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慧燕:「六四綠卡」靈魂拷問

六四事件」32周年,歷史的傷口難以癒合。八九民運的是非功過,任人評說;但六四血腥鎮壓罪大惡極,人民軍隊殺人民,大錯特錯毋庸置疑。

代表「六四」受難者遺屬群體的「天安門母親」,在「六四事件」32周年前夕聯名發表祭文,宣稱:「歲月流逝,我們群體的父母親正在逐漸老去,一些老人永遠離開了我們,但是我們的信念與堅守永遠不會改變。」

在32周年祭文上簽名的有122名親屬,另有62人已經離世,因為在歷年祭文中簽名,也被列出。

2004年「六四」15周年紀念,我曾寫過一篇《「六四綠卡」大軍特殊移民群體》的文章,時光荏苒,轉眼已是32周年。

32年過去,中國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經濟貌似高速騰飛,「小粉紅」橫空出世,網路世界看似成為「小粉紅」天下。民族主義空前高漲,言論自由遭受空前打壓。1980年代殘存的敢言之風,在六四之後隨著中共秋後算賬、緊縮言論一落千丈。

有關六四和武力鎮壓的討論,在所有官方媒體和社交平台被徹底封殺;六四事件成為網路敏感詞,近幾年流行的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平台,被刪帖封號比比皆是,人們自覺自律地不再提「六四」。當局採取各種嚴厲措施,試圖將這一震驚世界的重大事件,從中國人記憶中徹底抹去。

看著「天安門母親」群體一年年老去、因不斷有人離世越來越「人丁單薄」的身影,不禁要拷問「六四綠卡」受惠者的靈魂:32年來,你們做了什麼?

隨著時間流逝,當年的「六四綠卡」大軍,在美國安居樂業近32年,從1998年開始,很多人陸續加入美國國籍。大批學有專精的留美人士,在各自領域站穩腳跟,做出貢獻,成為美國社會中堅分子和既得利益者。這些人追求美好生活無可厚非,任何人都有權選擇自己的居留地。

但有些人卻心安理得吃著沾滿六四死難者鮮血的「人血饅頭」,以「愛國僑胞」或海歸人才身分,回國與大陸貪官汙吏勾結共同發財。

更有甚者,他們掉轉槍口「反戈一擊」,在網上充當「五毛」角色,對準當年的學運參與者和六四死難者,指責他們試圖搞亂中國,支持當局「鎮壓有理」的論調,口徑一致跟著當權者指責慘死在北京東西長安街頭的六四亡魂,為中共當局充當吹鼓手獻媚。

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是「飲水思源」,做人不能忘恩負義。即使「六四綠卡」受惠者不對那些用鮮血和生命幫你換來綠卡的死難者心存感激,也不能恩將仇報,為虎作倀呀!如果六四死難者泉下有知,會否向他們發出靈魂的拷問?

再者,當年有人算過一筆賬,「六四綠卡」受惠者至少省掉幾千美元律師費和等待幾年的審批時間;部分公費留學生更免去按照中美之間協議回中國服務兩年的要求。如此算來,每人從六四綠卡獲益約為5萬至10萬美元;這還不算他們的配偶及其子女等直系親屬直接或間接受惠。他們中的許多人獲得綠卡,五年後成為美國公民,又申請自己父母來美團聚。一個人拉一大家子,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多。捫心自問,這些新移民正是得益於六四綠卡,他們中有沒有人資助過六四難屬?

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在6月4日前後遭到中共軍隊血腥鎮壓,震驚世界,國際社會同聲譴責。

「六四」事件,不但改變了中國和世界,也改變了美國華人社區結構,為在美華人註入新血和活力。

1990年4月,美國總統布希簽署保護中國在美民眾的行政命令。1992年時任美國聯邦眾議員的加州民主黨人南希•佩洛西(NancyPatriciaPelosi),提出《中國學生保護法案》(ChineseStudentProtectionAct),隨後由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通過。布希總統於10月簽署該法案,規定自1990年4月10日前進入美國的中國公民,可獲行政命令保護。在被免除移民配額、優先類別、勞工證明、入境許可文件和兩年回國居留限制的情況下,可在1993年7月1日起的一年內,按照移民法規申請調整為永久居民身分,史稱「六四綠卡」。

回顧「六四綠卡」的歷史,不可不提其幕後功臣、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積極推動通過「中國學生保護法案」,期間在學自聯主席劉永川領導下,與美國行政當局做了大量溝通和遊說工作,經過歷時三年不懈努力,為該法案的通過奠定強烈的民意基礎。

由1993年7月1日開始至1994年6月30日,數以萬計在1990年4月11日前入境美國的中國留學生,獲得合法調整身分的權利。

據不完全統計,共有8萬人符合申請「六四綠卡」,其中不乏中共高幹子女,加上他們附帶可以申請配偶和年齡未滿21歲、當時仍在大陸、香港或澳門生活的子女,以及來美探親、觀光、訪問及洽談商務等大陸人士,還有非法入境者,直接及間接受益者,實際超過10萬之眾,成為美國華人移民史上人數最多、素質最高的新移民群體,為美國華人社區提供高教育水平人才,也為未來華裔影響美國增加生力軍,對改變華人社區結構和政治經濟生態產生長遠影響。

當年參與創建全美學自聯、現為「公民力量」負責人的楊建利,在提到「六四綠卡」群體時表示,應盡可能通過各自可行的方式資助國內受迫害者,包括以「天安門母親」為代表的六四受害者群體。他說:「如果你過去多年沒有來得及對中國當前的民主事業出過力,那麼請你現在憑借自己的良知作一點有益的事情,包括時間、精力和金錢上的支持。」

另外,楊建利建議,面對自己居住地、工作場所的鄰居、同事、朋友,「六四綠卡」受惠者,應為中國今天的民主維權運動說幾句公道話。

不過,劉永川等多名全美學自聯前骨幹,都對一些「六四綠卡」受惠者的人性表現頗感失望。早在2001年「六四」12周年紀念前夕,時任全美學自聯主席的易丹軒,曾發表《致「中國學生保護法案」受惠者的公開信》,呼籲直接或間接受惠於「六四綠卡」人士,不要忘記痛失親人的六四死難者遺屬,他們仍然生活在痛失摯愛的惡夢中,因此遭受種種不公正待遇,生活困難重重。他們應當想到那些在六四悲劇中,失去丈夫或妻子、兒女、父母等親人的六四遺屬,本著人道關懷精神慷慨解囊,給他們捐助一些款項。

然而,那次學自聯為六四死難者家屬捐款,只獲得80人回應,共捐款7000多元。而「六四綠卡」受惠人至少8萬,如果每人捐一元,也至少有8萬元呀!

一位多年如一日捐助六四難屬的「六四綠卡」受惠人表示,多少人為了一紙綠卡飽受精神折磨,如果每個受益人都將為辦綠卡省下的律師費捐給六四遺屬,不知可積多少「陰德」。

他對那些嚼著人血饅頭說風涼話,指手劃腳說三道四,跟中共一個鼻孔出氣的人嗤之以鼻。「即使你沒用實際行動幫助六四死難者家屬,至少你應該同情理解他們的訴求吧!」

由於中共當局對「六四」的禁忌,一些大陸新移民對六四事件及「六四綠卡」一無所知。米蘭昆德拉說:「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永不忘記!永不放棄!正是今年萬眾一心紀念六四的共識!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