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蕭峰

中國武俠小說中,先金庸古龍,而後再是梁羽生

梁羽生算是中國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祖師了,其「以俠勝武」的理念更是開創了中國武俠新派小說的先河,《白發魔女傳》、《七劍下天山》這兩部算是梁羽生最優秀的作品,其武俠理念更是體現於此。但,比起古龍和金庸,總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相對於古龍的電視劇,他的書我看的很少,只看過一部陸小鳳系列。原因大概有二,一是古龍先生實在是太過多產,二是古龍他老人家的寫作方式太過獨特,可以說古龍小說中的武打描寫方式在中國武俠作者中獨一無二。古龍小說中最大的特點就是將自己獨特的人生哲學融入其中,文中也時常透露出濃重的浪子氣息。

此外,不久前無意間看到古龍的隨筆集《笑紅塵》,想起古龍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一個人如果沉溺於酒,必定有他傷心的事,而傷心的人必定是多情的人。」

終於明白,甚麼才是古龍。

如果中國武俠要有個第一人,定非金庸莫屬。金庸雖沒有古龍多產(共十五部小說,包括越女劍),但其小說中大開大合的寫作手法、錯綜複雜的人物網關系,氣勢磅礴的故事情節,無人可比擬。

梁羽生曾對中國武俠新派小說發表過自己的看法:「開風氣也,梁羽生;發揚光大者,金庸。」

在金庸的小說中,不僅繼承了古典武俠的優點,更是加入了社會、政治、民族義氣等元素,字裡行間都透露著人性和豪情俠義,「以俠勝武」遠高於梁羽生。

金庸和古龍也不同,古龍的小說裡大都浪子情深,主人公性格放蕩不羈,比起行俠仗義,他們或許更願意帶一壺酒策馬天涯。

而在金庸的小說裡,武林還是那個武林,秩序森然,主人公大都為俠者,而俠者,就應該擔負起自己的使命,民族大義,江湖恩仇,旗幟鮮明。

金庸手中的劍是要匡扶武林行俠仗義的,而古龍手中的劍除了殺人,也能挑糞。

所以,作為一個普通世人,我更喜歡金庸。也更喜歡那句:「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拋開越女劍不說,其他十四部作品個個都能在中國文學史上排的上號。射彫三部曲算是金庸武俠小說寫作的巔峰,其地位足可比肩大仲馬的《基督山伯爵》。不過相對於射彫三部曲,文學地位更高的卻是另外三部作品:《天龍八部》、《鹿鼎記》《笑傲江湖》。

除去武俠的因素之外,這三部小說儼然可以歸位於中國傳統文學作品。嚴格來說,《笑傲江湖》在金庸的作品中無法和《天龍八部》、《鹿鼎記》相比,但它的諷刺意味和寓言式故事情節,直接拉升了這部小說的歷史地位,所以世人皆說,《笑傲江湖》足可比肩《鏡花緣》。

而在金庸十五部小說中,我最喜歡《天龍八部》——風格宏偉悲壯,這部寫盡了人性、悲劇色彩濃厚的史詩巨著小說。小說我讀了三遍,電視劇更是刷了好多遍。天龍八部中的悲劇色彩讓我無數次感動。

金庸小說中,《射彫》中的郭靖為中國武俠小說中最完美的形象,《鹿鼎記》為金庸最棒的武俠作品,《天龍八部》中的蕭峰則為金庸武俠小說中最讓人動情最讓人悲慟的英雄。單論金庸十五部作品,蕭峰遠勝郭靖。

有人說,《天龍八部》足可比擬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奧賽羅》,我沒看過《奧賽羅》,對這種說法是否真確不得而知。

但是夏濟安和陳世驤兩位先生曾對此小說盛贊,認為有悲天憫人的古希臘悲劇色彩,陳世驤更是做出這樣的評價: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前年冬天,我看鐘漢良主演的電視劇《新天龍八部》,最後王語嫣沒有嫁給段譽,而是陪著瘋癲的慕容複做一個癡情人。

我頓感深受打擊,立馬發了朋友圈罵賴水清肆意改動結局,毀我經典。

很快就有人給我評論:不是賴水清在肆意改動,而是金庸親自改了結局。

我震驚石化,立馬上網查資料。才知道原來是金老爺子在2005年第三版最後一次修訂中親自改掉了結局。

我很是不解。於是又找來新版的小說,從頭到尾再看了一遍。

再看一遍,終於明白《天龍八部》的悲劇:無人不冤,有情不孽。命運最是無常,誰都逃不了。

年少時,以為娶了神仙姐姐真美好。後來才發現,神仙姐姐其實只是一個影子,因為神仙姐姐壓根就沒愛過你呀,不過是貪嗔癡的心魔。原來,曾經無比浪漫的愛情也只是上了想象的當而已。

「天龍八部」出自於《法華經》——天龍八部,人與非人,皆遙見彼龍女成佛。 「天龍」為非人,八部者,一天二龍三夜叉,四幹達婆五阿修羅,六迦樓羅,七緊那羅,八摩呼羅迦。天龍八部雖非人,卻也有塵世歡喜悲苦。佛說,世間一切無常眾生除非修成「阿羅漢」,否則心中都有「貪嗔癡」三毒,難免無常之苦。

所以,天龍八部,最是無常,求而不得,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木婉清、鐘靈得不到段譽,段譽得不到王語嫣,王語嫣得不到慕容複,慕容複不能光複大燕。是命運無常,是求而不得,更是有情皆孽。

游坦之得不到阿紫,阿紫得不到蕭峰,蕭峰得不到阿朱,阿朱得不到父母。是命運無常,是求而不得,更是有情皆孽。

丁春秋得不到逍遙派掌門,蘇星河殺不了丁春秋為師報仇,李秋水得不到無崖子,天山童姥得不到無崖子,無崖子得不到李滄海(暫且叫李秋水的妹妹為李滄海)。是命運無常,是求而不得,更是有情皆孽。

甘寶寶、秦紅棉、王夫人、阮星竹、刀白鳳得不到段正淳,段正淳得不到親兒子,段延慶得到親兒子又得不到皇位,他們得到的只能是一起死去。是命運無常,是求而不得,更是有情皆孽。

葉二娘得不到兒子和丈夫,玄慈得不到六根清淨,虛竹雖然得到了絕世武功、傾世佳人又能怎麼樣,他的初心不過是想在少林寺做一個小和尚,吃齋念佛、掃地敲鐘。是命運無常,是求而不得,更是有情皆孽。

更不要說書中太多太多的人,岳老三、鐘萬仇、包不同、鳩摩智、康敏、白世鏡、趙錢孫譚公譚婆、蕭遠山、慕容博,他們所有的人,都是命運無常,是求而不得,更是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然而,《天龍八部》中最大的悲劇英雄是蕭峰。

我從未如此喜歡過這樣一個武俠小說中的人物——極具浪漫情懷主義的英雄。

為何這樣喜歡蕭峰,在這要談到我對「英雄」一詞的定義。 《神彫俠侶》中有這樣一段描寫,襄陽城樓上,郭靖這樣對楊過說:為國為民,俠之大者。是故,俠之大者,是為英雄。

俠之大者,蕭峰當之無愧。

先說武功。蕭峰不像是金庸其他作品中男主那樣靠機緣巧合下練就絕世武功,他一身武藝全憑自身聰慧和勤奮練就,實戰中,更是愈戰愈強。聚賢莊大戰,一句「大丈夫生亦何歡死亦何懼」力敵群豪。楚王作亂,萬軍之中勇擒敵帥。少室山之戰,燕雲十八飛騎,奔騰如虎風煙舉,老魔小醜豈堪一擊。足見其武藝高強,智謀過人。

再說,為國為民。身為丐幫幫主時,他是宋人,帶領丐幫盡心盡力抗遼,身世揭穿,他是遼人,但卻也一心維護宋遼和平,想讓老百姓過上安居樂業的日子。

少室山之戰後,謎底揭穿。慕容博想拿自己的性命和蕭峰做交易,彼時蕭峰已經是遼國南院大王,手握兵權,只需他南下攻宋,即可取走慕容博的性命報殺母之仇。

蕭峰斷然拒絕,昂然說道:「你可曾見過邊關之上、宋遼相互仇殺的慘狀?可曾見過宋人遼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情景?宋遼之間好容易罷兵數十年,倘若刀兵再起,契丹鐵騎侵入南朝,你可知將有多少宋人慘遭橫死?多少遼人死於非命?」他說到這裡,想起當日雁門關外宋兵和遼兵相互打草穀的殘酷情狀,越說越嚮,又道:「兵兇戰危,世間豈有必勝之事?大宋兵多財足,只須有一二名將,率兵奮戰,大遼、吐蕃聯手,未必便能取勝。咱們殺個血流成河、屍骨如山,卻讓你慕容氏來趁機興複燕國。我對大遼盡忠報國,旨在保土安民,而非為了一己的榮華富貴、報仇雪恨而殺人取地、建立功業。」

這段話,可以說是整本小說的升華,也讓我看的熱烈盈眶激動不已。其英雄觀也已經超越了郭靖對楊過說的「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所以掃地僧說:

「施主宅心仁善,以天下蒼生為念,不肯以私仇而傷害宋遼軍民,如此大仁大義,當真是菩薩心腸。」

「唯大英雄真本色,蕭施主當之無愧。」

但又不止如此,為國為民,也要為愛人。

《天龍八部》中的女人,都是向來癡。而男人,唯獨蕭峰向來癡。

小說中第十九章這樣寫道:雖千萬人吾往矣。

為了替阿朱治傷,蕭峰獨自前去聚賢莊,與中原英雄斷交廝殺,雖千萬人吾往矣,這樣的男人,誰不想嫁?

雁門關外,雙眸燦燦如星。阿朱,以後我們就在塞外草原上馳馬放鷹,縱犬逐兔,從此無牽無掛。

為報父仇,卻親手打死自己最愛的人。

塞上牛羊空許約,從此天地之間就只剩他一個人了。

縱使阿紫愛他惜他,但她也不是阿朱了。他還是記得「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國,千秋萬載,就只一個阿朱。」

故事的最後,蕭峰立於雁門關外,逼迫耶律洪基退兵,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宋遼數十年的和平。我想,在他跌落雁門山崖時,他應該是笑了吧。阿朱,塞上牛羊空許約,那我就死了去陪你。

敝屣榮華,浮雲生死,此身何懼。教單於折箭,六軍辟易,奮英雄怒。

世間大英雄之本色,唯蕭峰也。

《天龍八部》,世事無常,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悲劇即人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