個市場。

而方法,不僅僅是打擊賣家,還要打擊買家。

至於怎麼打擊,是坐牢,還是經濟賠償,還是怎樣,這就是專業人士的領域了。

世界是一盤巨大的混沌棋。

要在混沌無序的世界,保證社會秩序的穩定運行,需要最基礎的法理保障。

天有不測風雲,我們無法保證好人總有好報,但我們必須保證惡人必有惡報。

人人幸福,自然是最好的結局。

但,惡人得好報,恰恰是在毀掉大多數人的幸福。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