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商來自哪裡?

奸商

作者:漫天雪

有些人說,你們鼓吹市場經濟,但是市場經濟中還不是存在許多以次充好、坑蒙拐騙、與權力勾結的奸商嗎?

我的回答是:因為我們還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市場經濟。事實上,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從來沒有被完全地實現過。自由市場經濟也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是什麼樣的經濟模式更容易成就奸商,卻是顯而易見的。

因此,應該問的問題是:奸商來自哪裡?哪一種經濟模式下更容易產生奸商?

奸商

「自由主義是第一個為了大多數人的幸福,而不是為少數特殊階層服務的一種政治傾向」。自由主義主張完全意義上的自我所有權,排除外在力量的干預,自我負責,在為他人創造價值的同時實現自己的價值。自由主義者心中的法律,是最高的律令——而不是別人替我們制定的成文法——是對所有人平等適用的抽象行為規則。

每個人都擁有自我所有權,這種自有權不可以去侵犯他人,否則就不是所有人平等適用了。這就是自由的內涵和邊界。

自我所有權意味著自由心智的運用,這是倫理和道德得以產生的根基。沒有自由心智,人不過是提線木偶,就沒有討論道德的基礎。因此,從本質上說,自由主義及其所尊奉的倫理道德,是科學結論和必然結果,而不是意識形態和主張。

市場經濟以財產權為根基,財產權就是自我所有權。因此,市場經濟就是經濟領域的自由主義。

在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條件下,一個人要想獲得財富,必須像滿足自身慾望一樣滿足同胞的物質需求。他獲得財富的方式,不是靠掠奪,不是靠依附權力的壟斷,當然也不能是坑蒙拐騙的「奸商模式」,而是在自由交換的過程中為他人創造價值。在此過程中,必然形成誠實信用、溫和有禮的良好道德品質。他這樣做,不是因為其天生高尚道德,而是因為這樣做有利於自己的長遠利益。良好的道德品質,就在這個過程中慢慢形成。

很明顯,市場經濟是消費者主權。商家生產什麼、怎樣經營、能不能取得利潤,是消費者說了算。消費者用金錢這一重要的投票工具,將那些無良商家淘汰出局。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最終勝出、長期生存的那些商家,必然為消費者創造了價值,而且誠實守信。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

在這個過程中,作為消費者,我們並不評價其品格——就像我們對優秀的商家,只評價其為我們創造的價值,也不評價其品格一樣——但優秀的品格卻由此形成。

因此我們說:市場培育美德。自由市場經濟,是一種讓奸商無法生存的制度,是一種讓奸商不斷減少的機制。

這既經得起邏輯推演,也經得起經驗觀察。

與此相反的是,權力經濟為奸商的存在創造了契機。

道理很簡單,在權力管制和干預的經濟模式下,商家要討好的並不是消費者,而是權力。這是行動人的理性選擇。因為要做一個誠實善良的商家,需要強大的定力和巨大的勇氣——這可能造成他的「不得食」,因為他「不服從」。要討好千千萬萬的消費者並長期生存,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必須有聰慧的頭腦、充裕的資本、良好的品德。而要討好權力則簡單多了,只要比別人更無恥就可以了。

當一個人有權力的保駕護航,他生產什麼就不用再聽從消費者的意願,而是迎合掌權者的喜好。這時,發生坑蒙拐騙就是大概率事件。權力會包庇這種惡行,因為不這樣做等於否定自己。一旦捅出了大簍子,商家也可能為此付出代價,但那根本原因不是因為消費者的利益受損,而是因為如果不讓其付出代價,掌權者將自身難保。

由於與權力之間的贖買關係,商家總是時刻受到權力變動的影響,因此必須在盡短的時間內取得最大的收益,於是,不顧長遠只看眼前的短視行為就會頻繁發生,不擇手段地攫取金錢就是必然的選擇。這個時候,人們放眼望去,奸商遍地,哀嘆世道澆漓,道德淪喪。

掌權者這時會以道德衛道士的面目出現,義憤填膺地呼籲道德回歸,對企業進行道德約束。這不過是拙劣的障眼法。

於是我們看到了弔詭的一幕:時刻將道德品質掛在嘴上,但最終卻形成了一個寡廉鮮恥的社會。

那些站在高處指責企業家沒有道德的人,恰恰是道德的最大破壞者。因為他們污染了道德之源。

因此,權力經濟就像一個「細菌培養基」一樣,為奸商的生存提供了溫床。這就是「規則鼓勵人作惡」。

至此,我們可以斬釘截鐵地得出一個結論:自由市場雖然並不萬能,但卻最有利於提振美德。而權力管制和干預,則是培養奸商的溫床。

仇恨奸商,不如反思產生他們的制度。要消滅奸商,需要剷除他們生存的土壤,摧毀那個「細菌培養基」。不想讓奸商遍地,那就做自由市場經濟的傳道者、忠實擁躉和實踐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